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恐怖广播

第十二章 是人是鬼?

    已经是凌晨几点了,也懒得继续睡了,苏白去下了一些挂面当夜宵,就和小林两个人一人端着一个碗坐在办公室沙发上慢慢吃起来,小林的手机调出一首琵琶曲放着。

    两个大男人就着清冷的琵琶曲吃面,没开灯,但屋子里能见度还挺高,只是有些灰蒙蒙的。

    吃完了面,把面碗放在了茶几上,苏白靠在了沙发上,微微闭上眼。

    小林则是擦了擦嘴,面色上有些犹豫,也有些踌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苏白清楚,这样子的一个生活经历如此丰富的人,城府自然也是很深的,而且小林还是一个听众,自然不会把内心的活动在脸上表现得这么明显出来,显然,他是要故意给苏白看到。

    “你想退出?”苏白问道。

    “有点。”小林点了点头。

    “那就把碗洗了就走吧,本来就没你什么事儿的。”

    “但是又不甘心。”小林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你都喊了三个帮手过来了,其中一个还是那个和我在秦皇岛争过那幅画的和尚,总感觉你们人多势众,说不定真能被你们挖掘出什么东西出来。”

    “做事儿就不要犹豫了,要么做,要么不做。”

    “你知道赌博最忌讳的是什么么?”

    “什么?”

    “梭哈,把自己逼上死路,那种感觉太难熬了。”

    “如果你认为我喊了三个人过来一起也是梭哈的话,那就真的没有必要继续待在这里了。”

    小林的手指不停地在茶几上敲着,“对于我来说,现实世界其实更是用来享受的居多,故事世界里我倒是能够放得很开,我不想退出,我也想看看那栋房子里到底有什么秘密,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如果说是如何分赃的话,那就不要说了。”

    “不是分赃,我的要求很简单,加上我,加上你,加上那三个,总共五个人,也算是一个小队了,你,苏白,不准当这个小队的队长,因为你的性格,我真的很怕,我本来就对那屋子充满恐惧,如果你再是话事人的话,我真的很怕跟你一起脑子抽风莫名其妙地死掉。”

    “…………”苏白。

    “你答应这一点,我就加入,也不再犹豫了,更不会反悔。”

    “嗯,好。”

    “那就可以了,呼……”

    “咚咚咚……”这时候,天已经快亮了,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苏白起身,拉开门,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一座肥肉。

    “啊,我亲爱的小白白,我想死你了!”

    胖子直接对苏白来了一个熊抱。

    随即,和尚跟嘉措也一起走了进来。

    和尚没穿袈裟,戴着一顶帽子,中山装,不显得老气和老土,反而有那种让人觉得很舒服的气质,嘉措穿的是一件黑色的外套,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他们穿袈裟的话坐飞机时可能会有一些影响,尤其是嘉措。

    苏白可是记得当初在僵尸先生的故事世界里嘉措是入魔了的,但是现在给人的感觉还是那么的内敛,的确是不简单,应该是最近又有了什么机遇。

    胖子把苏白松开,然后擦了擦自己的手,“啧啧啧,小白白的皮肤越来越好了。”

    “你也越来越基了。”

    “哪有,人家上次来上海和你交易了之后就一直没回去,最近就在江浙沪转悠转悠当旅行了,赶巧了顺路从苏州过来时接一下和尚他们一起过来。”

    说着,胖子就坐在了沙发上,坐在了小林身边,小林就在那里玩手机,听众之间也不需要那种客套的交流方式,大家都很随意,毕竟随时可能互相背后捅刀子,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

    胖子扫了一下小林的手机屏幕,然后眼睛顿时一放光,直接搂着小林的脖子道:“三五瓶。”

    小林当即来了精神:“逼两拳。”

    “哈哈哈。”胖子大笑起来,“看你手机里这么多手机贷的应用就知道你也是赌狗一个。”

    “你一看就不喜欢赌。”效力说道。

    “都是骗人的东西,以前玩过几次后来就不玩了,好了,人到齐了,老白,把事情经过再说一遍吧,微信里听得不是很详细清楚。”

    和尚跟嘉措也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苏白从冰箱里取出了一些饮料又拿出了一些面包零食给大家分了垫垫饥,然后在自己的老板椅上坐下来,把那天发生的关于老方以及老方家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在苏白讲述的过程中,和尚和嘉措不时地看一看和胖子坐在一起的小林,小林也会打量一下嘉措。

