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九章 一趟生意

    “女人?”六花夫人眉头一挑,问道。

    韩立点了点头。

    “哼!你可想好了,你拒绝的可不仅是成为老夫弟子的机会,同样还有解除黑劫虫的机会?”六花夫人冷哼一声,说道。

    “晚辈明白,不过……既然这焰炀塔是做生意的地方,前辈不妨念在骨道友的情面上,公平地与晚辈做趟生意如何?”韩立迟疑片刻,问道。

    “趁早滚蛋,老夫懒得跟你这榆木脑袋做生意。”六花夫人见韩立油盐不进,右手抓起一块兽骨撕咬起上面的筋肉,左手却呈虚握之状放在一旁。

    韩立目光微闪,心念如电思量片刻后,站起身就要离开。

    骨千寻见状,正要开口说话,就看到韩立身形将转未转之际,忽然停了下来。

    “六花前辈,不知您有多久不曾饮酒了?”只见他看向六花夫人,好似不经意问道。

    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句疑问,却让六花夫人吃肉的动作停了下来,眼中先是亮起一丝疑惑神色,空着的左手轻轻搓动了片刻,说道:

    “你小子观察力倒是不错,怎么看出来老夫是个老酒虫?”

    “我看前辈右手上满是油脂,想来是拿取兽骨时沾染的。而左手不论手心,还是手背却都干干净净,没有半点油花。并且前辈左手一直呈虚握的模样,看起来分明是抓惯了酒杯,养成的习惯性动作。”韩立笑着说道。

    骨千寻见状,眉头不禁微微蹙起,有些不明白韩立为何要提起此事。

    “观察力不错,可惜脑子不太灵光。知道老夫喜好这一口又如何?难不成你那里还有藏酒?”六花夫人摇了摇头,说道。

    “现成的酒……晚辈的确没有,可前辈若是愿意等些时日,这酒可就未必没有了。”韩立说道。

    “你说什么?听你这言语……莫不是要自行酿酒?”六花夫人眉头一挑,彻底扔下手中兽骨,有些难以置信道。

    韩立没有说话,默然点了点头。

    “哈哈……这积鳞空境中天地灵气与魔气同时禁绝,乃是万物不生的不毛之地,莫说是可以用来酿制仙酒的灵材仙露,就是凡俗世界用来蒸酒的高粱谷物都没有,你如何能酿酒?难不成你还有那无中生有的神通?”六花夫人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大笑说道。

    骨千寻闻言,也是皱眉摇头不已。

    “不知道前辈听说过一种名为‘血浆酒’的酒水?”韩立不以为意,开口问道。

    “血浆酒?”六花夫人闻言,微微一窒。

    “没听说过也不打紧,总之晚辈有办法将血浆酿制成酒,口味或许有些……特别,但在这积鳞空境中,要求也不能太高。”韩立笑道。

    这血浆酒的酿制之法,是韩立从呼延道人那里学来的,只是因为口味有些偏重,他一直不喜欢,所以从未炼制过。

    至于在这积鳞空境中,用鳞兽之血酿制能不能成,韩立心里也没有多少把握,但总算是多出来一条可以尝试的路。

    “你当真能够酿制这什么血浆酒?”六花夫人下意识一捋花辫胡子,问道。

    “是不是晚辈能够酿出此酒,前辈就愿意将黑劫虫破解之法交给我们?”韩立问道。

    “你当这黑劫虫破解之法是什么……你这一壶酒就想换取?”六花夫人嗤笑一声,说道。

    “那前辈,还有何要求,不妨一并说出来。”韩立似乎早有所料,语气平静的说道。

    “除了血浆酒,你还得用一块拳头大小的天麟陨晶来换。”六花夫人一摆手,说道。

    骨千寻原本心中已经升起一丝希望,一听此言,顿时觉得刚刚生出的那点希望又破灭了。

    “前辈,这天麟陨晶可是这积鳞空境中,最为高等的几种材料之一,就是拇指大小的一块都是天价。这拳头大的一块莫说有没有,就是有,又有谁肯拿出来示人,我们根本无从得到啊……”骨千寻情急之下,一股脑说了出来。

    韩立听罢,眉头也不禁紧皱了起来。

    “老夫既然开口了,自然就会给你们指明方向。不瞒你们说,老夫有可靠消息,可以确定你们这次五城会武的奖品之一,就是一块天麟陨晶。至于是何名次才能得到,老夫尚不清楚,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拿到了。不过就历届会武的情况来看,以你们二人的实力,只怕不太够。”六花夫人缓缓说道。

