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剑说

第983节-野生巫师

    花婆子是落地生根的知青,在七水坳村认过亲,被阿强称为舅婆婆,曾经有过一段并不美满的婚姻,并没有生育过子女。

    自从丈夫去逝后,一人干脆搬到了村子边上独居。

    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几张写有毒虫毒蛇驯养法子的皮子,花婆子仗着年轻时候学的是昆虫学专业,自己一边瞎琢磨,竟然渐渐捣鼓出了点儿名堂,也随之沉迷了进去。

    起初的时候,花婆子倒是利用自己弄出来的东西帮助村民们治疗了一些小毛小病,中了毒或吃坏肚子什么的,都能够从她这里得到治疗,而且效果立竿见影。

    可是随着时间推移,乡里的赤脚医生下村驻点,认为花婆子的巫蛊之术不仅不科学,而且还是封建迷信的异端。

    理念之争向来是一山不容二虎,矛盾自然随之越来越大。

    再加上饲养的蛇虫鼠蚁数量越来越多,更加信任政府的村民们越发不敢靠近她的小院子,也不再来求方问诊。

    久而久之,独居于村子边缘的花婆子变得不受欢迎起来。

    往简单处说,这就是一个人情冷暖的常见故事。

    尽管说来话长,但是花婆子还是长话短说,将自己驯养毒蛇毒虫的缘由简单说了一遍。

    “李医生,当故事听听就算了,可千万别学花婆子一样,摆弄那些蛇啊,虫啊,多吓人啊!”

    想起白天被那枚碧绿色鳞片惊出来的虫群,崔村长就忍不住冒出一层鸡皮疙瘩。

    他听李白说过自己家里有养宠物蛇,却不希望再多一个人像花婆子一样沉迷进去,弄的人嫌鬼厌,一辈子就全完了。

    “嗯,嗯,我更喜欢吃!油炸,烤的,炖的,都行!”

    李白的兴趣爱好一点儿都不需要让人为他担心。

    “吃没问题!嘿嘿,您喜欢就好。”

    崔村长松了一口气,就怕花婆子把客人给带偏了路,那样可就糟糕了。

    “话说,你们村里有一条致富路,崔村长,你们有没有兴趣?”

    李白突然灵机一动,想想贫困村并不是真的缺吃少穿,活不下去,而是产出缺乏竞争力而导致的贫困。

    “致富?路在哪儿?在哪儿?李医生,您真有办法,那可就是咱们七水坳的大恩人啊!”

    一听到致富这样的关键词,崔村长的眼睛立刻瞪得溜圆。

    近几年来,附近不少村子成功摘掉了贫困帽,七水坳村却一直在吃国家的救济,让他这个一村的当家人在乡里和县里简直抬不起头来,活该受人冷嘲热讽,满肚子的mmp,却又无处发泄。

    如何脱贫致富,都快要想疯了。

    若是能够提高生活水平,有谁愿意受穷,全村男女老幼就没有一个是愿意答应的。

    “嗯,这条路就在……”

    李白故意清咳了一下,目光落在了花婆子身上。

    崔村长和阿强的视线循着这个暗示,也跟着落在一脸茫然的花婆子身上。

    老婆婆没好气地说道:“怎么了?看我这个老太婆干什么?我又没有钱。”

    自己年纪一大把,还是靠吃国家救济才活下来,哪里有钱让村子变富裕。

    要是有这条路,她恐怕早就拿出来了。

    “开玩笑的吧?”

    阿强的嘴角情不自禁的抽了抽,舅婆婆自己都穷成这样,怎么可能带动全村致富。

    崔村长倒是没有直接表露自己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多多少少有些城府,脸上露出苦笑地说道:“李医生,您的这个意思,我们乡下人不懂啊!”

    李白看到花婆子仍旧是一脸懵逼的表情,从容不迫地说道:“养毒蛇和毒虫,其实是可以发家致富的。”

    “啥?!”

    异口同声的人不止是崔村长和阿强,还有花婆子。

    三个七水坳村的人脸上齐齐写着“不信”。

    “你们等等。”

    李白拿出手机,开始拨号。

    号码很快接通。

    “喂,老龙!吃过晚饭了吗……嗯嗯,我很好,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向你打听个事儿,收购蝎子的那家公司联系方式能不能给一个……对,对,有个业务想要搭一下线,正好碰到……好的,我等你的微信。”

    感谢有华夏特色的社会主义,能够让黔南省的大山深处与湘西苗寨轻而易举的建立起联系。

    若是放在美帝,拿着手机的人怕不得立刻变成失踪人口不可。

    “……”

    崔村长三人彼此面面相觑。

    不知道李白的这个电话背后,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实在是太难猜了,让人想的脑仁都疼。

    “李医生,您这是?”

