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锦衣春秋

第一零六二章 背叛

    黑衣人再次摔落在地上,挣扎了两下,一时间却是无法起身。

    赤丹媚扭头看向齐宁,幽幽叹道:“小色狼,你知道她是女人,所以又怜香惜玉了?哎,今晚就依了你,我不杀她就是,咱们走。”转身便要离开,齐宁却已经道:“等一下。”

    赤丹媚回过身,齐宁看着她手中被锦缎包裹的物事,问道:“那是什么?”

    赤丹媚轻笑道:“我们先离开这里,出宫之后,我让你瞧个够。”

    齐宁摇头道:“这是楚宫之物,你不能带出皇宫。”

    赤丹媚一怔,蹙眉道:“你应该知道,我潜入宫中,就是为了找寻此物,你之前还说过帮我找寻,如今我已经找到,你却不让我带走?”

    “如果只是稀松平常之物,莫说一件东西,便是十件百件,我也可以让你带走。”齐宁道:“可是此物竟惹得两大宗师的人跑来争夺,当然不是普通之物。我受皇上之恩,自然不能让你将它带走。”

    赤丹媚苦着俏脸道:“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可是对你们楚国来说,只是最普通的物事,根本不足一提。”

    齐宁伸手道:“你想将它交给我,如果回头我真的查出它是普通之物,对大楚并无太大损伤,我定会将它交给你。”

    赤丹媚噘着嘴道:“我若是不给呢?”

    “你不会。”齐宁叹道:“这里是楚国皇宫,我不想让你带走,你根本带不走。”

    赤丹媚咬着柔软的嘴唇,道:“我如果要坚持带走,你又该如何?”

    齐宁摇头道:“你知道,为了你,很多事情我都可以做到,但是这件事情,你必须听我的。”

    赤丹媚一跺脚,恨恨道:“你这个小混蛋,可气死我了。你说话算话,到时候这东西若是对你们楚国没有伤害,你定要将它交给我。”

    齐宁微微点头,将赤丹媚已经将那东西放在假山上面,这才向那黑衣人走过去,将那黑衣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竟似乎已经昏死过去。

    齐宁伸手过去,便要揭开黑衣人脸上的黑巾,陡然听到“嗤嗤”两声,心知不妙,随即感觉自己身上两处穴道被硬物击中,一时间全身便即动弹不得。

    他心下一沉,皱起眉头,这时候赤丹媚已经走到他身边,齐宁斜眼瞧过去,只见到赤丹媚面带愧意。

    “你是在骗我?”齐宁却表现的异常冷静,连声音也冰冷起来。

    赤丹媚低下头,蹲在齐宁边上,并不说话,齐宁淡淡道:“我信任的人一直不多,一直以来,你算一个,毕竟你连自己都给了我,我从不相信你会背叛我。”

    赤丹媚抬起头,眼圈微红,道:“我.....我对不住你。”

    “如果只是为了一件没有生命的物事,你就如此轻易背叛欺骗我,我觉得实在不值。”齐宁平静道:“我现在动不了,你可以带着它离开,但是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从此之后,永不再见。”

    赤丹媚娇躯一颤,泪水已经滚落下来,咬了一下嘴唇,才道:“原谅我,我.....我这样做是迫不得已,我答应你,我很快就会回来,从今以后,再也不离开你半步,我用下半辈子来向你赎罪。”

    “如果爱情之中需要用赎罪来偿还,我想我没有必要再接受。”齐宁声音没有丝毫波动,冷静的可怕:“你走吧,此生永不再见!”说完,闭上眼睛。

    赤丹媚握住齐宁的手,齐宁手足都不能动弹,赤丹媚低声道:“我将自己交给你的时候,并非是害怕被他们识破,那天晚上我是心甘情愿。也是在那天晚上,我不但将人交给你,也将心交给了你,可是.....东西我必须带走,也许有一天你会明白我的无奈,无论你以后要不要见我,这一辈子,我心里只有你一个男人,你信不信我?”

    “信不信你?”齐宁叹道:“也许我再也不会相信任何人。自今而后,你和我不会再有相见的机会,我信不信你,又能如何?你会不会记着我,我并不在意,我会努力将你从我心里遗忘。”

    赤丹媚娇躯又是一颤,抽泣道:“你为何要说如此无情之言?”

