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甜甜蜜蜜

    以她的身份,就算是犯了这点小错误,也不至于真有谁会找她麻烦,周芷兰明白她是借口离开,也不强留,道了别转身进电梯。

    病房,客厅里坐着白素心和张欣然,两人正在聊天,似乎烦恼着什么事情。见周芷兰推门进来,她们俱是吃了一惊,站起身正要高兴的呼喊时,周芷兰赶紧把手放在嘴边,“嘘”了一声。

    张欣然笑着明了,眸里闪烁着“你好坏”的光芒,白素心心里也是感慨着一对小冤家,低低的道:“快去看他吧……又闹脾气了,药不喝,饭不吃!”

    心里微微发酸,阵阵刺痛,周芷兰笑一下,轻手轻脚推开门进去。

    男人侧躺在床上,想必是胸前的伤势恢复不错,已经可以侧卧着了。他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听见有人进来的声音,清冽的语调冷冷威胁:“说了不想吃饭,再烦我,我就出院!”

    说罢,孩子气的扯了被子蒙住头。

    周芷兰看着他的动作,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若是她真的出国走了,他是不是就这样不爱惜自己了?这到底是在惩罚她呢,还是在折磨自己?

    哎,这个让人爱又让人恨的大小孩啊!

    叶少聪蒙着头,只觉得自己悲惨到极点,他爱的女人不要他,抛下病中的他一个人出国了,连婚期都不顾!天下还有比他更悲惨的人么?他一直努力努力,想要证明自己足够优秀,足以与她站在一块儿,可现在他越来越有成就了,她却独自一人走了!他的优秀又能给谁看?他这些年吃的苦,受的累,还有什么意思?

    感觉到床垫往下陷了一些,他心中更加恼火,掀开被子不悦的睁眼,正要发火,却见面前的人是自己正在诅咒的臭丫头,一时眸里的神色瞬息万变——不可置信,震惊,欣喜,激动,恼怒,当真是犹如万花筒一般丰富多彩。

    只是,到最后,那又黑又亮的眸子却转为一片冷漠,又转过头去,没好气的冷声:“不是出国了么?又来做什么?”看他现在过得多狼狈么?

    惊喜过度的某人,完全忘了前两天自己是多么悔恨气走了她。这会儿见她突然出现,居然虚荣的又拿乔起来。其实,心里明白,她是放不下自己的,所以骄傲罢了。

    时间短暂的静止,周芷兰看着这个死鸭子嘴硬的臭男人,恨不得一脚踹上去,跟刚才对付那个歹徒一样!

    “听说你不吃药,不吃饭,修仙呢!我过来瞻仰一下大仙的风范,看看您修炼到第几层了!”周芷兰坐在他身边,盯着他又消瘦的侧脸,语气也不温柔。

    空气里死一般沉寂,就在周芷兰以为他是不是气的昏厥过去了,他却忽然一下子翻身过来!

    只觉得一股大力猛然落在她的腰间,她的身子倒了下去,下一刻,男人英俊的脸已经近在咫尺。周芷兰正在担心这样大的幅度,他的身体能否承受得住,他的吻已经落了下来,粗鲁霸道,仿佛世界末日一般,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道。

    他忘情的拥吻,根本不管自己的伤势,也不管外间小客厅还坐着人,搂着她在怀里紧紧握住,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不存在,只有怀里的她才是最真实的。

    良久之后,他微微放开她,两人唇舌分离的刹那,周芷兰清楚的听到暧昧的“啵”声,忍不住瞬间红了脸,恼怒的讽刺:“看来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我真应该出国去!”

    一吻既罢,他心情很好,眼睛里亮闪闪的摇曳着喜悦之情,瞪着她同样闪亮的眸子,他得意洋洋的卖乖:“可惜,你不舍得抛下我不管!”口气里不晓得多甜蜜,仿佛那一吻吞下了几桶蜂蜜一般。

    她还要说什么打击一下他的骄傲和自信,可是他根本不给机会,坏坏的笑一下,劈头盖脸的又吻了下来。唇齿纠缠间,周芷兰心里原本还有的一些情绪也已经烟消云散,忍不住伸手环抱着他,还不忘小声提醒:“小心肩膀的伤……”

    久违的甜蜜让他心荡神驰,那里还在乎那点伤痛,她伸手环住他,他越发的激动起来,两人身体紧紧抱在一起,恨不得一瞬间永恒。

    白素心推了门悄悄看一眼,见两人居然滚到了床上,虽然担心儿子的伤势,但想着此时打扰了干女儿又不知道要羞赧成什么样子,只好轻轻关上门,不去管他们如何缠绵了。

    男人终于吻够了,又放开她,两人面对面睡在床上,共用一个枕头,亲密无间。他脸上有未纾解的**,微微狼狈的模样,但是嘴角的笑意却很开心,仿佛汩汩清泉一般,压抑不住的溢出来,连绵不绝!