    韩立听罢,无奈一笑,由此看来,本次会武不全力拼斗一番,都是不可能的了。

    “你当真能够酿制这什么血浆酒?”六花夫人下意识一捋花辫胡子,蹙眉问道。

    “事关晚辈性命,又怎敢妄言?”韩立说道。

    “好,若是你真能酿制出酒水,并带来天麟陨晶,老夫便无偿替你解除黑劫虫。”六花夫人一拍大腿,说道。

    “那就多谢前辈了。此事还需要些准备工作,晚辈就先行告辞了。”韩立抱拳说道。

    “这小子还算识相。”六花夫人见其主动离去,小声自语道。

    一语说罢,他与骨千寻两两相对,良久无言。

    “相信你娘亲与我的关系,你已经猜到了……”六花夫人长长叹息一声,说道。

    “你为何离她而去,害她孤身一人,被奸人所害?”骨千寻眼眶微红,开口问道。

    “你娘亲性子太烈,非是我不愿守在她身边,是她不愿留在我身边……唉,这些陈年往事,不是一句两句能够说清楚的,况且现在说什么都无用了。既然杜青阳已死,那剩下的账,我自会找秦源去讨。”六花夫人摇了摇头,有些苦涩的说道。

    “用不着……娘亲的仇,我自己会报。”骨千寻冷然道。

    “不管如何,当下最要紧的事,是得先将你体内的黑劫虫解除掉。”六花夫人眉头微蹙,开口说道。

    “我有一事不解,你为何一定要强留厉道友做你的弟子,才肯救他?若只是因为他人族身份的关系,我不相信。”骨千寻眉头一挑,疑惑问道。

    “之所以要留他,实际上是看中了他的心性根骨,以老夫的阅历眼光来看,这小子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六花夫人似有深意的说道。

    “那又为何一定要他拿天麟陨晶来换?”骨千寻又问道。

    “这个嘛……一方面是要试试他是不是真的如我所料一般厉害,另一方面,这天麟陨晶要来,是给你用的……”六花夫人缓缓说道。

    骨千寻闻言,眼神微微一变,沉默良久……

    出了焰炀塔,韩立总算是找到了解决之法,心里轻松了几分,朝着城主别苑方向缓步而回,走路的步伐也显得轻快了几分。

    返回了城主别苑,韩立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微一沉吟后,朝着晨阳住处走去,很快来到其屋外,敲了敲门。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露出晨阳的身影。

    “原来是厉道友,快请进吧。”晨阳看到韩立,略微一怔,急忙打开门请他进去。

    屋内此刻还有一人,却是那个叫轩辕行的独角大汉,青羊城玄斗场内的那位裁判。

    蟹道人却不在屋内,不知去了何处。

    “轩辕道友。”韩立心中微讶,向轩辕行拱了拱手。

    轩辕行站了起来,冲韩立点了点头。

    “二位在谈论事情吗?如果这样,厉某过一会再来吧。”韩立看向桌上,那里摆着两杯茶水,此刻已经冷掉。

    “一点小事罢了,已经谈好了。厉道友来找城主,必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你们谈吧。”轩辕行含笑说道,告辞离开。

    韩立看着轩辕行的背影,心中微动。

    “呵呵,厉道友,不知你这次来找我,所为何事?”晨阳请韩立坐下,重新沏了两杯茶水,问道。

    “我想来向晨阳道友要一下,其他几城参赛之人的资料。”韩立也不二话,开门见山的说道。

    “没问题,稍等一下。”晨阳闻言,立刻起身朝着内室走去。

    片刻之后,他拿着一沓纸张走了出来。

    “青羊城收集到的资料都在这里,我这里还有副册,这些资料厉道友可以带回去好好看。”晨阳将手中的纸张递给韩立,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韩立虽然答应代表青羊城参赛,但之前对五城会武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如今其终于开始关注比赛了,自然让其心中大为高兴。

    对于韩立,他寄予了很高的期望。

    “那就多谢晨阳道友了。”韩立也没有矫情,接过这些资料。

    “厉道友突然要这些资料,莫非发生了什么事情?”晨阳目光微闪,问道。

    “厉某既然参加会武,自然想要博取一个不错的名次,晨阳道友觉得我这样很奇怪吗?”韩立看了晨阳一眼,反问道。

    晨阳如今和杜青阳一样,利用黑劫虫操控那些玄斗士,让其知道天麟陨晶之事,未必是好事。

    “哈哈,怎么会,厉道友肯用心参赛,晨某高兴都还来不及呢。”晨阳哈哈一笑,忙说道。

    “这些资料,厉某带回去仔细看一下。”韩立淡淡一笑,起身告辞。

    晨阳起身,将韩立送出门。

    望着韩立远去的背影,他面露沉吟之色,片刻之后忽的拍了拍手。

    “城主。”一个人影从内堂走了出来,在晨阳身前半跪下来,正是那个曾经去请过韩立的青年侍从。

    青年侍从身上穿着一件黑色长袍,此刻气质大变,全身似乎笼罩在一层黑影中,似乎和黑暗融为了一体。

    “去调查一下厉飞羽今日去了何处,干了些什么。”晨阳沉声吩咐道。

    青年侍从答应一声,然后身形一晃,赫然就这么凭空消失。

    百度搜索【uu小说】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