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背后黑手

    早上十点,经审核,确认熊强等人不构成犯罪,于是把他们放走了。

    熊强等人出了派出所,只觉得恍然隔世,有种两世为人的感觉。

    那张经理摘掉眼镜擦了擦泪水,都被吓哭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自由的天空了呢,那个孙子可真阴险啊,差点就给咱套了个预谋入室抢劫的帽子。三百多万呐,这不得把牢底儿坐穿?”

    熊强自得一笑,没有解释什么,心中发狠,李佑铭这次老子不把你整死,我就是你孙子。

    本来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件芝麻绿豆大的事情,结果神他吗能想到李佑铭这孙子屯了三百多万现金在屋里,差点就让他得逞了。也得亏是自己有个牛逼的老丈人,才免了这一劫难。

    不过,让自己动用了这么大的人情关系,还给老丈人留下了无能的印象。这个仇熊强觉得自己肯定得报,不把李佑铭整死,他就觉得自己算是亏了。

    遣散了其余几人,熊强连忙驱车去了老丈人家里,规规矩矩的坐下之后,低着头是看也不敢看老丈人那张阴沉的脸。

    “废物!”

    两鬓斑白的老头抓起茶缸子,狠狠的砸在了熊强身上。

    熊强连挡都不敢挡一下,身体一颤,脑袋垂的更低了。

    “唉,算了,事情已经出了,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得把余孽彻底按下去。你懂我的意思吧?”

    熊强连忙点头:“爸,你说该怎么办。”

    老头点燃一根烟幽幽抽了一口,三角眼里闪过一抹阴狠之色:“这件事情必须要按下去,要从快,从重,低调的处理。首先就是不能引起其他任何人的注意,让这件事只在他们派出所范围内流传就可以了。让市局也只是稍微知道一点,但不知其详。这件事情经不得深入调查,漏洞还是太多了。”

    “那怎么弄?”

    “那个李佑铭无父无母无亲人?结婚了没有,媳妇呢?”

    “没有,他好像从小就没母亲,他爹前段时间死了。还没女朋友呢,过硬的朋友也没有。”

    “孤家寡人一个?那就好办了。”

    “怎么办啊?”

    “现在已经给他坐实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那么接着就只需要烧一把火了。”

    “什么火啊?”熊强问道。

    “你想办法去联系些道上的人,那些小瘪三啊,混混之类的。让他们把零碎的白面儿给你,你想办法藏进那个李佑铭的家里,藏得隐秘一点”

    “啊!”

    熊强惊了一跳,情不自禁的就有些开始颤抖了起来。这太夸张了,太可怕了。

    老头继续说:“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已经坐实了,那么只欠东风,只需要一丁点的白面儿在他家被发现,立马就坐实了他是个不需要审问。你中午三点之前把这件事办成了,他下午就被押进看守所。我运动一下,明后天就提交检察院。争取一个礼拜内把他枪毙了。”

    熊强惊得瞠目结舌,整个人都赶紧不好了。他也只是想想要把李佑铭整死,却没想到做这么绝。不由得,对这个老丈人更是惊惧了几分。

    太可怕的心机了。太阴狠的招数手段了。

    说的轻飘飘的一句话,争取一个礼拜之内枪毙。

    熊强着手去办这件事,他却根本不知道,他从他老丈人家一出来,就被人跟上了。

    扬子开着一辆不显眼的普桑,默默吊在后边,面无表情的盯着他那帕萨特,不紧不慢。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傻子的,别看张康有时候挺憨,精明的很。不用老徐交代,张康自己就知道,熊强一出来肯定要整幺蛾子。

    扬子跟踪了一会儿工夫,就看见熊强找到了一个道上的二流子,皱皱眉头,给张康打去了电话,打电话的同时,无师自通的用手机拍照,留下了张康和那二流子勾肩搭背的场面。

    张康知道熊强的行踪之后,心里就明了了,那二流子是他市流窜过来的悍匪,做的什么勾当他清楚的很,一知道熊强联系这人,心里就把熊强的计划猜的**不离十了。

    于是,张康又连忙给徐市长汇报了起来。

    徐市长听完后,笑呵呵的挂断了电话,坐在办公室里一边批改文件,一边有些好笑的自言自语:“暗中搞事情?我还以为你把你女婿弄出来就得了,没想到你还是这么谨慎啊,要把所有的威胁苗头全部一下子按死。厉害了我的哥,那我就烧一把火,偏偏不让你低调处理。”

    “”

    派出所里。李佑铭得到了贵宾的待遇。

    为了避免李佑铭这个“魔术师”层出不断的幺蛾子,蒋所直接将他关到了门卫室里,锁在暖气片上。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门卫室这种地方,一般是值班的人坐在里边看电视,打盹的地方。别的没有,就是二十四小时有人。

    “嘿嘿,劳驾,给个座儿啊。”

    李佑铭蹲在暖气片下边,笑嘻嘻的说。

    老警察瞥了他一眼,呵笑道:“都是完人了,还坐什么坐啊,蹲着吧您嘞。”

    李佑铭眉头一挑:“你凭什么说我是完人啊?”

    “要完了的人呗,得罪了你不该得罪的人。事情我也都知道,这会儿尘埃落定,我也没啥不敢说的。你说你那破店,卖给人家不就行了呗?强硬个什么劲儿啊,现在钱也没了,未来也没了。”

    李佑铭哈哈大笑:“你确定是我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什么意思啊?”

    李佑铭摇摇头:“没什么,对了,有火么?借个火。”

    老警察想了想,这没什么可拒绝的,便将自己的打火机扔给了李佑铭。

    李佑铭在身上摸了摸,不由得暗拍额头,张根子走的时候给扔了一包中华,留在那个拘留室了忘了拿出来。

    不由得,又腆着脸说:“麻烦,再借个烟。”

    老警察都被李佑铭的无耻惊呆了,瞪大眼睛看着他说:“你直接说想抽烟不就得了!”

    李佑铭讪笑一声,接过老警察的蓝白沙点燃抽了一口:“咳咳,你这烟不行。我就爱抽中华。”

    老警察脸都黑了:“你这不是贱得慌么?不,是我贱得慌。曰了人家,又嫌人家丑。我也觉得中华好抽呢,你给买啊。”

    李佑铭嘿笑:“我这人别的没有,就是有钱,就是仗义。多大点事儿。我给你买就我给你买。”

    老警察嗤笑一声:“马上就是牢底坐穿的人了,跟我说这些大话呢?”

    李佑铭耸耸肩膀:“那我们打个赌,我今天就能出去,你信不信?”

    “不信。”

    ‘吱'

    门外一连串的刹车声响起。

    老警察惊了一跳,抬眼一看,却见七八辆警务suv,在一辆奥迪a6的带领下,横冲直撞了下来。

    看见为首那车的车牌,老警察惊得冷汗都下来了,慌忙戴上帽子跑了出去。

    李佑铭蹲在暖气片下边嘿嘿一笑,一脸胜券在握的模样。只是心里疑惑,张康那些角色,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么?

    他根本不知道,后边其实是徐市长在兴风作浪。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uu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