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驭房有术

第4258章 抱我上去

    张禹的上半身直接就这么弹了出去,眼前出现了一条甬道,甬道内十分昏暗。饶是如此,张禹也没管那些,双臂一撑,跟着就来到甬道之内。

    随后,他下意识的转过头去,说来也怪,从下面往上看的时候,只能看到棚顶,看不到其中的别有洞天。可站在上面往下看,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洞口,洞口下面,都看的清楚。

    妮妮现在已经满是错愕地来到洞口下面,她抬着头,小声地喊道:“章鱼……章鱼……你去哪了……”

    张禹也怕她担心,蹲下身子,先把双脚伸了出去,嘴里说道:“你让一让,别踩到你。”

    妮妮连忙让到一边,张禹旋即从洞内跳了起来。

    说来也怪,下来的时候,张禹并没有眼前一黑的感觉,只有上去的时候,才出现了这种感觉。

    妮妮刚刚眼瞧着张禹凭空钻进了石层之中,此刻又眼睁睁的看到张禹从石层中凭空冒出来,整个都傻了眼。

    她结结巴巴地说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问题果然找到了,这应该是有高手在此布置了什么障眼法,让人无法看到上面的通道。”张禹认真地说道。

    他能够肯定,这个障眼法并没有半点阵法的气息,甚至连一点气息也没有,要不然的话,怎么可能在这里呆了一天都没发现。

    “障眼法……什么叫障眼法……”妮妮不解地说道。

    “就是迷惑人眼睛的法子……”张禹微笑着说道:“现在这里的问题已经找到,上面是一条通道,我想去看看,这条通道能通道哪里……不过在我看来,这里面八成是有危险的……”

    “你什么意思?不想带我去?”妮妮马上说道。

    “我这不是寻思着,咱俩要是都走了,万一有人进来,看不到咱们,到时候会说不清楚。”张禹低声说道。

    “你什么都不懂,万一惹什么祸呢?”妮妮直截了当地说道。

    “这个……”张禹一想,也是这么回事。

    妮妮随即说道:“行了,咱俩一起去,看看上面这条路,到底能通向哪里。”

    说完这话,这丫头也是直接,一步来到张禹的身边,跟着就往上跳。

    距离地面四米的高度,哪是直接就能跳上去的,张禹刚刚往上跳的时候,还借了一下力。

    妮妮原地起跳,根本摸不到棚顶,她双脚落地之后,看向张禹,说道:“抱我上去。”

    “好。”张禹见她一定要去,也没法阻拦,张禹蹲下身子,双手抱住妮妮的小腿。

    妮妮的下半身只是穿着短裙,一双大长腿都露在外面,张禹只是轻轻一用力,就将妮妮从地上拔了起来。他嘴里说道:“上去的时候抓住了。”

    言罢,他跟着一用力,便把妮妮的身子朝上面送去。

    妮妮按照张禹的话,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上面的石层。她跟张禹刚刚一样,先是眼前一黑,然后就能看到昏暗的甬道。妮妮双臂用力,爬入甬道之中。

    很快,她就听到后面有声音响起,回头一瞧,是张禹跳了上来。

    这条甬道能有一人多高,一眼看不到头,大概能有一米多宽。

    人在甬道之中,妮妮不由得一阵惊讶,错愕地说道:“怎么还有这样一个地方,我以前都不知道。”

    张禹爬到妮妮的身边,低声说道:“如此看来,你们岛上隐藏的秘密还不少呢……妮妮,巴瑟隆家的标枪少了两杆,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有人从这里进到巴瑟隆家的仓库,然后偷走了标枪……至于说,这条通道会通到什么地方,就不好说了……但是,能够知道这条通道的人,不见得是其他部落的人……”

    闻听此言,妮妮的心头一颤,担心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是我们部落的人做的……”

    “如果结合有人在背后偷袭你爹的这件事来看……很有可能是这个人故意偷走了标枪,意图挑起巴瑟隆家和其他家的争斗……”张禹认真地说道:“甚至连杀人的雕羽,也是从这里送进来的……”

    “这个人到底会是谁……我感觉他好可怕……”妮妮有些紧张地说道。

    她的身上本来都是汗水,可现在却感觉到背上发凉,寒毛直竖,甚至不自觉地打起哆嗦。

    但她片刻之后,还是说道:“不对啊……清点标枪的事情,我之前没有跟任何人说……那个人怎么可能会提前知道……偷走巴瑟隆家的标枪呢……”

    “妮妮,你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清点标枪的事情,是一家一家进行的。第一家是赖斯家,第二家是你们家,接着是京东安家,最后才是巴瑟隆家。在之前三家清点标枪的时候,如果有人想要把消息传递出去,让人通过这条暗道,进到巴瑟隆家的仓库,偷走两杆标枪,并不会是一件困难的事儿。”张禹说道。

    妮妮闻言,直接有点傻了,她结结巴巴地说道:“这个人……会不会就是……乌苏太……”

    “他的嫌疑很大……”张禹点头说道。

    “乌苏太……”妮妮狠狠地咬了咬牙。

    “妮妮……”张禹看得出来,妮妮明显是动了杀机,赶紧说道:“就算乌苏太的嫌疑很大,在他的面前,你也千万不要表现出来……如果被他察觉,麻烦恐怕会更大……”

    “难道我还要继续忍着……”妮妮委屈地说道。

    “如果乌苏太是背后算计你父亲那个人,那正面跟你爹动手的人,肯定也在岛上。乌苏太不可能有时间跑到这里来偷标枪,事情应该都是那个人做的。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将那个人给找出来。”张禹低声说道。

    “嗯。”妮妮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接下来就全靠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她又不自觉的抓住了张禹的手。

    张禹也将她的小手给握住,毕竟张禹也明白,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女孩子确实需要有一个肩膀来依靠。

    两个人缓缓地站了起来,顺着甬道朝前面走去。虽说一只手握着妮妮的手,但是张禹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攥住了七星刀。

    在这种地方,天晓得会不会遇到那个偷走标枪的人,一旦遇上,势必将是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死战。

    开始顺着甬道走的时候,因为有洞口下面的火光,前面比较昏暗,也能看个大概。继续往前走了一会,便是伸手不见五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