    崔村长鼓起勇气,他曾经有过多少次希望和努力,结果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七水坳村试图走过多条致富路,结果最后还是都失败了,以至于现在变得十分慎重和小心,就怕再次白白糟蹋了国家的扶贫资金。

    如果不能致富成功,拨下来的资金会越来越少,七水坳村的机会也会相应越来越少,致富的愿望最终会变成奢望。

    “给你们搭一条致富路,看看能不能成功!嗯,有消息了。”

    李白在说话时,听到了手机发出微信消息的特有提示音。

    他划开屏幕一看,果然是湘西龙头寨龙老巫师发来的消息。

    除了一个微信名片以外,还有手机号码,电子邮箱及公司名称等信息。

    点击加了微信名片没多久,对方便验证通过了,随即发了一个消息。

    “合德生物小张:久仰李先生大名,大巫师,大腿还缺挂件吗?”

    显然是早就知道李白的名头,根本不用费口舌自我介绍,在第一时间就摆出一副要跪舔的架势。

    对方经常与龙头寨打交道,自然从龙老巫师那里听说过李白同学的丰功伟绩。

    光是拥有蛇王这一条消息,就足以让小张和背后的生物公司眼馋不已,蝎毒是合德公司的重要原料来源,如果再加一条高端的蛇王毒,物以稀为贵,就等着大赚吧!

    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要不是龙老巫师一直不给代为介绍,恐怕都不用李白索要联系方式,对方自己就会主动找上门来。

    眼下李白打电话给龙老巫师,怕是正遂了小张和合德生物有限公司的愿望。

    李白没有用文字回复,直接跟对方建立了语音通话。

    “大巫师,大巫师,您好,初次联系,请多多关照!”

    这边还没开口,小张激动的声音就率先响了起来。

    “我问一下,蜈蚣、蝎子、毒蛇、蜘蛛什么的,你们这里是个什么收购价?”

    李白只惦记着龙头寨的蝎子炸着吃最香,压根就没有想过对方怎么用蝎子卖钱,所以他也不兜圈子,直接开门见山的询价。

    “啊!这个?得看品种,**一个价,干品一个价,最便宜的两百一斤,萃取结晶价格更高,一克二十万都有。”

    小张估算了一下,给了个大致的范围。

    两百元一斤到二十万元一克,还真的是不好说。

    “明白了,我这里发现有人养殖这些东西,你那里能不能派个人过来,评估一下有没有收购的价值,我正好是撞上了,顺便牵线搭个桥。”

    李白在知道花婆子的事情后,他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龙头寨的龙老巫师。

    两者是何其的像,如果说花婆子是巫师的话,恐怕正经的巫师圈子都不会否认。

    但是连花婆子自己都不知道,她花了一辈子瞎琢磨出来的东西竟然一条巫师之路,平日里只顾着研究,却并没有想到变现,否则也不会像七水坳村一样,陷入贫困。

    讲真,李白接触的巫师圈子,真心没有几个穷人,驯养的巫蛊之物随便拿出一个都能卖上一大笔钱,就算是驯养之法,也可以卖钱,而且价钱还不低。

    要不是李白发现了这位野生巫师,可怜七水坳村傍着金饭碗在讨饭,哪里还需要什么致富之路,这条路明明就在眼前,不仅视而不见,还嫌弃不已,实在是让人感叹命运弄人。

    “李先生,您请给个位置,我马上就过来,等我,千万等我。”

    小张显然对自己的工作十分上心,竟然当即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而且还要亲自过来。

    “等等,等等,你先别着急,我可以把地址和联系人留给你,我最多待到明天就会离开,你跟这里的人联系吧?”

    李白可没有时间留在七水坳村等候对方,他还得跟着医疗队前往其他村子继续为患者们治病。

    之所以向龙老巫师讨来小张的联系方式,与对方建立联系,只不过是因缘巧合罢了。

    “明白,我现在就出发,尽快赶到。”

    通话当即挂断了,小张发来一个十万火急赶路的gif动画,看样子打算立即收拾行李趁夜赶过来。

    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在医疗队离开七水坳村前赶到。

    碰到这么个急性子,李白也没有办法,摇了摇头,点了锁屏,抬头一看,差点儿吓了一跳。

    崔村长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给他生猴子的模样。

    “崔村长,您这是……发病了吗?可别吓我!”

    精神科医生口中的发病还能有什么好事。

    崔村长很快醒过神来,直接来了个否认三连。

    不是我!我没有!别胡说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