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空手套白狼

    从未有过如此穷困潦倒的时刻,李佑铭现在坐拥几十上百亿的身家,兜里一分钱都没有。

    晚间,问张笑借了五百块,买了包好烟,顺便给自己的保时捷加了个油。李佑铭再次山穷水尽,用兜里仅剩的三十多块钱在路边上吃了一碗炸酱面。

    正吃着呢,一辆奥迪r8开了过来,那让人热血喷张的发动机轰鸣声一传来,整条街都被炸醒了。

    车门慢慢打开,先是迈出一条穿着水晶高跟鞋的**,接着,是一个带着嘻哈歌手风格帽子的脑袋,以及散落在身后的披肩长发。

    虽然看脸朦胧,但是却让街上的路人都看醉了。多美啊。豪车配美女,这气质,这身材,这长相,虽然看不清长相,但是可以想象嘛。

    李佑铭吃的正香呢,一阵清风袭来,接着对面就坐下了一个人。红唇启合,犹如银珠落盘的声音响起:“李老板很接地气啊,几十个亿的身家,开着718来吃六块钱一碗的炸酱面。”

    李佑铭就火了,谁特么规定的我就不能吃路边摊了?六块钱一碗的炸酱面怎么了?我倒是想顿顿美味珍馐,问题是没钱啊。不说几十个亿还好,一提几十个亿李佑铭就想发狂。

    抬起头来,火又压了下去,讪笑一声:“周小姐也是好雅兴啊,开着几百万的车,专门来路边摊看我吃炸酱面。”

    周若琳一愣,没想到李佑铭会这样说话,这话里容易让人想歪啊。当即红着脸说:“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佑铭剥了个蒜往嘴里一扔,嘎嘣嚼着说:“打扮的这么美来专门看我直播吃面,你还说你不仰慕我。”

    “我……”

    周若琳百口莫辩,她已经尝试到了李佑铭的伶牙俐齿,心知他就是个嘴强王者。转移话题道:“我来找你其实是想……”

    李佑铭伸出一根食指:“我明白。”

    “明白就好,那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怎样才肯给我批一块地?”

    李佑铭喝了口面汤说:“哪里的地?”

    “天上地下我都要,中转山的,天空之城的,我都要。”

    李佑铭扔了十块钱在桌子上,打着嗝儿说:“不用找了。走,出去说。散散步消消食。”

    周若琳连忙起身跟在他后边,一路沉默,谁都没有开口。

    周若琳叹口气:“你倒是说啊,究竟怎样才肯给我批一块?”

    李佑铭嘿笑道:“规则,徐市长已经给你说的很清楚了。不用再来问我。”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李佑铭笑着不说话,只顾着懒洋洋的散步。

    走着走着,周若琳又道:“其实,还有一件事。”

    “你说。”

    “三天的期限已经到了,我对不出那副对联,我认输了。但是,你那个对联纯粹就是刁难人的,我不相信你能对的出来。”

    李佑铭纳闷的抠抠后脑勺:“什么对联啊?”

    “看吧,我就知道,果然你自己也对不出下联来。好贱啊,竟然为了刁难而刁难。”

    李佑铭皱着眉头想了好久,这才记起来在温州商会的时候,自己临走前是给周若琳出了一副对联的。打了个赌说,如果三天内她对上来了,就算自己输。如果她没对上来,那她就考虑投资自己五千万。

    可是,李佑铭早已今非昔比。现在已经不把五千万看在眼里了。

    “你……说说上联是啥来着,我忘了。”

    周若琳眼里当即闪过鄙夷之色,用这种借口的人还真是少见啊,自己出的刁难人的上联,他竟然说他忘了。

    好,那我就说出来,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下台。

    “你给的上联是:课演六爻内卦三爻,外卦三爻,爻鸭浮江,数数三双多一只。”

    “这个啊……”

    李佑铭迟疑了,迟疑不是因为记起来了。而是觉得这绕口令一样的,听都听不懂嘛。

    周若琳冷笑一声:“我虽然输了,但是你的下联呢?如果你没有下联,其实我也没办法让你兑现什么承诺,但是我会看不起你。你竟然出这种根本没有下联的对联,来刁难我。”

    李佑铭翻了个白眼:“谁刁难你了啊。”

    “算了,不说这个问题了。还是谈地吧,究竟要怎样你才给我批一块地,要多少钱?”

    李佑铭就看不惯她这种看不惯自己的样子,这么漂亮个女人,眼里全是不屑。那还了得?

    “还是说对联吧。上联是啥来着,你再说一遍,我又忘了。”

    “你……算了,揭过吧。”周若琳皱皱眉头,心道这李佑铭怎么是个不要脸的人啊?这样纠缠着有意思么?

    “你再说一遍。”

    “课演六爻,内卦三爻,外卦三爻,爻鸭浮江,数数三双多一只。”

    李佑铭点点头,沉思片刻,在周若琳冷嘲热讽中说:

    “听好了,下联:棒长八尺,随身四尺,离身四尺,尺蛇入谷,量量九寸零十分。”

    说完之后,李佑铭背着手转身就走。

    周若琳整个人如遭雷击,呆愣的站在当场,嘴唇不断的呢喃,自言自语的重复着李佑铭的下联。

    “棒长八尺,随身四尺……这……这怎么可能?这是绝对啊,他怎么随口就上下联齐了?”

    别人不知道,只有周若琳自己心里清楚。自从李佑铭出了那个刁钻的上联之后,她可谓是茶不思饭不想。每天都在请教认识的学者,可是得到的答案都是——此联无下联。

    这意思就是,绝对。不可能对的出来了。

    结果。李佑铭又是随意的张口就对出来了?

    周若琳看着李佑铭的背影,萧瑟,高手寂寞。眼眸之中星星点点,只觉得心头轻颤。

    周若琳连忙几步追上去,大喊一声:“厉害,我佩服你。从今天起,我以后再也不会在你面前谈论诗词歌赋了。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我答应你投资你五千万,这五千万算我送你了,你想让我投资在什么地方,我就投资在什么地方。”

    李佑铭颇有宗师风范的转身,笑呵呵的看着周若琳:“好。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要不要?”

    周若琳纳闷:“什么机会?”

    李佑铭沉吟道:“你要是负责中转山的道路工程,义务给中转山修一条路,顺带把雨伞街的街道重新翻修。要求能过大卡车,要让交通四通八达。这样的话,我给你一个考核的机会。”

    周若琳愣了愣:“什么考核?”

    “每次的评选,我可以优待你。什么时候你把路修好了,验收合格的话。路的名字,可以由你命名,然后,我批准你一个在天空之城投资的机会。你答不答应?”

    现在的天空之城,也不是以前的天空之城了。以前为了招商,李佑铭是愁得头发都白了。

    现在天空之城招商,为了能被招到,那些投资商愁得头发都白了……

    周若琳大喜过望,尖叫一声:“一言既出。”

    李佑铭哈哈大笑:“驷马难追。”

    离开,消失在夜幕中。

    呵,这好事儿上哪儿说理去。一副对联,换来了一条路。说实话,中转山的盘山路情况,实在是让人揪心。而现在有人义务投资来重修所有路段,这和空手套白狼,天上掉馅饼没啥区别。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请用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uu小说),各种小说任你观看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