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被遗忘的女孩

    昏暗中。

    “父神,父神……父神,醒醒。”

    略显虚弱的声音,不断地在【太阳神拉】的耳边响起,这让他悠悠转醒过来苏醒过来的【太阳神拉】,很快便发现了此时的处境。

    他的双手正佩带着一种奇异的枷锁这种枷锁不仅仅封锁了他的神力,甚至连身体的力气也不断地压制着。

    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如同大病一场的凡人般,虚弱的无以复加。

    不仅仅是他……他的女儿,女神【玛特】此时也是一样,身上带着了特制的枷锁并且,比起他来,女儿【玛特】的情况更为的严重!

    “你受伤了?”

    肩膀,以及腹部上的血迹表面,自己的女儿此时状态十分的糟糕,【太阳神拉】瞬间皱起了眉头这是他最钟爱的女儿,否则他不会讲女神【玛特】留下,并且赐予【善恶的天秤】。

    “父神……”【玛特】欲言又止。

    “发生了什么事情?”【太阳神拉】感觉到了一些事情,皱了皱眉头:“其它的柱神呢?”

    “父亲,你听我说。”女神【玛特】此时深呼吸了口气,甚至连称呼也改变了过来,“兄长他……”

    一点一点地,【玛特】将曾经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与了【太阳神拉】知道。

    这位一整个神系的主人,神色从开始的愤怒,到后来的悲痛,却始终一言不发……直到【玛特】将这一段经历复述完毕。

    【太阳神拉】苦笑说道,“你兄长说的没错,是我太没用了。”

    【玛特】连忙说道:“父神,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你可知道,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太阳神拉】看了看四周,这显然是一处牢房,但四周的墙壁是透明的……类似的房间有许多,一个个排列,宛如蜂巢的结构,但除了他们身处的这间牢房之外,其余皆为空置。

    “这是哪里?”

    “空岛!”女神【玛特】此时神情凝重道:“就是我们一开始看见的那座漂浮在天上的盘庞然大物……它们,将这里称之为空岛。”

    “按照你所说的,那个抓你来的神秘女孩,似乎能够命令秘地守卫……”【太阳神拉】此时皱起了眉头:“莫非,这神秘女孩,是这个秘地的主人不成?可她既然射杀了你的兄长,为何却会将你留下……”

    他有许多想不通的事情……可突然,【太阳神拉】察觉到了什么,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衣服,随后脸色微变,“我的钥匙,不见了!”

    “什么?!”

    【玛特】同样脸色微变因为她的父神说过,这个秘地,只能够通过钥匙打开……从里面,根本无法打开!

    四周安静得近乎诡秘,这父女俩被囚禁在这巨大的蜂巢般的牢房当中,隐隐地有种绝望之意缠绕。

    一身神力被禁锢,力气被不断抽干……在这里,神明已经不再是神明,而是可以随意拿捏的囚徒。

    “如果…如果逃过这一劫的话,我想将你送回去太阳之城。”【太阳神拉】仿佛瞬间苍老了下去,无力地坐在了地板之上,颇有一些心灰意冷的味道。

    他被称为强大神力即使在神明众多的次元的夹缝当中,自问也不弱小,可却始终无法往上攀爬,反而一次次的遇险,如今更是沦落为阶下囚徒,又怎能不灰心丧气啊?

    “父亲……”

    父女二神相顾无言。

    ……

    蜂巢牢房当中,古埃及的柱神父女正在暗自哀叹,为前途而彷徨之际,空岛之上,也有为自己的小命而担忧的太阳子……哦,太阴子。

    不同于柱神父女所被囚禁的蜂巢牢房,太阴子这会儿正身处在一个空旷的巨大房间当中。

    这里宛如一个长方形的盒子,四周的墙壁白得近乎发亮此时,太阴子正被死死地固定在了一个立起来的金属十字架之上……冷汗涔涔。

    他哆嗦着看着自己的正前方位置,看到了一个趴在地上,身上披着草皮的家伙。

    从醒来的瞬间,太影子就看见了这个披着草皮的家伙趴在了那里……距离自己,大概五十米开外。

    他甚至还看见了这披着草皮趴在地上的家伙,此时双手正托着一把银色的,模样奇特,但俨然与阻击枪一个模样的东西……瞄准。

    靶子!

