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阴谋来袭

    李佑铭正在春风得意之时,另一个审问室里,却发生了这样的一幕。

    熊强哭诉了好久的冤枉之后,渐渐冷静了下来,对警官说:“我可不可以打个电话?”

    “不行。”

    “我给我的律师打电话,我是被冤枉的,我需要被洗刷清楚自己的冤屈。”

    那警察想了想,见笔录也做的差不多了,犹豫了片刻还是答应了下来。

    而熊强打给的却不是他的律师,是给他的老丈人。

    “喂,爸,我现在在派出所里,我被冤枉了,你快想想办法啊……”

    于是,熊强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电话那头始终沉默,等熊强说完之后,过了好久,才说出了一句话:

    “不要声张,这件事呢还有转圜的余地。你现在重新录口供,你说你之前都是乱说的。告诉警察,你就是想买他的房子,也确实叫了人准备去恐吓李佑铭。但是,你去了他的店里之后,却发现他刚送走了几个看起来就像坏人的人,还给他留下了一个背包。然后那些人把你们打了,离开了,然后才发生接下来的事情。记住,重新录得口供里,一定要有你的这句话,一定要说你们去的时候,有一群看起来像嘿社会的人给他留下了一个包,而你们不知道那里边是什么。”

    熊强心中一惊,背后白毛汗都出来了。还是老丈人阴啊,自己这脑子都能想到说了这件事之后,事情会发生怎样的转变。这简直就是从不明显的破绽里找到雷霆一击啊。

    是的,唯一的转圜余地,唯一的不被判抢劫罪的方式就是——倒打一耙。

    熊强声音有些颤抖的道:“可是,只有我一个人说,不算数啊。那几个……”

    “嗯,现在开始什么都别说了,别声张。晚上你会被拘留,和那个房产经理,还有你的几个马仔会关在一个拘留室里,并且看守你们的警察会有事出去五分钟。这个时间够了么?”

    “够了够了。”

    “记住,别声张。千万别声张,让那几个人也千万别声张。这件事情,默默的处理掉。今晚,你就当做你们彻底完蛋了,千万不要仗着没事儿了就嚣张跋扈。”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熊强挂断了电话,那警官皱眉问:“你确定你是在给你律师打电话?”

    熊强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是。警官,我……我……我这得判多少年啊。”

    警察听他这么说,心里疑虑没了,呵笑一声:“到时候有检察院和法院判,我说了不算。”

    “哦。”

    熊强低垂下了脑袋,眼里却闪过一抹冷笑。

    有势力有背景的人,是绝对不会嚣张的喊什么我爸是xxx,我特么是xxx的人。

    这年头,越嚣张,死的越快。偷偷的默默的处理了,比什么都强。咬人的狗,他不叫唤啊……

    另一边,李佑铭伸了个懒腰:“警官,我可以走了么?”

    警察看了李佑铭一眼,面无表情的道:“不行。”

    “为什么啊?我是受害者啊。”

    “你那三百万是哪里来的?”

    “我赚的啊。”

    “哦……”

    警察点点头,想了想说:“先拘留一晚上吧,我们会进行调查的。”

    李佑铭闻言,心中一跳,不好!

    “不是,警官,到底怎么回事啊?你们可以调查的啊,为什么要拘留我啊?”

    “带下去带下去。”

    警察挥了挥手,然后对李佑铭投去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他对李佑铭也是很有好感的,但是他也没办法。有人要整他。

    当李佑铭被押下去,路过他身边的时候,这警察想了想,露出一丝呵笑的表情:“先别急着喊冤枉,你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呵呵。”

    正在和押他的警察争辩的李佑铭闻言一愣,看向那个假装若无其事收拾文案的警官,眼里投去一丝感激之色,心中巨震。

    这警官故意给自己提了个醒啊。大恩不言谢。

    但是,这……这熊强还真尼玛能折腾啊。黑白颠倒,倒打一耙,简直是神了。

    和自己说熊强临时起意抢劫一样,是根本就说不清的事情。

    进了拘留室之中,李佑铭就开始想法子脱身了。但是他想了很久,发现这竟然真的是死路一条啊。是啊,自己的钱怎么解释?谁会信一个小旅行社一天盈利三百多万?

    找来自己的游客对质么?那会暴露自己云国的。

    李佑铭坐在角落里,陷入了沉思。

    提审了熊强一伙的办事员拿着笔录档案正要封存,黑暗中出现一个声音:“等一下。”

    警员一愣:“唉?蒋所?”

    “嗯,给我。你不管了。”

    警员愣了愣,非常聪明的点点头:“对了蒋所,我发烧感冒了,想请三天假……”

    “批了。现在你就可以走了。”

    “谢谢蒋所。”

    这姓蒋的男人看着办事员走远,拿着那熊强等人的口供档案回到办公室里,随便翻开看了看,大概就知道了事情经过。毫不犹豫的扔进碎纸机,撕拉一声,全部没了。

    昏暗的办公室里,蒋所长点燃一根烟,抽了很久,直到烟屁股都烧没了,电话才响了起来。

    “喂。查的怎么样?”

    “蒋所,这个李佑铭背景干净,只是开了一家旅行社。这两天生意火爆,发现了一个古寺,很多人去他那里游玩。在这之前他是学生,前段时间有过进派出所的档案,是和同学发生斗殴,属于民事纠纷。他父母离异,父亲几个月前死了,是他母亲花费五千元取保金将他保出来的。有档案记载着。他母亲身份不详,没记载……”

    蒋所眉头一皱:“身份不详?”

    心中狂跳,机关内的人就怕遇见这种身份不详,或者是根本没有档案却又并非黑户的人。这种人的可怕超乎你的想象,基本上拥有这种查不出身份的人,各个都是手眼通天的人物。

    电话里的人说:“不清楚,那边派出所的档案记得是,他母亲保的他。但是没有他母亲的姓名。李佑铭是独立户口,找不到任何关于他母亲的记录。名字也没有。”

    “好的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蒋所再次点燃一根烟:“这……身份不详?民政局总该会记录的啊,怎么会完全没有信息呢?是黑户,还是……”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里边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小蒋。”

    “嗳,领导。”

    “那个贩毒的案子查的如何了?”

    蒋所心中一跳,举棋不定,终于,深吸一口气心中暗暗安慰自己:肯定是黑户,没这么多的身份不详的吧……

    “嗯,领导放心,案件即将有突破了。”

    挂断了电话,蒋所狠狠掐灭了烟头,走向拘留室。

    拘留室中,熊强几人被分别用手铐锁在不同的角落,屋里有个值夜的警察靠在弹簧床上正看电视呢。

    “小刘啊。”

    “蒋所。”

    “嗯,去帮我买包烟。”

    “好嘞。”

    小刘离开后,蒋所瞅了眼屋里蹲着的几个人,关上门大踏步离开了。

    熊强眼珠子一转,看向那几个唉声叹气的人,清了清嗓子道:“我说个事。”

    “……”

    ps:粉丝值100以上的读者,可以加污盟的新群,作者君常驻的vip至尊群。希望能把群活跃一点吧,大家也可以直面作者君,给提一些书中的意见。一起开开车什么的~~

    点个名啊,经常在ps里出现的几位老铁,我真心期待你们加入。

    入群请爆粉丝值截图。谢谢啦。

    嗯,别的作者都有正版老铁集中营,我也是时候组建起点禁卫军了。

    号码:5/3/3/1/5/1/1/0/7……不能连起来打,否则会和谐。五三三幺五妖妖灵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