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锦衣春秋

第七百章 强词夺理

    忽见得几道身影嗖嗖嗖地飞跃上台,正是丐帮三大长老,白虎率先喝道:“姓韦的,上台比武,点到为止,你竟敢出手伤人,真是好大的胆子。”

    齐宁站起身来,瞥了白虎一眼,冷笑道:“拳脚无眼,先前也没人说不能伤人。”

    “大胆。”白虎脸色铁青:“你竟敢这般与我说话?你们楼长老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无礼。”

    玄武抬手道:“白虎长老,胜负已分,韦舵主胜过了陆庄主,那也没什么好说的。”盯着齐宁问道:“你用的是什么功夫?”

    白虎不等齐宁说话,立刻道:“他招式怪异,定然是歪门邪道的功夫,我堂堂丐帮,可容不得奸邪之人。”

    “丐帮的绝学,被你说成歪门邪道,若是被向帮主和丐帮的列祖列宗知道,定要打你耳刮子。”齐宁整了一下衣衫,才向朱雀长老笑道:“朱雀长老,方才你似乎认出了我的武功。”

    朱雀长老依然是一脸疑惑之色,道:“韦舵主,事关重大,我们问一句,你便要老老实实答一句,不可隐瞒。若是并无差池,有言在先,咱们便奉了你为丐帮帮主。”

    “朱雀长老想问什么?”

    朱雀看了玄武一眼,才道:“玄武长老,方才韦舵主的招式,你也看到了,可看出什么?”

    玄武微微点头,道:“并无差错,定是醉梦九式了。”眼中寒芒乍现,冷声道:“韦舵主,你是从何得到醉梦九式?”

    齐宁笑道:“几位长老既然知道是醉梦九式,那就好办了。从何得来,几位又何必多问,普天之下,除了向帮主,还能有谁懂得醉梦九式?”

    玄武上前一步,目光如炬,犀利异常:“向帮主?你是说,醉梦九式是向帮主传授?那他何时传授?”

    “玄武长老,你们几位长老自然都知道向帮主的为人,我只敢问一句,这天底下,能否有人逼迫向帮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齐宁看着玄武眼睛问道。

    玄武与朱雀又是对视一眼,都是微微摇头。

    他们自然知道向百影的性子,向百影豪迈不羁之中却又带着沉稳,又或者说,向百影个人比较豪迈,但是一旦遇事,却素来沉稳,精明异常,否则也不可能统帅拥有数十万帮众的丐帮。

    向百影铁骨铮铮,身为堂堂丐帮帮主,就算是朝廷也要给几分面子,这天底下,却又有什么人能够强迫他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醉梦九式是丐帮的镇帮绝学,绝不可被不相干的人所得,这一点向帮主比谁都清楚。”齐宁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向帮主自愿,谁又能逼迫他传授醉梦九式?几位长老,不知还有什么证据比醉梦九式更为有力?”

    朱雀微一沉吟,忽地一手拄着朱雀杖,单膝已经跪下去,恭敬道:“丐帮南方七宿长老朱雀,参见帮主!”

    醉梦九式所见之人不多,但丐帮四大长老自然都是见过醉梦九式的一些招式,齐宁与陆商鹤比斗之间,明显就是醉梦九式的招式,这一点几人绝不可能看错。

    齐宁两句话一说,朱雀立时便明白,既然向百影将醉梦九式都传给了韦舵主,那么继任帮主的人选自然是早就决定,向百影挑选的人,自然不会有错。

    齐宁见朱雀下跪,急忙伸手要扶起,道:“且慢,不要不要急!”心中却想自己先前只有亮出这套功夫,才能让丐帮中人确信自己是向百影委托,如此方能阻止白虎和陆商鹤的阴谋,但就此要坐上丐帮帮主的位置,齐宁还真是没有这个打算。

    玄武见朱雀跪下,也不多言,单膝跪下,道:“韦舵主既然是向帮主亲自挑选出来,自然有过人之处,我们谨遵向帮主遗命,遵奉韦舵主为我丐帮帮主。”

    台下众丐看到两位长老都跪伏在齐宁脚下,想到之前有言在先,如今胜负已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不少人都是在观星台下跪倒。

    齐宁却是一手执着一名长老手臂,道:“两位长老快快请起,我我并无继任帮主之心,这!”

    朱雀却是正色道:“韦韦帮主,丐帮自有丐帮的帮规,既然向帮主将醉梦九式传授给你,便认定你是继任帮主,无论韦帮主有没有这份心,此事断不容更改。”

    白虎却是冷声道:“且慢!”

    齐宁淡淡一笑,心知白虎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罢休,看向白虎,含笑问道:“白虎长老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白虎淡淡道,脸上自然毫无一丝尊敬:“你说向帮主传授你武功,是在何时?向帮主是在攻打千雾岭之后数日便即被人所害,你是在千雾岭之役前见到向帮主,还是在此之后?”

