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剑叩天门

第867章 别小看当爹的

    龙族,龙宫。

    这里是方丈州的中心,是龙皇权利的象征,也是龙族最神圣不可侵犯之地。

    整座龙宫面积一千多亩,呈一个规整的圆形。

    在龙宫四周,是一圈深不见底的海沟,在那海沟的深处,猩红灼热的岩浆依稀可见。

    同样以这一圈海沟为界,整座龙宫被一道巨大的圆形水流墙壁包裹。

    一些心智未开的海妖试从中穿过,立时便会被高速流动的水流绞成碎末。

    此时,虽然海底昏暗,但龙宫上空那颗看不清形状的宝珠,犹如一轮明月一样,不停地撒下银色光华,将这龙宫笼罩其中,更添一份圣洁与神秘。

    “敖烈,新仇旧怨,这次一起来算算吧。”

    龙宫外围一处幽深的海沟内,敖解忧望着远处那熟悉的龙宫,面无表情地轻声道。

    在李云生的帮助下,从不测之渊逃出来之后,她总算是带着小白成功骗过了守卫,来到了龙宫的外围。

    “殿下……云生大哥他,不会有事吧?”

    小白看了眼身后,然后忧心忡忡地看向敖解忧。

    “放心吧,只要拿回祖龙戒,我便有把握打开断海石。”

    敖解忧温柔地摸了摸小白的小脑袋。

    “小白你就莫要担心李云生了,我敢向你保证,就算是我们这些人都见阎王了,李云生那小子,肯定都不会有事,只要他没事,虞姑娘肯定也会没事……”

    “咳咳咳……”

    在小白旁边,一名胡子拉碴,模样看起来有些玩世不恭的男子,很是自信满满地道。

    不过他话才出口,跟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吕叔,你的伤是不是又加重了~!”

    小白一脸关切地扶住弯腰咳嗽的那名男子。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吕苍黄。

    “没事,你家殿下给我的丹药很有效,我好的差不多了!”

    吕苍黄拿出一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药丸服下,随后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一脸轻松地冲小白笑了笑。

    “真的……没事吗?”

    小白依旧很是担心。

    “没事,没事,我就受了些皮外伤罢了,我们蛇族身体虽比不上你们龙族,但也差不多哪里去!”

    吕苍黄用力拍了拍自己胸口。

    “好,好吧……吕叔你还是要当心些。”

    小白见状眼中担忧的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

    “小白你去前面探探路吧,看看我们那条密道路口有没有看守。”

    敖解忧拍了拍小白的肩膀语气温和地道。

    “好的!”

    小白用力点了点头。

    因为眼力的缘故,这一路上都是她来探路,所以敖解忧这么说她完全不疑有他。

    “龙血丹不是你那么用的。”

    看着小白渐渐远去的背影,敖解忧头也不回地对一旁的吕苍黄道。

    “怎么?心疼了?小气!”

    吕苍黄撇了撇嘴。

    “你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她是我女儿?”

    他接着问道。

    “别自作多情了,我跟你不熟,哪里会认出她是你女儿,不过是刚刚看你对小白那般关心的模样,猜到了一些罢了。”

    敖解忧转头白了吕苍黄一眼。

    两人某种意义上来说是认识的,他们一个被玉虚子安置在秋水洞天,一个被玉虚子关在万妖谷崖底,虽然见面不多,但因为玉虚子的关系,还是知道彼此的存在的。

    “我表现得那般明显吗?”

    吕苍黄见小白走的远了一边说着,一边有些担心地向前望了望。

    “就差没把她捧在手心里了。”

    敖解忧看吕苍黄这副模样,不由得有些好笑。

    “我倒是想把她捧在手心里啊,可惜我不能。”吕苍黄目光有些呆滞地看向不远处的小白,“想来你也看出来了,我这具身体已经不过是强扭之末,全靠你的龙血丹撑着。”

    “那你还跟过来做什么?”敖解忧叹了口气。

    吕苍黄看了眼敖解忧,“我见识过敖烈跟那怪物的手段,我不觉得你是他们的对手,我信不过你们,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女儿跟你们一起去送死。”

    说到这里他苦笑了一声,“但我一个外人,又没立场劝说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跟在她身后了。”

    敖解忧笑了笑,“你都说了,连我们这些人都保护不了她,你拖着这幅残躯又做得了什么?”

    吕苍黄“桀桀”一笑:“别小看我们这些当爹的。”

    “啧啧……看把你得意的。”敖解忧很是鄙视地瞟了他一眼。

    “不过你当真觉得,我们不是敖烈的对手?”

    敖解忧皱了皱眉接着道。

    “我相信你有对付敖烈跟睚眦的能耐,但那小怪物,这世上能对付得了他的,在我看来只有李云生,若他还在我倒是不用担心了。”

    吕苍黄叹了口气。

    “你对我龙族倒是很了解。”

    敖解忧冷笑了一声。

    吕苍黄“嘿嘿”一笑,“我当年可是好几次想偷偷溜进这方丈州。”

    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什么似地,咳嗽了一声道:“对了,如果今天那小子也在,你的胜算估计会大些。”

    敖解忧不解地看向吕苍黄,“谁?”

    “萧澈。”吕苍黄很是神秘地笑了笑,“按照李云生的说法,他这位兄弟的天赋,不在他之下。”

    “他也来龙族了?”敖解忧有些惊讶。

    萧澈进入龙族的时候,她已经被关在了不测之渊,故而并不知道这些。

    “你那二哥从昆仑接回来的女子,据说就是那萧澈的心仪女子,之前一个人独闯龙宫,险些就将那女子给带了出来。”

    吕苍黄笑道。

    “还有这回事?我说怎么我从不测之渊出来了,我那二哥却还龟缩在龙宫里面呢,原来是怕人追杀。”

    敖解忧一脸恍然。

    “不过这小子会不会来也说不一定,我当日见他时,他已经处在入魔的边缘,跟那怪物跟你二哥敖烈大战一场之后又是身受重伤,现在已经完全入魔失去了心智也说不一定。”

    吕苍黄又是摇了摇头道。

    “放心吧,就像你不想将你女儿的性命托付于外人手中一样,我不会将龙族存亡寄希望于一个外人手中,这终究是我龙族自己的事情。”

    说这话时,敖解忧眸子异常坚毅。

    “殿下,吕叔,前面守卫的情况我已经全部探明了。”

    这时,小白飞速地游了回来,来到两人跟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