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 崔卢首领投北魏

    慕容麟的脸色一变:“兰姑姑,你不会真的想一战灭魏吧。这种事说着玩当口号还行,以父皇的本事都做不到的事,我们现在内忧外困,怎么可能做得到?现在河北多数州郡已经倒向了魏国,连卢溥崔逞这些汉人世家领袖都接受了魏国的官职,你这自信是不是太过了点?”

    慕容兰微微一笑:“如果我告诉你,让卢溥诈降魏军,是这个计划中的关键一节,你还会这样想吗?”

    慕容麟看着慕容兰,瞪大了眼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中山城外,魏军主营,拓跋珪满面春风地看着站在帐中的两个峨冠博带,宽袍大袖,一副儒生打扮的汉人,笑道:“崔先生,卢先生,你们两位都是河北汉人世家的首领,在这个时候能来投奔我大魏,与我共襄大业,实在是天下苍生之幸,我的这些个兄弟,很多都是塞外汉子,性格质朴,不通汉家礼法,以后,还要请二位先生多多指教才是。”

    站在左首的一个五十余岁,须发花白的矮胖老者,正是清河崔氏的首领崔逞,他对着拓跋珪行了个礼:“自永嘉丧乱以来,河北百姓受这兵灾战火久矣,大魏天子承天命于上天,不过数年时间,就能一统大漠,正应了天命之子拯救苍生的预言,我们这些汉人,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为了天下百姓能早日解倒悬之苦,应该早投明主才是,能为陛下效力,是我崔逞的幸运啊。”

    在一边的卢溥哈哈一笑,也跟着说道:“范阳卢氏,早慕大魏天子之虎名,这次王师来定河北,我等自当来迎。之前苦于慕容氏的阻挠,不得归顺,现在终于能来效力,是我等的荣幸。”

    一边的人群中出现了一声重重的“哼”,拓跋珪的脸上笑容为之一滞,和所有人一起看向了这声音的来源之处,只见贺兰卢双手抱臂,满面尽是不屑之色。

    拓跋珪勾了勾嘴角,转而又摆出了一副笑脸:“卢先生,崔先生,这位是贺兰部的大人贺兰卢,我这位兄弟,性格耿直,不太通礼仪,这是他们贺兰部欢迎朋友的方式,请不要见怪。”

    卢溥正要笑着回应,只听到贺兰卢突然开口用汉语说道:“陛下说得对,我们塞外蛮夷,不懂你们汉人的礼法,只是心中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按我们贺兰部的规矩,要在一起喝酒共事的人,都是兄弟,即使是兄弟,那有话就得说开,有些事情就得请教一二,对吧。”

    拓跋珪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冷地说道:“贺兰大人,你这些天攻城辛苦,有点累了,今天有贵客来投,外面的防务工作,还请你督察一下。先去吧。”

    贺兰卢咬了咬牙,沉声道:“陛下,在我出帐之前,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这两位汉人世家首领,不知道是否可以呢?”

    拓跋珪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一言不发,崔逞笑道:“原来是虎名在外的贺兰大人,请教二字不敢,您但有所疑,可以当场提出,我知无不答。”

    贺兰卢哈哈一笑:“很好,那我想请问您一句,崔先生曾经先后出仕于后赵,冉魏,前燕,前秦,东晋,翟魏,后燕,现在又来投奔了我们大魏,我们草原上即使是奴隶,投过三个部落也会为人不耻,不再有人信任,您历经了这么多主君还能面不改色,高官厚禄,请问这点是如何做到的呢?”

    此言一出,人人脸色生变,本来都挂着笑容的脸,都变得惊恐,大家的目光,全都投向了拓跋珪的身上,只见他面无表情,就这样坐在那里,可是谁都能看出,他握着权杖的手,已经紧紧地团在了一起,似乎不是在握着权杖,而是在掐着贺兰卢的脖子!

    崔逞的面色变得很难看,转而打了个哈哈:“刚才我就说过,识时务者为俊杰,天下大乱,诸国混战,各占天下数年,我们汉人,承孔孟之道,以仁义待民,经世济民为已任,能坐天下的,都起码是在坐天下的那几年内受天的眷顾,而我们就应该尽力辅佐,上扶君王,下安百姓,这就是我们汉人士大夫的想法。你说过我出仕过的那些曾经的主君,我都是尽到了人臣之道,对得起他们给我的俸禄,即使他们身死国灭,我也没有出卖过,背叛过他们。有何不耻之说?”

    贺兰卢没想到崔逞能这样回答,一时反而不知所措,无言以对了。

    一边的卢溥冷冷地说道:“贺兰大人,咱们这里是中原,不是草原,你们草原的部落,逐水草而居,居无定所,部落攻杀,甚至都不知道敌人是谁,也找不到仇家,可我们不一样,我们的祖祖辈辈就在这里,田地在这里,家业在这里,跑是跑不掉的,所以只要不是主君欺人太甚,让我们没的活,我们也就只能效忠而已,谁当国就给谁交税,只要他不残害黎民,涂炭生灵,我们就没有反抗的理由。至于这天下能不能坐得住,坐得稳,那就要看他自己的本事了,有道则扶,无道则弃,有什么不可以理解的地方?”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至少,贺兰部在我的印象中,先投前燕,又与独孤部联合,后来还跟西燕结过盟,即使是按贺兰大人所说的一仆三主,只怕也不止了,而且,你们部落曾经公开地起兵攻击过陛下,若不是陛下心怀宽广,既往不咎,想必今天我们也不会一起站在这里了,何必上来就咄咄逼人呢?”

    贺兰卢气得厉声道:“混蛋!你们两个汉人奴才,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这些跟随陛下征战多年的大将平起平坐?你们有本事攻城掠地,征伐四方吗?!”

    崔逞冷冷地说道:“我们汉人,斗智不斗力,再说就算是打仗,贺兰大人你就很有本事吗?之前邺城大败,损失过半,后来信都也是久攻不下,是陛下一出手,不到一天就攻下坚城,打跑慕容凤,若是大魏只有你贺兰大人这般打仗的本事,我等今天也不会来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