    周芷兰看着他近距离的英俊轮廓,脸上也是忍俊不禁的笑意,沉默了一会儿,终于问他:“为什么不好好吃饭呀?你受那么重的伤,失血过多,不好好吃饭怎么恢复身体?枉我给你献那么多血,你都不懂得珍惜!”

    说到这个,他心里越发动容。一想到自己身体里流淌着心爱女人的鲜血,你侬我侬,密不可分,他就觉得幸福将要升天。

    “你都不要我了,我吃饭做什么?”他嘟嘟囔囔的说,居然满是委屈。

    “谁不要你了?明明是你赶我走的!”她口里带着怒气,仿佛自己也委屈极了。

    他摸着她优美的颈项,眷念手下的温度,顿了顿叹息:“其实……你那一天一走,我就后悔了……”

    “是吗?没看出来……”她挑眉,语带讽刺,“那刚才谁凶神恶煞的问:又来做什么?”

    男人俊脸不可思议的红了,哑口无言。说不过,他干脆耍赖,脑袋一抬,又要吻下来。

    周芷兰笑着躲避,“呀呀,有人恼羞成怒了!”

    “臭丫头!”他没有吻到,一口咬在她的耳垂上,宠溺的低骂。

    “好了,不要闹了……你再动来动去的,小心扯痛了伤口。”她笑着安抚,起身要下去,却被他又一把拉住,“陪我躺一会儿吧……这几天,我都没有睡好。”

    周芷兰其实也困,也想在他身边好好睡一觉。不过,她可没忘,这家伙午饭还没吃呢,于是推推他,“吃了饭再睡?”

    “嗯……”他撒娇,“不要,你陪我睡一会儿再吃,反正现在没胃口……”

    “怎么还没有胃口啊?”她人不是都来了么?

    “太高兴了啊……”

    他傻乎乎的样子让她的心化成一团,终究是抵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她又重新躺下来,往他怀里钻了钻,“没碰到你胸前的伤吧?”

    “没事……医生说我身体底子好,恢复的很快。这两天,我都可以拄着拐杖下床走几步了。”只不过,右腿不听使唤而已。

    她听着拐杖,心头忍不住微痛了一下,不过不想现在提起这个不开心,便柔声安抚:“慢慢来,不要太急。”

    温香软玉在怀,叶少聪满足的叹息。周芷兰缩在他的怀里,心下一片安宁,真想时间就这样过去,她不用忙着什么研究,他不用在枪林弹雨中奋战,那该多好……

    神经一放松,这一觉睡下去居然就忘了时间,周芷兰被男人不规矩的大手吵醒之后,抬头望去,太阳已经到了西边。

    “啊!几点了?”她猛然睁开眼,一下坐起身,吓得正在做亏心事的某人倏地一惊,“管它几点?你怎么困成这样?我跟你说话呢,你居然就睡过去了……”

    周芷兰抱怨,“为了早点过来陪你,回去这几天忙死了,睡觉都没时间,昨晚还熬了个通宵。”她说着打了一个长长呵欠,极没有形象。叶少聪见她还没有发现异常,高兴的偷着乐,拉着她的手臂,“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那这么困,就再睡会儿吧。”

    没吃午饭,周芷兰也饿了,推开他的手臂转身下床,一低头才发现自己的胸前的衣扣散开了好几颗,大好的春光乍泄,她猛然想起刚才梦里的触觉,原来不是梦!真有一只手在胸前作怪啊!

    “色狼!”她一边急忙扣着扣子,一边瞪着男人臭骂,叶少聪牲畜无害的笑,“摸摸而已,又没做什么……”

    【二号三更九千字,小妖这么努力的加更,大家都不给金牌呀?伤心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