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剑叩天门

第863章 拯救汝等,脱离苦海

    “李云生,你为何要推!……我……”

    睚眦骂骂咧咧地爬了起来,不过当他转过头来时,后半句话却在眼前这诡异的气氛下戛然而止。

    一个裹在袈裟中的黑影,一张只看得清一个轮廓的笑脸。

    这正是当年折磨了他整整五百年的身影。

    可尽管睚眦对这个身影恨意滔天,但此刻站在他面前时,却依旧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我们只有看一幅画时,才永远都只能看到它的一面,所以刚刚我们看到的那副景象,应该就是他手里的这幅画。”

    在睚眦大气也不敢喘的时候,李云生忽然开口向身旁的虞嫣解释道。

    这突然起来的声音,吓了睚眦一跳,他很想阻止李云生,但又生怕发出更大的声音,当下只敢一声不吭地躲在两人身后。

    “所以他其实是想诱我们进入那画中,以前睚眦前辈,想来应该是被困在了那画中五百年吧。”

    虞嫣点了点头,随后回头看了眼睚眦。

    虽然她对那面前站着的黑影同样也满心的恐惧,但一看到一旁的李云生,心下的恐惧立时便消减了大半。

    睚眦却是当做没看见二人,撇过头去一声不吭,只在心里不停骂道:“两个蠢货,找死也不要拉着我。”

    “看来,我们的画,还不够,美,否则,你们哪有心思,去,思考,这些?”

    就在这时,那一直站在三人身前,身披袈裟的黑影,忽然发出了冰冷僵硬的声音。

    “说了不要进来,我说了不要进来,不要进来……”

    听到这声音的睚眦,如遭雷击一般,抱头蹲在了地上,嘴中不停喃喃自语着。

    显然,这个声音,已经成为了它心中无法磨灭的阴影。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让他恐惧到现在,就算是被反复凌迟五百年,也不至于如此吧?”

    李云生握着青龙剑柄,先是看了眼身后的睚眦,随后又转头看向那黑影。

    “他?”

    黑影卷好画轴,塞进怀中,随后看了眼那睚眦:

    “凌迟,他的,不是,我。”

    说着那黑影忽然从凭空拿出一只金色毛笔,再凭空抽出一张雪白的纸,那纸虽然是悬浮在,但却像是铺在桌上一般平稳。

    随后那黑影开始提笔认真地勾勒了起来。

    他笔走龙蛇,很快便在那张雪白的画纸上,画出了一道栩栩如生的人影。

    “是他。”

    他指了指画中人,继续道。

    而睚眦在看到那个人的瞬间,当下哭求道:

    “求求你,求求你了,别将他放出来,别将他放出来!”

    不过那黑影像是根本没听见一般,只手一抖,一个足有三丈龙首人身的高大身影便从画中跳了出来。

    这身影出现的瞬间,李云生便感觉到一股骇然的威压从中倾泻而出,他虽然没什么,一旁的虞嫣却是直接是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好在李云生及时扶住了她。

    而表现得最为慌乱的,还要算那睚眦。

    这道身影出现的瞬间,他整个人便几乎瘫倒在地,任由那身影一步一步靠近,然后用那只不满龙鳞的爪子将抓住他的脖子,一点一点地将他提起。

    不过就在那爪子,快要将睚眦的脖子捏断时,一股剑压砰然落下,将那足有三丈高的巨大身影压得双膝一弯,紧接着一道剑光掠过,直接将那道身影劈做两半。

    被劈开之后,那身影随之化作一团黑烟消散开来。

    而睚眦则“砰”地一声掉落在地。

    大难不死的他,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谢,谢谢!”

    气息平稳一些之后,那睚眦抬头一脸感激地看向李云生。

    刚刚出剑帮他解围的,自然是李云生。

    他倒也并不是想救那睚眦,只不过是想看看这从画中走出的身影,到底有多强。

    “刚刚这是谁?”

    李云生向那睚眦问道。

    “是,是我,是我大哥囚牛,我以前,做了很多,对不起它的事情,还害死了它一对儿女……”

    睚眦声音带着些许胆怯道。

    “那看来,我不该救你。”

    李云生闻言冷冷地看了那睚眦一眼,随后重新转过头去,看向面前带穿着袈裟的黑影。

    “你手中的笔,能将他人心底恐惧之物画出来,令其成为现实,对吗?”

    他直接问道。

    “你,猜的没错。”

    那黑影依旧语气僵硬道。

    “无相面,五钴铃、舍利、再又是这支笔,你佛国为了封印我们这一小小的十州,还真舍得下本钱啊。”

    李云生直接摊牌道。

    “你说的这些都是八寒阵的阵眼,不过我这莲花笔却不是。”

    那黑影道。

    “这怪物,居然知道这封印十州的阵法,叫做八寒阵。”

    李云生心头有些骇然,他突然发现,接触了这么多阵眼法器,这是一个能够与之对话,并且有自己意识的。

    “这笔不是阵眼法器,难道这阵眼法器,是你身上的袈裟?”

    见面前这怪物并没有露出太过强烈的敌意,他于是接着问道。

    “不,也不是。”

    那人影抬起头,用他那张只看得清一个轮廓的笑脸看向李云生随后接着道:

    “吾乃,佛国弥勒净土,鸠摩罗什,镇守此处阵眼者是也。”

    李云生如何也没想到,镇守这处阵眼的,并非佛门法器,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佛国僧人。

    “佛国,不是没办法将人送到十州的吗?”

    李云生面带警惕地看着面前这人影。

    “曾经的,不测之渊,可以。只可惜,有来无回,我肉身也在来时弥散。”

    那人影的声音依旧非常僵硬。

    李云生闻言沉默了一下,在心中对轩辕乱龙问道:

    “龙老,他身上有阵眼法器的气息么?”

    “那支笔跟那件袈裟,的确没有他身上的气息强烈。”

    轩辕乱龙想了想才到。

    既然龙老都已经确认,李云生也没什么好疑惑的了,当下接着问道:

    “你佛国,为何要以此种手段,屠灭我十州?”

    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够沟通的,李云生自然要问个清楚。

    “非也,吾等此来,是为拯救汝等,脱离苦海,去到极乐净土。”

    那人影语气僵硬,不带任何感情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