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完犊子咯

    “唉,你说我得怎么脱身啊。”

    李佑铭坐在角落里自言自语。

    同样是一个黑暗的空间里,两个萌妹子看着这一幕,高兴的拍掌庆贺。你李佑铭也有今天啊!啊哈哈。

    “宿主要不逃跑吧。”

    李佑铭撇撇嘴:“我就知道你不盼我好,让我越狱。”

    “宿主你想怎么办?”

    “我不想怎么办,以不变应万变。嘿嘿,你多高啊?”

    萌妹子语气冷了下来:“宿主不需要知道。”

    “那你胖不胖啊?多少斤?”

    “宿主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

    “那你平时穿着打扮是休闲风,还是成熟的ol路线啊?你喜欢穿什么颜色的丝袜啊?黑色是成熟,肉色是风骚。红色是骚浪贱,彩色是有童真……”

    系统即将要崩溃了:“宿主完全不操心自己的处境么?”

    “操心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宿主……”

    “那你干这个工作,家里父母允许么?他们知道你是干系统这个工作的么?”

    “宿主你好烦。”

    “你干这个,一月能挣多少啊?我以后退休了,是不是也进入你们系统去操控别人的人生啊?”李佑铭眼里有憧憬的说。

    萌妹子落败了,垂头丧气的对着麦克风说:“今天的会话到此结束。”

    “别啊,别走啊。喂,系统,谁先走谁生孩子没**儿。你要是不跟我聊天,你就平胸,矮胖子,长狐臭,生脚气……”

    “宿主,你过分了!”

    “那你什么罩杯啊?”

    “宿主……今天我给你说晚安行了么?我说,今天我真的给你说晚安,不要再聊了好么?”

    李佑铭为难道:“那你告诉我,你今天穿的什么颜色的小裤裤,我就不骚扰你了。”

    “你很烦哎!”

    “说嘛。”

    “你真的都不担心你的处境么?”系统彻底崩溃了。她发现,无论任何事情竟然都没办法让这个可恶的宿主变得惊慌失措。而她,乐意看见李佑铭倒大霉。可是看不见啊,这是个问题。

    李佑铭眼里闪过一抹嗤笑之色:“处境?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我想,不说姚西市,在咱们省,除非我光天化日之下杀人了,要不没人办的了我。”

    系统萌妹子一愣:“为什么?”

    李佑铭又道:“那你今天穿的是不是红色的小裤裤?”

    “宿主……”

    “好吧好吧,那你告诉我你穿的什么颜色的罩罩总行了吧?你要是不说,我等会儿再问一次。说了之后,我们就不聊了。”

    “黑……”

    “黑色啊,黑色是成熟,喜欢黑色罩罩的,一般都是b以上的罩杯。毕竟其他颜色比较童真嘛,胸小才会穿。你应该在25-30岁区间吧。哇,我喜欢的御姐唉。这个年龄阶段,喜欢配套。你穿黑色的罩罩,那肯定会配套黑色的裤裤。对不对?”

    那黑暗的空间里,系统萌妹子一把掐住话筒,整个人全身颤抖了起来,脸色通红,在强忍一股按下那个红色按钮的怒气和冲动。

    “啊,宿主你太过分了。”

    “那我们赶紧睡吧。”

    在萌妹子爆发的边缘,李佑铭连忙见机行事的说了一声。萌妹子当场吐血,只觉得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这无耻之徒,把人弄得怒火滔天,一句睡吧,又想跑掉。让满腔怒火无处发泄啊。

    系统不说话了。

    李佑铭过了一会儿,又试探的道:“喂……你刚才答应我说晚安的,不说就会生孩子没**儿。你别和自己过不去,我会难过的。”

    “宿主,我草拟麻痹!”

    “你没有那个功能。晚安。”

    “啊啊啊……晚安。”

    “……”

    凌晨两点,拘留室里忽然发出尖叫声:“冤枉啊,冤枉啊。”

    “我们被人诬告了无处伸冤,让我们死个痛快啊。”

    “我要原地爆炸了!”

    “……”

    拘留室里,那警员小刘都被惊呆了,却见那几个混混青年发疯了一样,歇斯底里的用脑袋撞墙。

    他一边安抚,一边急忙的拨打电话,呼叫增援。

    事情闹大了之后,几人被分开关押,有警员当着所有人的面问熊强他们为什么喊冤枉之后,熊强哭诉:

    “我们是被冤枉的,但是我们不敢说。我们本以为李佑铭是个小角色才欺负他,但是没想到卷进了一场惊天大案。我们一直不敢说,但是现在一想到,说了是死,不说就是抢劫罪重判,还不如说了呢。我们要翻供,我们要检举。”

    周围警察都不断嗤笑。而这时,一个中年警察却满脸严肃的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检举,李佑铭和一宗贩毒重案有关联。”

    ‘哗——’周遭人彻底懵逼了。

    立即分开重新提审,而当有人去取他们之前的口供档案之时,却发现口供不见了。而管理口供的那个警员,突然发烧感冒请假回家了,他说他没见过那些档案。之前录口供的警察,开始了你推我我推你,互相推卸责任。

    于是,档案成了悬案,谁也不知道档案到底去哪里了。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开始重头审问。

    “姓名。”

    “熊强。”

    “……”

    “你们是怎么抢劫李佑铭的财产的?”

    “冤枉啊,我们根本没有抢劫。我们当时是想去强买他的店铺,但是去的时候,却发现他的店里有十几个穿着皮夹克,操着外地口音的精悍男人在场。将一个黑色的背包给了李佑铭,每个人身上都带着刀,有一个腰里还别着枪械。我们去的时候,还有一个男人坐在李佑铭的店铺里吸鸦片。去了之后,我们就被堵住了,然后被暴打。并且被威胁说,如果敢说出去,就要了我们全家的命。”

    “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一开始才没有说李佑铭的这件事的。但是现在忍不住了,必须要说。”

    “……”

    午夜,四名警员带着手铐脚镣来了,哗啦一声打开拘留室的门,看了眼里边睡得迷糊的李佑铭,不由分说的将重刑犯才会用的手铐脚镣给他靠上。

    “干嘛呀?”

    “重新提审。配合点。”

    “咔-”

    灯光打在李佑铭的脸上,看不清前边站了多少人,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问:“李佑铭。如实交代你的赃款共计362万元,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什么人给你的?什么时间在什么地方给你的?”

    李佑铭心中一激灵,对方没有说‘不明财产’直接说赃款。这事情大发了。

    黑暗的空间里,系统萌妹子哈哈大笑:“完犊子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