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少林gay僧

    夕阳下的姚西市美轮美奂,这名胜古迹颇多的三线旅游城市,已经提前步入了热闹非凡的夜生活。

    ‘哗——’

    雨伞街的一家名为‘涉足旅行社’的卷闸门拉了下来,拢了拢袖子,李佑铭脸上有种落寞的神色,踏步在这人来人往的城市中。

    漫无目的,犹如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在这座七百万人的城市里,他突然找不到自己的归宿了。

    在这钢铁森林里挣扎了一辈子的父亲,在上个月去世了,留下了这雨伞街的一间门面。临死前,他老人家唯一的遗愿是,不要用这间门面做别的生意,就一直是旅行社,即使是无人问津的‘杂牌’,也一定是旅行社。

    不知道是什么让他老人家这样的固执,但李佑铭莫名的觉得,遵照他的唯一的遗愿也许不错。

    涉足旅行社,听名字会很文艺,应该是能吸引大批的文青游客吧?

    但事与愿违,与涉足旅行社合作的景点,仅限于姚西市范围内的屈指可数。能去的地方就这么少,在自己的这旅行社里,甚至连导游都没有。员工到老板,都是自己。很少有人来报名,被名字所吸引而来,问得人多,可是一听只能去几个地方,实力微弱,基本都不会报名。

    “唉。人生漫漫,我就这么过去了么?才二十出头,突然就有种碌碌无为了。下半生怎么办?守着这间门面,遵照他的遗愿,清贫的过一辈子?可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

    李佑铭看着川流不息的街道,摸摸衣服兜,仅剩五十块。一个月来,这间旅行社就只接待过一次游客,盈利九百。也快山穷水尽了。

    “天啊,你要不还是杀了我吧。在大学打架被开除返乡,找不到一个稳定的工作,现在连祖传的旅行社都快关门大吉了,活着还有个毛意思。”

    抱怨着嘀咕着,李佑铭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附近一座古寺,从门外看了眼内里的大雄宝殿,突然觉得这每天经过的地方,比以往竟然更加的威严,就和真的有神驻进去了一样。

    “留步。”

    一声喊叫从背后响起。

    李佑铭波澜不惊的回头,却看见一个满脸玩世不恭笑容的年轻僧人,半倚半靠在大雄宝殿的门楣上。

    “叫我?”

    “你答应了,那就是叫你。”

    李佑铭叹口气:“小师傅有事么?”

    “有。呵呵,你走这里路过的时候,佛说看你有缘。”

    李佑铭顿时心生警惕,这是意味着自己要有卦了吧?一般的江湖骗子都是这一套,看与你有缘,你今天有卦云云。

    他们常见的套路一般是把你叫住,引起你的好奇心,然后慢慢的套你的话,在你不知不觉中,给你来一个危机论。只有他能解的危机论。你为了让心里安宁一点,多多少少肯定是要给人家钱的。

    但是一摸裤兜,只要五十块钱。李佑铭放下了心来……

    “要不我先去吃顿饭,然后你再跟我讲讲佛哪里和我有缘了?”

    自己的旅行社就开在这古寺附近,还是得互相照看一下的,保不准什么时候需要个帮助。先吃饭再说,不能让他把饭钱都套走了。和尚看你有缘,一般不找零。

    年轻僧人被逗笑了,一指李佑铭:“我要是你,我现在就立马回家戒斋沐浴,虔心祷告。然后准备迎接一尊大神。李佑铭,你要发家了!”

    李佑铭徒然一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哈哈哈。”

    年轻僧人狂笑了一声,看着李佑铭,认真的问:“用你现在全部身家,换一个你被老天爷抽中的机会,你换不换?”

    “……不换。”

    “……”

    年轻僧人愕然,惊骇的喃喃道:“不换?”

    “不换。”

    “被老天爷选中的机会,还不值你兜里五十块钱?不换?”

    年轻僧人像是听见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他看向李佑铭的眼神非常复杂。像是在看一坨屎,又像是再看一尊风轻云淡的大神。

    李佑铭心想,一碗牛肉面十五块,再加两个葱油饼我才吃得饱,这就又去了五块钱……

    皱眉说:“三十块换不换?”

    年轻僧人深吸一口气:“你很无耻,有我当年的风范。不换!”