    齐宁笑道:“这又有何关系?”

    “若是在在那之前,向帮主便将醉梦九式传授给你,绝不会不透露丝毫讯息。”白虎沉声道:“朱雀玄武二位长老,你们自然知道,我丐帮帮主若是选定了继任帮主,虽然不会对外宣扬,但历来却会与几位长老事先透露一些,甚至会与长老商议。如果向帮主在千雾岭一役之前便即确定韦舵主为继任帮主,那么向帮主身在西川,当时定会向我知会一声。”

    齐宁淡淡笑道:“或许向帮主另有考虑,并不想早早告诉白虎长老。”

    “如此说来,向帮主是在那之前传授你武功?”白虎冷笑道:“若果真如此,这事情就蹊跷了。”

    “蹊跷?”齐宁含笑道:“我并未说是在那之前,不过倒想知道白虎长老所说的蹊跷是什么意思。”

    白虎长老冷哼一声,道:“向帮主提拔韦舵主,恕我直言,以前我还真没有听说过你的名号,不知道丐帮有你这样一号人物。千雾岭一役,正是建立功勋的时候,据我所知,你韦舵主并无立下大功,如此良机,帮主既然要提拔你,又如何不将你带去西川?我丐帮历代帮主上位之前,都是立下了诸多功劳,便是向帮主当年上位,那也是钱帮主多次给他机会立下功劳。”

    齐宁点头道:“白虎长老所言极是,如果换做是我,也会抓住这次机会。抬手挠了挠头,笑道:“只是向帮主传我武功,是在千雾岭一役之后。”

    白虎长老眉头顿时舒展,眼中显出喜色,立时道:“向帮主下山之后,便被陆庄主邀请前往影鹤山庄,此后被黑莲教所骗,前往赴约,遭到黑莲教主毒手,随后撑到了新平!”他死死盯着齐宁:“韦舵主,我倒想知道,这短短时间,你是什么时候遇上帮主?醉梦九式乃是我丐帮镇帮绝学,那可不是三两日便能学得,向帮主又何来这么多时间传授你武功?”

    他似乎是抓到了要害,眼眸深处带着欣喜之色,便是朱雀和玄武也显出狐疑之色。

    齐宁叹了口气,问道:“白虎长老这样说,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怀疑你的武功并非向帮主传授。”白虎立刻道:“你这武功,另有来路。”

    “另有来路?”齐宁哈哈一笑,道:“不知白虎长老觉得我还有什么来路?”

    白虎冷笑道:“这就要你自己说清楚了。或许向帮主的武功秘籍遗落在外,被你拾得,这也是大有可能。”

    朱雀忍不住道:“白虎长老,话不能这样说,向帮主是何等谨慎之人,他的逆筋经和醉梦九式已经达到炉火纯青地步,又怎会随身携带秘籍?就算携带在身,如此重要物事,又怎可能遗落?”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马有失蹄,向帮主也并非神仙,若是稍有疏忽,那也是说不准。”白虎并不退让:“韦舵主,你得了醉梦九式,便即招摇撞骗,冒充是帮主提拔,是也不是?”

    齐宁心下冷笑,暗想这白虎还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这家伙显然是无法达到目的,便费尽心思想要坏事。

    玄武皱眉道:“白虎长老,你应该知道,就算招式摹画在册,但心法却绝不可能写下来,这是帮规。若是韦韦帮主如你所说,拾得秘籍,也只能学会招式,却不懂心法,没有心法,醉梦九式便再厉害,那也是施展不得。”向边上瞥了一眼,见到陆商鹤已经强撑着站起来,拭去了嘴角血迹,淡淡道:“韦舵主能够取胜,莫非只凭几招空架子便能成?”

    白虎眼角抽动,嘴唇微动,想说什么,却没能说出来。

    齐宁摇了摇头,道:“白虎长老,事到如今,你还在强词夺理?也罢,我不与你争辩,是非曲直,其实只要有一个人出来作证,便一清二楚了。”

    “作证?”白虎长老心下一凛:“何人?”

    齐宁却是扭头看向陆商鹤,见得陆商鹤脸色难看,冷笑一声,一字一句道:“能够将个中是非曲直说得明白,自然是向帮主,有向帮主为证,想必就不会出现争执了。”

    齐宁话声刚落,台上几人都是微微变色,白虎和陆商鹤眼中满是惊骇之色,而玄武却是震惊,朱雀却是惊讶问道:“韦帮主,你你说向帮主作证?可是向帮主不是已经遇害了吗,他又如何能作证?”

    齐宁微微一笑,道:“私人做不了证,要做证当然是活人。向帮主既然要做证,当然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