    刹那之间,太阴子便完全理解了自己当下的处境显然,他已经变成了对方的靶子!

    嘭!!

    就在他意识到自己变成靶子的瞬间,银色的狙击枪猛然发出了咆哮般的声音……子弹,从太阴子的头顶上直接飞过!

    他的头发没有了,像是被剃刀刮开了似的,从中间开出了一条道来……太阴子顿时哆嗦了一下,惊恐着大叫道:“好汉,饶命!”

    “我还是个美少女,不是好汉,不饶命啦!”

    远处传来了对方那戏谑般的说话声音……太阴子怔了怔,还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已经再次开枪……这次,子弹依然从他的脑袋壳上刮过,又是将他半边的头发给刮得干净。

    会死的……绝对会死的!

    太阴子倒吸了一口凉气,拼命地挣扎着说道:“别…别乱来……我告诉你,我可是有主人的!我主人只要跺跺脚,吹口气……”

    嘭!!

    好了,太阴子的脑袋壳彻底干净了。

    那身穿着吉利服,脸上涂满了迷彩颜色的女孩却冷冷地说道:“好了,别废话!现在,我提出问你,你回答问题,如果我觉得你回答慢了,我就开枪,懂?”

    “懂!懂!”太阴子飞快地点头。

    “谁派你来这里的?”

    太阴子连忙说道:“是武藏大师!是他派我来这里摘【血缘果】的!”

    “武藏大师?”女孩嘀咕了一声,随后再次飞快问道:“武藏大师是谁?”

    “武藏大师是超脱者组织的人,永夜宫的守门人!”太阴子也飞快地说道:“我有些原因,需要加入超脱者组织……【血缘果】是我入会的条件!真的,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摘一个果子而已!”

    “什么原因,让你要加入这个组织?”可这女孩却穷追不舍地审问了下来。

    太阴子吱吱唔唔,却无法说明他出发之前,已经被主人下了禁口令,根本没有办法透露真正的原因……连主人的名字都无法主动透露。

    “我……我不能说。”太阴子苦瓜着脸,面对着死亡的危险,可真是害怕得脸色都白得像是一张白纸。

    “所以……你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来找我的咯?”那女孩冷不丁地说道。

    “不是!不是!”太阴子飞快地说道:“我真得只是来摘果子而已,但中途被人劫持了,才来到这个地方!我无意冒犯您的……这位姑娘、仙子,你我互不相识,无冤无仇啊……”

    “居然真的不是来找我的,为什么我突然感觉十分的伤心,很想要找点什么发泄一下呢……就你了!”

    砰砰砰砰砰!!

    子弹,不断地从太阴子的脖子,脸颊,腰部,甚至某些更为隐秘的部位擦飞而过……伴随着一声声银色狙击枪的咆哮声的响起,太阴子都感觉自己好像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似的。

    终于……银色狙击枪的枪口出冒出了一丝热气,却也停了下来。

    太阴子总算是松了口气。

    “哎呀,原来还有一发!射了!”那女孩此时忽然兴奋地说道。

    屮!!

    太阴子一张口,就要骂出声来……但这一次,子弹不再是从他的身体擦飞而过,而是直接击穿了他的脖子!

    于是骂声瞬间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声太阴子脑袋一下子就飞了出来,断口处更是冒出了一丝丝灰蒙蒙的雾气,随后,他的脑袋便在地上一路滚开,最后撞到了一边的墙壁之上。

    严格来说,黑魂使者没有所谓的器官,哪怕只剩下头颅,其实也能活……太阴子这会儿还活着。

    甚至,脑袋断了出来之后,他瞬间恢复了自由,还有能力……于是,太阴子脑袋猛一下飞了起来,并且瞬间化作了一个巨大恶鬼的头颅,朝着那吉利服女孩飞咬而去!

    “兀那无知的女娃!今个儿道爷我定教你什么叫做被恐惧支配的滋味!!”