    齐宁再不言语,只是闭上眼睛。

    赤丹媚见齐宁不理会自己,一咬嘴唇,起身来,走过去抱着那件东西,瞧了齐宁一眼,轻声道:“对不起!”走出几步,回头又看了齐宁一眼,终是离去。

    月色幽幽,齐宁心下却是难受至极。

    只是此刻穴道被封,齐宁自然不能坐等穴道自己解开,调动丹田之内的劲气,向被封穴道冲击过去。

    他体内最强大的真气便是那股寒冰真气,早先时候,甚至感觉不到寒冰真气的存在,但他平日修炼内力,却早已经感知到了寒冰真气的存在。

    只是这寒冰真气颇为古怪,除非有外力侵袭齐宁肉身,寒冰真气便能够爆发出极为强悍的力量,可是若无外力,寒冰真气却是平实得很,如今穴道被封,齐宁虽然调动了真气,但真气对穴道的冲击力却并不强悍,而且赤丹媚本就是一等一的高手,封穴手法本就高明,一时半刻齐宁仅凭体内真气却也是无法冲开。

    “被自己的女人欺骗的感觉是不是很难受?”齐宁正自竭力冲击穴道,耳边却忽然传来极为虚弱的声音,睁开眼睛,却见到那躺在地上的黑衣人已经睁开了眼睛。

    齐宁顿时便明白过来,这黑衣人方才并没有真的昏过去,而是装作昏迷,自己与赤丹媚的对话,她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齐宁叹了口气,道:“是否漂亮的女人都喜欢骗人?她如此,你也如此。”

    “你又怎知我是漂亮的女人?”黑衣人冷笑道:“你认识我?”她说话十分虚弱,显然是受伤极重,而且躺在地上并没有起身,自然是一时间也无法起身来。

    齐宁皱起眉头,道:“仙儿,你当真不认识我?”

    黑衣人眸中显出疑惑之色,道:“你几次叫我仙儿,你说的仙儿,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你会觉得我是那个仙儿?”

    齐宁诧异道:“你.....不是卓仙儿?”

    “卓仙儿?”黑衣人清澈的眼眸更是迷茫一片:“谁是卓仙儿?”

    齐宁更是愕然,暗想难道自己当真是认错了人?可是无论从身形轮廓,还是声音,甚至这一双让齐宁记忆深刻的眼眸,都与卓仙儿一般无二,这天下间当真有如此巧合之事?

    心里却又想到,自己这副样貌,岂不是与早已经死去的锦衣候世子一般无二?虽然这般巧合很罕见,却也并非没有。

    “卓仙儿......!”齐宁犹豫了一下,才道:“她是我一直牵挂的姑娘,我和她情投意合,可是有一天她突然消失,我一直寻她不见,一直担心她的安危。”

    “情投意合?”黑衣人嘲讽道:“看来你和很多女人都情投意合。”

    齐宁微皱眉头,忽然道:“那你可还记得乌蟒鳞?”

    当初卓仙儿送了齐宁一件乌蟒鳞,刀枪不入,极其宝贵,那黑衣人微一沉吟,才道:“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乌蟒鳞.....是不是一件宝甲?”她微眯着眼睛,似乎在回忆什么,齐宁欢喜道:“不错,是一件刀枪不入的宝甲,原来你还记得,仙儿,你可记得,你送了我一件乌蟒鳞,让我一直穿在身上,那件乌蟒鳞我现在就穿在身上。”

    黑衣人眼中显出茫然之色:“送你乌蟒鳞?我......我怎么不记得?”她闭上眼睛,眉间紧蹙:“我.....我好像记得我也有一件,可是.....不对.....!”忽然之间,剧烈咳嗽起来,但她显然是担心惊动宫里的人,勉强抬手捂住了嘴巴,让自己不至于咳嗽出声,可是如此一来,却显得十分痛苦。

    “你受伤很重,必须立刻调养。”齐宁皱眉道。

    黑衣人冷哼一声,挣扎了一下,勉强靠着那假山坐住,盯着齐宁,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齐宁虽然在说话,但内力一直在冲击穴道,此时已经感觉被封穴道的气血似乎在缓缓流动,知道用不了片刻,便可以冲开穴道,不答反问:“你们今晚争夺的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

    黑衣人眸中显出诧异之色,也是反问道:“你不知那是何物?既然如此,那你潜入宫中,又是为了什么?”

    齐宁苦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入宫是为了什么。”心中却是有些担心,这时候如果有宫中近卫在附近,甚至发现了自己,那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

    堂堂锦衣候,深更半夜潜入内宫,此事一旦传扬出去,锦衣齐家便是大祸临头。

    黑衣人冷笑道:“我明白了,你是被那个女人诱惑,被她骗进宫里做帮手,她到底要做什么,你一无所知,你只是一个被美色所惑的无耻之徒而已。”

    齐宁叹了口气,心想自己倒也算不上无耻之徒,可是被美色所惑,现在看来,倒也不算冤枉自己。

    不过赤丹媚今晚入宫,应该不是事先便有预谋,只怕连赤丹媚也没有想到今晚恰好撞见寻觅多时的宝物,既然撞上,自然是要取之而后快,赤丹媚今晚背叛自己,说到底,完全是为了那件古怪的宝物,齐宁此时更加好奇,究竟被两大宗师门人争夺的那件宝物,到底是什么天珍地宝。

    ----------------------------------------------

    ps:状态还好,今天第二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