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锦衣春秋

第一二六九章 天地之气

    阴无极似乎并无意与花想容多费唇舌,冷声道:“她要不要做皇帝,与我何干?便是做了皇帝,也是不能让黑莲教俯首听命。”扫了地藏一眼,见地藏正怔怔出神,似乎并没有听到几人的对话,沉声道:“想要留下我,也要瞧瞧你们有那本事没有。”转身便走,拦在前面的那几人都是呼喝出声,早有一名使刀的中年青衣人率先冲上来,刀光如电,照着阴无极便砍了过来。

    阴无极见得那刀光袭来,不避不闪,竟是朝着那刀光直迎上去,那刀客吃了一惊,却猛地感觉腹部一阵剧痛,阴无极却已经是一掌拍在他腹部,刀客甚至都没有看清楚阴无极是如何出掌,那股掌力已经将他击飞出去。

    刀客飞出去之时,边上一名干瘦的汉子早已经是一拳往阴无极打过来,拳风呼呼,异常刚猛。

    “汝阳**拳?”阴无极低喝一声:“原来汝阳程家也成了走狗。”竟是看出那人的身份,身体只是微微一侧,那人一拳便即打了个空,阴无极不等那人拳头收回,左手五指已经搭上那人的手腕,便听得那人惨叫一声,阴无极抬起一脚,踢在那人小腹间,那人顿时也直飞出去。

    阴无极几乎是在瞬间就将两人击飞,端的是威猛无比。

    齐宁看在眼中,暗想只有撇去大宗师,才能看出这些绝顶高手的实力来,阴无极的武道修为固然远不及大宗师恐怖,但他这些年苦修玄麟功,如今的修为早已经是江湖绝顶高手,面对地藏手下这几位喽啰,自然是轻松碾压。

    剩下那人手中长剑被齐宁所夺,空手无剑,出手最慢,等两个同伴都飞出去,哪里还敢靠近,竟是不攻反退。

    阴无极三招之内便击退拦阻,足下一蹬,已经跃出数丈远。

    他自知地藏是大宗师,自己便万万不是对手,根本不作停留,只想就此逃离这是非之地,身在空中,却感觉身边一道身影如影随形,心下一凛,转手就是朝着那身影一掌打了过去。

    那身影飘忽不定,一掌拍出,却瞬间消失,阴无极落地之时,已经感觉背后劲风袭来,又是足下一点飘开,身在半空,却已经一个扭身,知道背后来敌,想也不想,又是双掌齐齐拍出,可是掌力打出去,却感觉迎面也是一阵劲气如同巨浪般涌过来,可面前却分明没有人影,他心下骇然,这时候又感觉从周身左右似乎都有强劲的劲风压过来,就宛若是数名高手从四面同时向自己攻过来。

    阴无极大喝一声,双臂如同飞鹰展翅般向两边猛地扩开,空气中顿时隐隐发出嗡嗡之声。

    突然向阴无极出手的,自然就是地藏。

    阴无极击退拦阻,要突围出去之时,齐宁便看到本来并没有动弹的地藏身影一晃,竟是在眨眼间已经跟上了阴无极,那速度当真是骇人听闻,若非亲眼所见,很难让人相信如此典雅雍容的绝色美妇,竟然有如此恐怖的身法。

    阴无极出掌之时,齐宁看到地藏一团身影飘离开,随即就瞧见阴无极周身的空气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变化在扭曲。

    他当然知道,这正是大宗师恐怖的地方。

    此刻不单黎西公和轩辕破大惊失色,便是花想容等人也是变了颜色,似乎之前他们也并无亲眼见到地藏出手。

    在场大都是武道修为不弱的高手,对于武道的强弱,自然是一眼就能看明白,此刻大家都能看到,地藏并无接近到阴无极身边,竟然就可以对阴无极形成强大的攻势。

    如果是换做普通人,从周身四面涌过来的劲力,几乎就可以将肉身撕扯的粉身碎骨。

    齐宁在大雪山脚亲眼见识过教主对古象甲士出手时的情形,扭曲的空气将无数的古象甲士轻易撕成粉碎。

    普通人在大宗师面前,与蝼蚁并无任何区别。

    阴无极不是普通人,更不是蝼蚁。

    在他双臂展开的一瞬间,从他的身体内也迸发出强劲的气息,与从四面压过来的空气结结实实地撞击在一起,那“嗡嗡”之声,正是两股强大内力撞击所产生。

    以人体修炼之强劲内力与天地之气相抗!

    齐宁知道这种时候根本由不得自己作壁上观。

    阴无极固然神勇,但人体内力终究有限,天地之气却无穷无尽,教主先前没有立时解决阴无极,固然是因为想从阴无极口中得知当年更多的细节,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教主在大雪山与逐日法王一战损耗太重。

    大宗师虽然可以操控天地之气,但终归只是以自身的修为来借天地之气为己用,若是自身的精力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想要操控天地之气又谈何容易?便如同一位剑客有玄妙莫测的剑法,可是连长剑都无法握起,又如何能施展出绝妙剑术?

