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欢迎光临

    快速洗漱之后李佑铭下楼,外边天还没亮,昏黄的路灯下停着一辆卡宴,明哥穿着两件大袄,背着大大的背包靠在车上抽烟。

    卡宴后边停着两辆三蹦子,车斗里拉着的全是新鲜水果、机器、钢铁架子,甚至还有招牌。

    李佑铭一看那招牌,乐了——阿明鲜榨果汁店。

    下边还有一行小字:天空之城唯一指定果汁店。

    “这么早啊。”李佑铭打了个招呼。

    明哥激动的吸了吸鼻涕,连忙道:“你终于来了,快别废话了,走走走。”

    坐上保时捷,没有一句废话,明哥风驰电掣的就往古寺跟前去了,后边两辆三蹦子连忙跟上。其实不用去古寺就能上云国,但是李佑铭显然不会告诉他……

    坐在宽敞的卡宴上,李佑铭左顾右盼,满眼都是好奇之色。

    “你这车不错啊。”

    明哥含糊的答应一声。

    李佑铭摩挲着下巴:“赶明儿我也买一辆。”

    现在至少挣的钱,有一部分是自己的了啊,不用每时每刻被死亡威胁,不用兜里的每一分钱都不敢用。

    钱挣得多了,尤其是有一部分是为自己挣得了,李佑铭寻思着生活条件也该上去了吧。瞅了眼明哥车上随意扔着的几包软中华,摸摸自己兜里五块钱的白沙。李佑铭心里感慨,好说歹说,也是身家百万的人了啊,以后不能亏待自己了。

    到了古寺前,几个工人帮忙把货卸下来,明哥付了钱之后就打发人走了。

    “李老板,劳烦你帮我搬下东西。”

    李佑铭打开了通道,耸耸肩:“我从来不干体力劳动,从小娇生惯养,骚瑞。”

    “哎呀,天都快亮了,这么多东西我得搬到什么时候啊。”

    “一趟一万。”

    “什么意思?”

    “我帮你拿东西,去一趟一万。这么多东西,我估摸我得跑一百多趟吧。”

    明哥连忙说:“我自己来吧。”

    说着,他自己开始往上搬起了东西。他才不傻呢,李佑铭说一趟一万,那他手里拿两个苹果上去一趟,也算一趟。抱几根钢筋架子上去一趟,也是一趟。你上哪儿说理去。

    往云国搬东西忒麻烦了,明哥一抱一大堆,李佑铭和他一起上去。然后又要一起从上边跳下来,这太累了。

    心里寻思着,什么时候把通道再扩大,扩大到足以让卡车开上去才行啊。

    系统的声音立马响了起来:“宿主,扩大到一千平米,您将享有一次往上去运十吨重物的特权。”

    李佑铭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

    七点多那会儿,明哥累瘫了,李佑铭也累得不行。说是一趟一万,但每一躺其实都要跟明哥一起的。最后默不作声的,李佑铭很自觉的帮他搬起了东西。不收费……

    最后,又找来了一个板车,两人把东西装进去,推着板车往上送,这才省了力气。

    七点半,朝阳初升,东西全部搬完了,明哥迫不及待的在他的指定区域里开始组装起了钢筋架子和摊位。

    李佑铭没打扰他,喊了一声:“你那车还用不用?停古寺门前,占地方。”

    明哥没空搭理他,随手将车钥匙扔给李佑铭,一句话也没说。

    李佑铭嘿笑一声,下了云国,开上明哥的卡宴并没有去上班,而是先在姚西市晃悠了一圈。然后吃了一顿超规格的五十块钱的早餐,这才开着保时捷去开门。

    来到雨伞街,李佑铭真的都以为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不大,不宽的雨伞街,到处都停的是车。最次的车也都是二十万往上的,人行道停的是车,大马路上停着车,商铺门前停着车,周围好几个停车场都爆满了。

    涉足旅行社的门前,排了一个长长的队伍。

    排在前边的有很多熟悉脸孔,全是昨天在这里来过的。这些人第二次来,可就不是单独来了,都是带着媳妇儿孩子父母,拖家带口来的。

    排在后边的人都是陌生脸孔,看来应该是听传说,自己摸索过来的。满脸懵逼,满脸茫然。费尽心思也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这家旅行社会这么火。

    老手在给新手讲注意事项,新手在到处询问:你也听说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啊?

    “记住,去那里旅行,你一定要做好保暖设施啊。知道爸爸为什么带十几件羽绒服么?”

    天真的孩子摇头:“不知道啊。”

    “咱们一家三口,顶多穿六件就够用了。但是还有好多人根本没准备,他们不知道上边有多冷。所以啊,咱们带十几件羽绒服,到时候就往出去租。一分钟一块钱就行了,比上边的价格便宜好几倍呢。咱们玩一会儿下来,租羽绒服的钱就回本了门票钱了。”

    “哇,爸爸你好有商业头脑哦。”

    “……”

    李佑铭在车里听见这番对话,脸都黑了。

    “老婆,你知道我为什么背一个氧气罐么?”

    “那里缺氧?可是也用不着背这么大一罐氧气啊。”

    “是啊,我们用不完。但是别人需要啊,咱们就做好心人吧,遇见缺氧的,就去卖氧气。吸一口五百块!”

    “哇,老公你好会做生意啊。”

    “……”

    听着这一番对话,李佑铭脸都绿了。

    “兄弟,第一次来吧?我告诉你啊,这里的老板特别奸。干啥都要钱,还死贵死贵的。别说你有钱,你就是再有钱,你也是往出去花的心惊肉跳。”

    “是嘛?”

    “那可不是嘛?一包卫生纸都卖五百呢。”

    “那怎么办?”

    “现在别排队了,赶紧去买生活用品和保暖用品,千万别被老板坑了。”

    “兄弟,太谢谢你了。”

    “……“

    听见这番对话,李佑铭脸都红了。

    坐在卡宴里,李佑铭硬是不敢下车啊。

    人太多了,他都不知道昨天一夜发生了什么,细数之下,约莫一两百号人堵在涉足旅行社的门口呢。

    一想到自己一个人要接待几百号人的团体,李佑铭深感毛骨悚然,会累死的吧?

    灵机一动,李佑铭连忙掏出电话给扬子打了过去。

    “喂?是李老板啊,有什么事么?给我打电话怎么了?”

    “别废话了,喊得到信得过的兄弟么?”

    “那不是事儿,谁找李老板麻烦么?我马上叫人,对方有多少人?”

    “两三百号。”

    “……你给康哥打电话吧。”

    “麻利的,不是打架……”

    李佑铭把事情说完之后,又道:“你多喊些信得过的兄弟,过来帮忙,维持秩序。一天工资一千块。有人干不?”

    “一天一千啊?我去,我马上喊人。肯定是争着抢着想来干活的。月入三万,怎么可能没人干?要多少人?”

    “至少需要二十号。”

    “没问题。”

    “……”

    打完了电话,李佑铭这才开着保时捷卡宴,冲上台阶,在一大帮抱怨、咒骂声中,强行将车停在了自家旅行社的门口。

    “草泥马,会停车不?”

    “开个破卡宴,看把你狂的。”

    “还有没有素质啊。”

    “……”

    在一大片咒骂声中,李佑铭下车,笑看众人说:“欢迎光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