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完美遮仙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道经(下)

    夜羽不想在逆鳞一事上太过纠缠,他可是忍着撕心般的痛楚才将逆鳞交出来,要是继续在逆鳞的话题上纠缠不休的话,他真的深怕自己会出尔反尔。

    就在夜羽蹙眉之际,一道冰冷空洞的声音仿若自那无比遥远的太古时代传到了众人的耳畔,它无喜无悲又带着悲天悯人,非常的极端与另类。

    “是守护灵吧?你可以现身一见吗?我等要如何才能够观摩道祖弥留下来的《道经》?”

    王森很快察觉到这个声音的来源十之**是《道经》的守护者,同时也是道祖墓地的守护灵。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如梦似幻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的回荡着,除了夜羽之外,王森和陆承轩是一点都没有听明白话中的意思。

    “啊布璐的!什么意思?是说我们没有资格吗?还是骂我们连刍狗都不如?”

    陈世美怎么听都觉得这句话不是什么好话,再怎么说他也是跟骨龙成亲的魔头,把他跟刍狗做比较,实在是太侮辱魔了。

    “敢问道祖的名讳可是姓李单名一个耳?”

    夜羽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有可能道经的真面目会是道德经,因为刚才那两句话他在化凡的时候就听过不止一次两次,他的恩师孔玥生前经常给他讲解中国古代最为杰出的道家始祖遗留下来的瑰宝《道德经》。

    “道不可轻传,可是尔等有缘来此,或许是冥冥中注定好的,能够聆听多少大道妙音,就要看尔等的造化了。”

    空洞冰冷的声音还在持续回荡着,声音的主人并没有回答夜羽的问题,就像他们是两个不同时代的生灵,此刻只不过是隔着时空之门在交谈似的。

    “难道我们也能聆听与修炼道经吗?”

    落天有些激动起来,他们身为器灵,只有宿主的实力变强,他们的境界跟实力才会随着一起提升,通常来讲,器灵是无法修炼任何法决,只能够领悟属于器灵独有的天赋神通。

    “万物平等,众生皆可修道。”

    对于落天的疑问,道经的守护灵终于做出了回应。

    “大家安静,要开始了。”

    夜羽的仙瞳已经开启,他对于道经还是非常渴望的,道经可以说是一切修道的源头,是真正的万物之母。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

    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

    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

    万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不居。

    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

    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

    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

    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守护灵开始传道,众人听的是如痴如醉,哪怕是陈世美跟落天也已经沉醉在了其中,他们仿佛置身在浩瀚无垠的宇宙海里遨游,他们的身心一片空灵。

    “谷神不死,是谓玄牝。

    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绵绵若存,用之不勤。

    天长地久。

    天地所以能长且久者,

    以其不自生,故能长生。

    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

    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上善若水。

    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

    居善地,心善渊,

    与善仁,言善信,

    政善治,事善能,动善时。

    夫唯不争,故无尤。”

    原本夜羽也只是安静的聆听,可是当他全身心一片空灵时,他的嘴中也同时传出与守护灵一模一样的话语。

    不仅如此,原本只是盘膝在地的夜羽,他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缓缓升空,而后在守护灵不可思议的目光下来到了它的身旁。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森他们从入定中睁开了眼睛,他们同样一片茫然,他们凝望着那个身上渐渐散发出一缕缕混沌雾霾之气的男子一阵出神。

    “简直就是为了修道而生,他跟道祖产生了共鸣,换句话说,此刻的他正在接受道祖的传承。”

    此情此景,王森能够想到的也只有这样一种可能,再加上夜羽此刻是漂浮在暗黑仙金棺的上空,会让他产生出这样的想法一点都不奇怪。

    王森说的不错,此刻的夜羽的神识被带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这里入眼处只有一层层白云,在白云的中央处坐着一个额头上长有脓包,长相极其怪异,身穿白色道袍,一脸慈祥的老者。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

    何谓宠辱若惊。

    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

    何谓贵大患若身。

    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

    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

    白袍老者微笑的看着对面一脸平静的红发男子说道。

    “这里恐怕是道祖的神识空间,也就是说他就是道祖了。”

    夜羽很快理清了思路,他没有去问这里是哪里,也没有去问对方是何方神圣,而是跟白袍老者面对面盘膝坐好。

    “不愧是神王天葬,别来无恙否?”

    白袍老者看着坐在他对面的红发男子语出惊人的说道。

    “道祖说笑了,你以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视之不见,名曰夷﹔

    听之不闻,名曰希﹔

    搏之不得,名曰微。

    此三者不可致诘,故混而为一。

    其上不皦,其下不昧。

    绳绳兮不可名,复归于无物。

    是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是谓惚恍。

    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

    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

    能知古始,是谓道纪。”

    夜羽没有感到震惊,这里是道祖的神识空间,对方能够知道他的记忆也就不足为奇,他有兴趣的是这场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