    “我害怕怕呀~”

    吉利服女孩一下子站起身来,手上的巨大狙击枪瞬间抡起,如同木棒般,朝着飞来的恶鬼头颅便挥了出去。

    全垒打。

    太阴子再次撞到了墙壁之上……这次,牙齿也磕断了几颗,同时眼冒金星那吉利服女孩此时一下子跳了过来,踩住了太阴子的脑袋,狙击枪的枪口直接插入了抵住了太阴子的脸颊,用力地摁了下去。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对不起,我只是……”

    “嗨,太阴子老伯,看看我是谁~”

    太阴子不禁一怔,下意识地瞪大了眼睛,只见吉利服女孩此时一下子就将身上的草皮给掀开,随手还摸了一把脸……将脸上的迷彩涂鸦给消去,露出了本来的模样来。

    “你…你你你……你?!”

    太阴子眼睛一下子瞪得要穿出来一样,死死地看着这女孩那一头显眼的白色短发,“尼、尼禄姑娘?!!”

    “哈罗!”

    ……

    “这么说来,尼禄姑娘你莫名其妙地回到了过去的时代,莫名其妙地完了一票之后,主神战场崩溃,空间破碎,虚空元魔入侵,然后你就莫名其妙地跌入了次元的夹缝当中,醒来的时候,已经在这个地方,然后一直困到现在?”

    “是哟!”尼禄随意地点了点头。

    如同长方形般的巨大白色房间中央处,此时假起来了一个烧烤炉……尼禄这会儿正在炉子上烤着什么似乎是不知名的兽肉。

    别说,味道还挺香的。

    “这破地方的守卫从来不吃东西,不能忍啊!”

    尼禄一边撒着不知名的香料,一边笑嘻嘻地道:“不过这地方野兽多,无聊的时候穿吉利服下去打猎也挺好玩的。不过这些守卫知道是我,就不来阻止了,我就觉得好无趣啊,所以每次都收敛黑魂的气息,它们检查不来我是那什么鬼的三等权限,就将我当成是偷猎者。然后来抓我,接着我就反击,哈哈,有趣,有趣。”

    太阴子怜悯地看着正在烤肉的尼禄……这孩子真可怜,自己不过是困在白玉牌里面五百年,这孩子连自己都不知道困在这个秘地多少年怕不是困傻了。

    “哦……烤好了,太阴子老伯,你要不要来一串?”尼禄眨了眨眼睛说道。

    太阴子也眨了眨眼睛,随后脑袋慢悠悠地飘了起来,“在这之前,你不打算将我的脑袋装回去?”

    他目光一摆,表示自己的身体这会儿还被架在十字架台之上,还没有放下来呢。

    “不行呀!”尼禄此时摇摇头:“吃完东西之后,我还要继续练习枪法的,太阴子老伯!这是我现在的习惯哦!这把枪怎样?我在空岛的库房里面翻出来的,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爱上了!又粗又硬又长,我每晚都要搂着睡觉,舍不得放手呢……太阴子老伯,你真的不吃吗?”

    “哦……给我来一串吧。”太阴子下意识说道,随后一怔,既然双眼一瞪,大怒道:“好你个娃娃!老道我好歹也是主人第一个转化的黑魂,根正苗红,怎么说都是你的前辈!你竟敢这样对我,以下犯上?不怕我回去之后,在主人面前参你一本!还不快快将我放开,装上头颅,再好生伺候?!”

    “啧,我会三十六种剧情,七十二类姿势,一百零八个体位!”尼禄笑眯眯地说道:“主人是男人哦~”

    太阴子顿时冷笑道:“你莫不是将店里面那位黑心女仆当作透明?有她在,你这也女人,休想要扶正啊!”

    “我可以当地下情人的嘛!”尼禄笑嘻嘻地道:“偷情很好,欲罢不能。”

    “你真的不打算放开我?”太阴子顿时皱起了眉头,“看在勉强算是同门的份上,我可以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

    “不放。”尼禄神情顿时冷淡了下来,目无表情道:“反正你不是来找我的,我放你做啥,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了,生杀由我。”

    说着,她一口将烤肉咬了下去,但才咀嚼了几口,她却一下子吐了出来。

    “呸!难吃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