    但地藏显然不同。

    地藏有备而来,操控天地之气对她来说自然不是难事,阴无极虽然神勇,可是终究不可能击败拥有操控天地之气能耐的大宗师,或许能撑得一时,但结局却已定。

    而地藏一旦击败阴无极,接下来的矛头必然是对准齐宁,这一点齐宁自然是心知肚明。

    齐宁心知只要阴无极一败,即使自己与轩辕破联手,恐怕也远非地藏的对手,只有在阴无极落败之前,与阴无极联手,或有一线生机,沉声道:“轩辕助我!”却已经是双臂微抬,目光如刀,直盯住地藏。

    轩辕破也知道是生死存亡之际,更不犹豫,双全握起,便在此时,却见到齐宁身前的空气竟然也微微扭动起来,就如同一点墨汁落入水中,那扭动的空气慢慢扩散开去。

    轩辕破睁大了眼睛,他看到地藏出手,就知道地藏武功深不可测,可万没有想到齐宁竟然也会这一手。

    地藏显然已经察觉到这边的动静,微扭头过来,脸色微变:“天脉者!”

    齐宁此时正是以教主传授的方法操控天地之气。

    他心中知晓,操控天地之气的法门固然厉害,却是后患无穷,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踏足此路,否则终身将首其害。

    但他更加清楚,在眼下的情势下,自己也只有这一条路可走。

    他在大雪山第一次学会操控天地之气的法门,但在教主的劝说下,心中已经是打消了修炼此门手段的心思,今次他迫于无奈祭出这杀手锏,但毕竟是初学不久,根本不可能如大宗师那般随心所欲地驾驭天地之气。

    从四周涌过来的空气在他的身前越积越多,形成一个强大的气息团,随即向地藏迅速逼近过去。

    花想容等人看得目瞪口呆。

    江湖比拼,兵器相杀,拳脚相交,那自然都是司空见惯,一些顶尖高手内力对决,那也不是没有过,但像此等身体互不接触,却能够操控劲气攻击对方,当真是见所未见。

    花想容那张妩媚娇艳的脸上显出惊骇之色,倒是不敢靠近齐宁,而是后退两步,喃喃自语:“他.....他难道也是大宗师?”

    阴无极以内力抵御从四周涌过来的劲气,本以为以力对力,全力以赴能将四周压迫过来的劲气逼退,但很快他就知道实在是大错特错,从四周压迫而来的劲气绵延不绝,就似乎是无穷无尽,他虽然内力深厚,一开始足以抵挡四周过来的劲气, 但如如此下去,内力消耗实在是巨大,抵抗之力越是越来越弱,一旦四周劲气形成压倒性的优势,自己的身体只怕要被四周劲气活活压成肉酱。

    他心下骇然。

    他与教主先前交手,倒也没有处于绝对的下风,自以为就算胜不过大宗师,也足以自保,此时才知晓,教主并没有显露出真正的杀招,自己能从教主手底下活命,实在是侥幸。

    阴无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齐宁控制的天地之气也在瞬间就已经逼近地藏,也便在此时,齐宁忽地感觉到胸口憋闷,随即周身经脉也出现一种极为强烈的挤压感,心知在自己操控天地之气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其实也已经成为天地气息的一部分,当天地气息遭受到阻力甚至打击,那么自己的身体也就立刻会有反应,这时候已经不敢多想,按照教主教授的法门,尽可能地聚集更多的天地之气向地藏发起攻击。

    当他凝神之际,便感觉经脉那股挤压感稍稍得到舒缓,但很快那种挤压感又再次增强,看到自己操控的天地之气虽然逼近到地藏边上,却并无让地藏受到任何伤害,知道地藏此时定然也已经调动气息来抵挡,也便是说地藏此时实际上是以一敌二,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这本就是齐宁预料之中的事情。

    地藏既然能够轻易操控天地之气,那便是修炼多年,随心所欲,而自己此番才是第二次使出这样的杀招,无论是修为还是经验,自然不能与地藏相提并论。

    这就如同两名剑客同样都知晓一套高明的剑法,一人苦练多年,而另一人则是刚刚接触,这自然还是有高下之分。

    天地之气无穷无尽,但是大宗师当然不可能将所有得天地之气全都掌握在手中,否则那便不是大宗师,而是古神。

    此时地藏所操控的天地之气,一部分用来对付阴无极,而另一部分则是用来对付齐宁,正好分而化之,无论是阴无极还是齐宁,都不是承受地藏的全力攻击,否则若是地藏全力对付其中一人,两人只怕都无法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