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第981节-正统祝由术

    “你们慢慢商量,我先动手了。”

    李白手掌一翻,掌心平空多出一支白瓷瓶,拔出瓶塞,从里面倒出一颗圆滚滚的黑色药丸。

    一股淡淡的刺鼻腥味散发出来,这是他手上最低级的解毒药,连异界的丹师都不屑于炼制,只是凡人药师制作卖给武者和凡人的便宜大路货,按照跨界的汇率折算,差不多值人民币500元一颗。

    如果一颗不能解决问题,那就两颗。

    “这个行不行啊?”

    看着李白手上的那颗真·三无药丸,孙书辉心里不仅没底,还情不自禁的一阵阵发虚。

    “死马当活马医呗!瞳孔都开始散大了,还有更好的法子吗?”

    李白望向中医卫锦,这位中医倒是个明白人,第一时间就评估出了利敝。

    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与阎王爷争分夺秒的抢命,实在是没有太多可以犹豫的时间。

    卫锦医生直接向李白用力点了点头,给予肯定的支持。

    一听到瞳孔散大,孙书辉就开始着急起来,不再犹豫地催促道:“赶紧用药吧!”

    这会儿可真的是等不起了,一旦完全扩散到最大,哪怕华佗扁鹊再世,也无力回天。

    李白收回了白瓷瓶,捏着那颗解毒丹说道:“麻烦拿一支消毒好的手术刀来,再拿一瓶矿泉水,倒掉大半,只留个浅底就行,还有生理盐水和碘酒纱布。”

    背锅是不存在的,就算出了问题,都不用别人来抢着背,他自己就有办法接下来。

    只剩一个浅底儿的矿泉水、酒精消毒的手术刀等物品到位。

    李白将黄豆般大小的解毒丹捏成两半,分别捏成粉末,一半倒入矿泉水瓶内,摇匀了。

    手术刀划开老婆婆脚踝处的血包,横竖两刀十字花,刀锋仅仅破开一层皮,黑色的毒血当即喷涌了出来,用生理盐水少量冲洗,待血色渐渐转红的时候,另一半解毒丹药粉直接撒到伤口上,随即用纱布包紧。

    这是对牙孔中毒部位的处理。

    然后他扶起老婆婆,捏住下巴将口腔拉开,矿泉水瓶内的药粉混合液一点点倒进去,直到最后一滴。

    “这就好了?”

    孙书辉很难相信这么一颗解毒药就能将面现死气的老婆婆给救回来,他很明显把那颗黑丸子当成了中药。

    一颗解毒丹分成两半,内服外敷,可不就是中药丸子的常见使用方法吗?

    西药可不敢像这样随便整,主要成份是淀粉,搞不好会成为细菌的培养基。

    “还差一步。”

    李白想了想,小声念起了咒文,捏动法诀。

    似乎有无形无质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汇聚过来,带起阵阵微风,让人莫名其妙的精神一振。

    “来!”

    李白低喝一声,手指落下,点在老婆婆的胸口。

    一股气流自他所在位置向四周猛然扩散开来。

    几乎同一时间,老婆婆的身体剧烈抽搐了一下,睁开眼睛,整个人坐了起来,瞳孔收缩至最小,随即眼睛一闭,又软软的瘫了回去。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所有人吓得往后退开了两步,惊呼声连连。

    有出气没进气的花婆子已经是生命垂危,突然坐起来,让人很容易联想到诈尸。

    吓死个人了。

    “什,什么情况?”

    孙书辉的脸色发白,他看向其他人,面无人色的还不止自己一个,像崔村长这样的更是不堪,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妖,妖法!”

    崔村长快要吓尿了,他真的当成了诈尸。

    “是祝由术!”

    李白收回了手,挥散所剩无几的灵气。

    一丝灵气注入老人体内带来的效果,不啻于给越来越微弱的生命力重新注入一剂强心针,最大程度的重新点燃了生命之火。

    “祝由术?不是法术吗?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搞封建迷信!”

    被狠狠吓了一大跳的领队医生又要喝斥李白同志乱弹琴的时候,卫锦医生忽然开口道:“是中医!”

    孙书辉疑惑道:“诶?中医?”

    他把即将要说出口的话又再次咽了回去。

    “中医十三科,祝由术是最神秘的一科。”

    到底是传统中医出身,卫锦对祝由科有一些了解。

    “还有这东西?”

    孙书辉悻悻然,反倒是学西医的自己孤陋寡闻。

    “中医治疗手段包括砭石、针刺、汤药、艾灸、导引、布气、祝由等,祝字就是咒术的意思,我看小李的手段,分明就是最正统的祝由术,又被称为咒禁科,中医不止有祝由科,还有书禁科。”

    卫锦医生的话让孙书辉等人的眼睛越瞪越大。

    咒禁,岂不是还有禁咒?

