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初次见面

    老徐装作没事儿的人一样,和市局长合作,开始亲自审理李佑铭案件的疑点。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里边的漏洞太多了,简直就是强行黑。这诬陷的水平太落后,也许是时间匆促,根本来不及设好天衣无缝的圈套吧。

    半个小时之后,忽然接到群众举报,说有人藏毒。

    当即特警出动,前去抓捕。

    而熊强这个时候刚带着几十克的粉末,偷偷摸摸的来到了李佑铭的涉足旅行社里,他本想是偷偷的放进去,料那破旅行社也门可罗雀。

    但是来到这里后才发现,这哪里是门可罗雀,简直就是人山人海啊。

    本来计划的是偷偷进去,将东西放进去,然后偷偷的离开,神不知鬼不觉。现在这么多的人,你就算是只苍蝇,也别想悄无声息的飞进去。

    熊强骇然的瞪大眼睛,仔细侧耳一听,这些人竟然都是来旅游的,都是来找李佑铭报名的。心中震惊,这里的生意这么好么?

    就在此时,一排武装车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众人都有些讶然的看着这一溜烟往下来跑的真枪实弹的特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特警一下车,就开始将所有人都圈在了其中,不准离开,挨个的搜身。

    熊强一看见这么多的特警,一想到自己身上带着那么多的面粉,心中有鬼,尿都要吓出来了。正想要偷偷的掏出来,随便扔到谁的兜里,嫁祸栽赃过去。

    可是正要有所动,一个特警端着枪大踏步就走了过来,双目如炬直勾勾的盯着熊强。

    熊强心脏都紧锁成了一团,根本没有任何的多余心思,拔腿就跑。

    “站住!”

    “站住,再不站住就开枪了!”

    “”

    他因为心虚一跑,特警都被吸引了,立即有十几个人追了过去。闹市之中最终还是没有开枪的,一分钟的功夫,熊强就被人按在了地上。

    当四个人按住他,将手铐带上,将他死死踩在地上之后。熊强眼泪都下来了,心里一片绝望,他知道,就算自己的老爸是在国务院打卡上班的,这一次自己也完蛋了。

    当特警在众目睽睽之下,从熊强身上搜出一包面粉的时候,围观群众哗然一声。

    这个时候,熊强知道,就算自己的老子是联合国秘长,自己也玩完了。

    当四五个黑洞洞的枪口驾着他,黑头套一带,十几个人押送着他往防暴车里去的时候。熊强知道,就算自己的老爸是外星球的王子,自己也完了

    “冤枉啊!”

    上车前,他歇斯底里的发出了这么一声嚎叫。

    这边刚抓了熊强,那边的特警又来了,两边一合,戴着黑头套的熊强听见了一声悲痛的哭喊:“我需要医生,我大腿挨了一枪,我需要保外就医!”

    这声音,正是卖给自己面粉的那流窜二流子。

    一不做二不休,扬子一通电话,不仅把熊强端了,把那流窜到姚西市的二流子也给端了。

    那二流子也是背时,流窜这么些年,因为谨慎,从未失手。偏偏卖给不吸毒的熊强的时候,给遭了秧了。

    一起押赴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手铐脚镣一带,熊强和二流子一见面,一个哑然,一个悲痛。

    二流子歇斯底里的冲上去就是一脚:“啊,我草泥马,你不得好死。你狗曰的卖?”

    熊强畏惧的躲闪。狱警连忙上前拉开。

    二流子却是个滚刀肉,歇斯底里的挣扎着喊:“反正我是死刑,我死之前让我弄死他吧。害人不浅的东西啊,让我弄死他吧。妈个鸡,你最好祈祷别跟老子蹲一个号子里。要不我弄死你。”

    熊强火气也上来了,哪跟哪啊,本来只是想买李佑铭的门面,现在倒好,成了死路一条。

    那狗曰的老丈人啊,你把我坑死了。你女儿倒是可以再嫁,我呢?妈的,你说你干嘛非要把李佑铭往绝路上逼啊,现在我上了绝路了。

    一想到这里,熊强眼里火光都出来了,大吼一声:“反正我也是死刑了,我十张嘴也说不清了。我检举,我揭发。不是我要这样做的,我是受人指使”

    立马有人火速进行提审,一个小时的功夫,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取得了熊强报复性的检举口供。

    上边说是谁谁谁指示的,说是前因后果,为什么要这样做。

    其实熊强是自己吓唬自己,他身上的带毒数量不够,属于栽赃。他本身不吸毒,也不贩毒。两方面加起来,其实最多判十来年。如果不检举他老丈人,他老丈人等一两年后风平浪静活动活动,他也就出来了。

    可他不那么想,他只想到十几克啊,这尼玛得枪毙好几次呢。再加上李佑铭肯定还得落井下石,说自己抢劫他三百多万未遂,才起的栽赃陷害的心思。两面一总合,肯定是死刑。

    所以说,跟这些法盲没办法说话。

    本来不是绝路,熊强这么一检举,不是绝路也是绝路了

    后果就不说了。熊强这还不算举报有功,该判多少还判多少,举报和不举报,屁用都没有。

    在某小区里正在等待结果的那老爷子,忽然听见了敲门声,心中一跳,犹豫了一下去开门。

    打开门,却见四个警察站在门外,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穿着西装的年轻人。

    年轻人面无表情的拿出一张身份证明:“我是纪检委的xxx,现在你被双规了。”

    那老爷子闻言,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整个人双腿都开始发抖了。

    警察又上前一步说:“我是市局重案组的组长xxx,你涉嫌一桩特大刑事案件,现在由纪检委交由我市局看押。请配合一点。”

    手铐一带。那老爷子痛哭流泪:“完犊子咯。”

    事情真相已经大白了,没怎么审问,那老爷子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签字的当场,纪检委就发出了开除和免职的通知。因为又牵扯了刑事案件,所以他被押到了看守所。

    到看守所的时候,熊强正痛哭流涕的坐在板凳上理头发呢。几铲子下去,一个大好青年就那么成了劳改头。

    那老爷子一眼就看见准备痛改前非的熊强,一种吃了屎的感觉油然而生。啊呀大骂一声,扑过去就掐。

    熊强甚至还没来得及打招呼,爸,你也来理头啊?

    整个人就被按在了地上,这老爷子在怒火攻心的状态下力气奇大,好几个人都拉不开。熊强又窒息又怕,下体失禁,一个屁把屎给崩出来了。

    好一番调节,才把两人弄走。彻底完犊子了。

    几个小时的时间,抓住机会推波助澜,始终未曾露面,露面也胜似不露面的幕后煮屎人徐市长,这一招玩的实在是厉害了。简直就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啊,谁都不知道幕后人是谁的情况下,三下五除二,竟然把对家连根拔起。而自己,还落的个为民做主的美名。

    哎呀,不得不服老徐。

    一切尘埃落定。

    待得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

    当李佑铭从派出所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马路对面的绿化带里菊花盛开,老徐杵在那儿露出一张脸来,他在丛中笑。是那样的灿烂

    嘴巴一咧:“初次见面,我叫徐有才。”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uu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