    “那算了。”

    “等等。”

    “怎么?还有什么……你要干什么,岂有此理,大庭广众之下你为什么一言不合就脱裤子!”

    年轻僧人一边走向李佑铭,一边开始松开裤腰带,脸上有些急促,也有些愤怒:“必须换。不然我交不了差。”

    李佑铭看他解裤子,立马就察觉到了不对,少林gay僧么?后退几步,转头就跑。

    僧人大喊一声:“站住!”

    一手抓着裤子,快步就追了过去。

    李佑铭回头一看,他竟然追。暗道一声菊花不保,跑的更快了。

    “站住,你站住,我让你看一样你很感兴趣的东西。”

    李佑铭听得汗毛一竖,哭爹喊娘的就跑,跑的更快了。

    僧人看似体力不行,追了几步气喘吁吁,站住了脚,冷笑看着李佑铭远去的背影:“老天爷看上你是你的福分,必须换。给我回来。”

    话音落下,李佑铭只觉得全身瞬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禁锢住了,全身上下当场动弹不得。

    往身上一看,吓得鼻孔都张大了。却见全身上下,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裹上了一层淡淡流转的云雾。

    往身下一看,吓得都要都要哭泣了,自己竟然已经双脚离地。被这一股奇怪的云雾托到了半空之中,动也动不了。

    转头一看,吓得括约肌情不自禁的夹紧了起来。

    自己此时不受控制的被那云雾托到半空中转过了身,整个人被云雾束缚着叉开两条腿,呈大字型向着来时的路而去。而那少林gay僧,一边松裤腰带一边向着自己走来。

    “我给了我给了,别,别这样,都是邻居,传出去了对你们寺庙的影响不好啊。五十块我不要了还不行么?兄弟,大哥,活菩萨啊,五十块我不要了,你不要做不雅的事情啊。”

    李佑铭哭天抢地的大喊着。吓出了一层白毛冷汗,这还是个会法术的gay僧么?他是怎么弄的,自己怎么就不知不觉,被他捆绑束缚起来了呢?好吧,就算要玩我……我情愿你先把我灌醉。

    年轻僧人走到李佑铭跟前,笑道:“我真是要让你看一样东西。”

    李佑铭倔强的闭上眼睛,一行清泪划过脸庞:“不,我不看。”

    只听悉悉索索一阵,年轻僧人却从解开的裤子里,掏出了一个玉坠子。

    “来,戴上。”

    年轻僧人有些迫不及待的将玉坠子给李佑铭挂在了脖子上,李佑铭在这一刻闻到了一股他并不想闻到的气息,睁开眼看向这个玉坠子,并无任何特殊之处。

    有些疑惑的看着年轻僧人:“你施展法术困住我,就为了给我这个?”

    年轻僧人哈哈大笑,挥挥手,驱散了那一团云雾,李佑铭身体得到了控制权,从半空中坠落。惊骇的看着他,怎么也想不通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人是神仙么?

    “李佑铭,很高兴的告诉你,你现在继承了我的事业。你的人生从此就牛逼起来了,而我,终于可以去享受闲云野鹤的生活了。快点,五十块给我,也算是我卖给你的,不算赠送。”

    李佑铭这一次没有犹豫了,掏出崭新的五十块递了过去。试想,一个随手能把人捆绑束缚,随手能让人飞起来的神秘人,他会缺这五十块么?

    “再见。希望以后不要再见到了,对了,第一个任务大概马上就来了吧?嘿嘿嘿,准备去迎接你即将牛逼,但是却伴随着苦逼的生活吧。我也是这么过来的,慢慢的你就会习惯了。”

    还没来得及说话,李佑铭只觉得脑海里‘嗡’的一声响,整个人身体一僵就倒了下去。

    少林gay僧深深的看了眼躺在地上昏迷过去的李佑铭,笑着摸了摸头皮,将那层光头头皮一揭开,露出了里边的头发。他不是和尚!

    “系统挑到你这个继承人,还是很有眼光的。你虽然长得丑,但是……但是人品也差啊。李佑铭,希望你能完成我未完成的梦想。压力太大,我罩不住了。擅自摆脱系统的我,虽然只能再活半年就会嗝儿屁,但能享受半年的空闲时光,不用每时每刻那么大的压力,也值了。”

    言罢,这神秘年轻人快步走远,生怕李佑铭醒过来,把自己好不容易甩出去的锅又扔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