    苏白讲完之后,和尚沉吟了一下,开口道:“那个屋子里的东西,还能够过来警告你们,显然,它具备着一种自主意识,或者,更简单一点,那个地方,是有主人的,那个主人感应到你们对他东西的窥觑,所以准备警告一下你们,让你们知难而退。”

    一直寡言少语的嘉措这时候也开口道:“按照七律说的,如果是前一种可能的话,那么恐怖广播为什么不分派现实任务让合适的听众去解决掉它?一栋鬼屋,一栋人和鬼杂居的屋子,还具备着自己的自主意识,还能够主动来警告你们,有点天不现实了,如果是一只一直隐居的老妖,心境平和,估计恐怖广播真的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很明显,它不是。

    如果是后一种可能,它是有主人的,是有人故意设计在那里的一个特定区域,那么,它的主人到底有多可怕?

    人和鬼的混乱居住环境,甚至按照苏白你第二次进入的情况,时间在那里可能都有自己的影响。”

    “先别分析这个了,管它是野生的还是家养的,咱来都来了,还是直接跳步吧,先想想看怎么能够安全地破局,如果那里有好东西就弄出来大家伙分赃,如果没啥好东西,就当见见世面了,说不定以后在故事世界里还能碰到相似的,也算是涨涨经验。”

    胖子这时候直接开口道,显然,他不想继续听和尚跟嘉措的这种废话。

    “其实,最明显的破局的线索很简单,那个被称呼为老方的人,他平时不常居住在那栋屋子里,而且,应该可以确定他是活人,我们可以从他身上入手,他可能就是那栋房子和外界联系的线索,这可能和他的身份关系有关。我和他约好了会去给他家免费安装监控设备,等天亮了大家可以一起去,就说是安装技术工。”苏白说道。

    “这有点自欺欺人了,贫僧认为,当对方已经对我们明显的发出了警告信息之后,我们也必须先跳开这个脑子里的固有步骤模式,因为对方可能不按照规矩玩,而且苏白你第一次进入那栋屋子的经验可能都不能再次成为经验,里面应该会发生一些变化以应对我们的到来。”

    “和尚,你的意思是,强攻?”小林瞥了和尚一眼,“呵呵,你没现场去感觉过,我可是和里面的擦肩而过的,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除非你是燃灯古佛转世,否则强攻那个地方,也是一个‘死’字。而且,我还以苏白第二次进入时出现的意外,完全就是因为他第二次进入时是以闯入者的身份偷偷进去的,如果是正儿八经和里面的人产生关系和交集所以被邀请进去,那么那栋屋子,应该会比较正常,注意,我这里用‘比较’这两个字。”

    毕竟自己也是这个团伙中的一员,小林也必须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说出自己的看法,否则如果五个人真的去强攻,万一出个什么意外都没地方哭去。

    和尚笑了笑,“阿弥陀佛,你无解贫僧的意思了,贫僧的意思是,既然那栋屋子明显是按照一定的规矩,或者叫规则在运转,那么我们没必要仅仅是抓住一条线不放。

    那栋屋子里,老方家,有方文海本人,也有方文海的妻子,也有方文海的一对儿女,他们都能够成为我们的线索。

    既然现在得出的结论是,那栋屋子里,有人也有鬼,我们的目光可以不完全盯上老方一个人去抓,可以从这一家四口的身上一起去进行。

    方文海到底是在外面做什么发财的,现在住在哪里,有没有情妇,这些我们都还不得而知,只有猜测,所以,贫僧建议,我们五个人,一起分开去进行跟对的调查。

    一个人负责调查老方,一个人负责调查他女儿,一个人负责调查他儿子,一个人负责调查他老婆,还有一个,负责调查那栋房子的建造历史和渊源,差不多正好五个人,每个人都有事情做。”

    小林点了点头,表示认可和尚这种不冒进的方法。

    胖子则是抢先开口道:“他女儿我来跟。”

    “我同意和尚的方法,先做到知彼知己再行动。”苏白说道。

    “我也同意。”嘉措说道。

    “诸位。”和尚站起来,很认真地摸了摸自己的佛珠,“有一点,贫僧需要提醒诸位,你们跟踪调查他们的时候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因为你们自己也不知道,你们正跟踪调查的对象,

    那个时候,

    到底是人还是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