    怎么越听越玄幻了呢?

    这不科学!

    “卫医生不愧是中医,一点儿也没有说错,中医不是封建迷信,是科学!”

    花花轿子人抬人,对方捧自己的场,自己自然也要有所表示,李白将中医定性为科学,那么法术咒语什么的,自然也是科学。

    怎么能称为不科学呢?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唬我?”

    孙书辉学的是西医,卫锦和李白二人一唱一和的实在是太玄乎,让他一时间无法接受。

    “我是湖西市反封建迷信协会的会员。”

    李白祭出这个金字招牌,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周大院长将他推荐给王老头他们时,谁能想到这张幌子竟然还能这样打,几乎是明摆着的天坑。

    “……”

    卧槽!孙书辉整个人都快要不好了。

    念咒的中医,祝由术,居然还有反封建迷信协会,这些东西凑到一起,怎么看都觉得别扭,有没有这么不靠谱的组合?

    瞟了一眼心电监护仪屏幕的内科医生沈依江突然叫了起来。

    “生命体征开始变强了!”

    竟然真的有效!?

    孙书辉连忙去看,借着附近明亮的灯光,他察觉到老婆婆脸上的黑气变淡了些。

    虽然没有办法确认是否已经解毒,但是当前的状态正在往好的方面发展,说明解毒丹是有效的,而且是立竿见影的效果。

    原本岌岌可危的血压和心跳指数正在慢慢趋于稳定。

    中医卫锦将手指压在老婆婆的手腕上,仔细感觉了一番,点点头,说道:“真的起作用了,心脉正在变强。”

    肾上腺素要是能够起效,恐怕早就开始发挥作用,而不是等到现在。

    所以大概率的可能性只有一个,那枚解毒丹正在发挥作用。

    李白无比肯定地说道:“放心吧!人肯定能够救过来。”

    除非是十分罕见的剧毒或无药可解的奇毒,在通常情况下,这颗异界江湖人士在行走江湖时,应付不时之需的解毒丹足以解除这个世间的大部分常见毒素。

    卫锦医生对李白的话也是持有相当的信心。

    “谢谢,谢谢医生!”

    不知是老婆婆子侄辈的那个年轻人作势欲给李白磕头。

    要不是村里分野猪肉,人人有份,他替花婆婆领了一份并代送过去,这才发现出了意外情况,不然真的要糟糕了。

    他膝盖刚弯下去,就发现自己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生生托住,再也跪不下去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李白收回外放的罡气,终于意识到异样的年轻人连忙诚惶诚恐的放弃了下跪的动作。

    既然跪不下去,就不要勉强,僵持下去,说不定容易得罪人。

    “小李,这里交给你盯着,我们,再继续吧?”

    在这里反正帮不上什么忙,眼见着连黑锅也背不上,领队医生孙书辉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之前那些患者身上。

    精神科的患者数量最少,解毒丹又是李白提供的,把他留下来继续看护这位老婆婆正合适。

    十项全能的内科医生沈依江也不轻松,他那里正排着队呢!

    “没问题,孙医生,交给我好了。”

    李白当即点点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当作好人做到底。

    “有时就喊我。”

    虽然中医卫锦并不轻松,但还是向李白点了点头。

    在这个年轻人使出祝由术后,他明显将对方当作自己人,中医学领域的杏林中人。

    “好的,有事儿一定叫您。”

    李白也没有客气。

    “来来来,坐,坐。”

    崔村长是个机灵人,主动拖过来两条长板凳,一条给李白,一条留给自己和花婆子的子侄。

    两人却是坐的远远的,似乎有些惧怕依然没有醒过来的老婆婆。

    “坐那以远干什么?”

    李白有些奇怪。

    两张长板凳之间的距离隔了四五步,他坐在老婆婆的身边,崔村长和那个年轻人却离着很远,还一副十分紧张的模样。

    至于帮忙抬门板的另外三个年轻人,早就跑没影儿了。

    “李医生,你是不知道,花婆子身上藏着毒蛇和毒虫,您可得小心点儿。”

    崔村长要不是之前看到李白能够察觉到花婆婆袖中的蜈蚣和脚踝上的牙孔印,知道这个年轻人会什么听起来神神鬼鬼的祝由术,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个有本事的人,不会害怕花婆子身上的那些东西。

    可他们自己只是一介凡人,无法提防毒物的存在,也没有解毒丹药,在这个时候只能敬而远之,哪里还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