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诡秘之主

第一百三十七章 纷乱的贝克兰德

    苏尼亚海虽然不像迷雾海,经常会有很大的雾气,但每逢秋冬季的清晨,靠北的区域还是时不时会弥漫起不算稀薄的大雾。

    阿尔杰威尔逊的“幽蓝复仇者号”正在这样的环境下航行,沿苏尼亚岛的边界返鲁恩沿海。

    他在北苏尼亚海已待得太久,必须去做一次述职了。

    淡白的雾气里,这幽灵船安静前行,时隐时现,仿佛一场不留痕迹的梦境。

    阿尔杰被风缠绕,悬空立于窗前,欣赏着外面白茫茫的世界,任由思绪不受约束地向着不同地方蔓延。

    突然,他目光一凝,有些许银白在瞳孔里闪现,看见远处的大雾中,一艘悬着风帆,体型庞大的船只无声驶过。

    这船只并不孤单,后面还跟了许多同类,一艘、两艘、三艘它们组成了长长的舰队。

    “弗萨克的苏尼亚海舰队它们全部出动了这是要去哪里?”阿尔杰双脚骤然落地,踩在了甲板上。

    他的目光旋即投向了另外一边,那是苏尼亚岛所在的地方。

    经过塔罗会上的各种交流,阿尔杰已是确定世界局势紧张,战争一触即发,此时此刻,借此产生联想,有了一定的猜测。

    对于弗萨克帝国和鲁恩王国来说,苏尼亚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如果被鲁恩占据,那弗萨克的东方海军将被堵死在冰冷的北方,无法争夺苏尼亚海的各种殖民岛屿,无法前往东拜朗,同时,他们发动战争后,要想威胁到鲁恩腹地,必须翻越安曼达山脉或度过间海,通过好几个郡的防御,这非常非常困难。

    而若苏尼亚岛被弗萨克帝国占领,从这里出发,鲁恩北部和中部的所有港口都将处于袭击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恩马特港、普利兹港,要是弗萨克的指挥官大胆一点,不计较损失,甚至能直接针对离港口不远的鲁恩首都贝克兰德。

    正因为如此,两国才爆发了“二十年战争”,弗萨克帝国取得胜利,得到了至关重要的“南下通道”。

    之后的“背誓之战”里,鲁恩取得了战争胜利,却未能夺领土,战略目的只达成了一半。

    阿尔杰凝望了一阵,表情颇为严肃地低语出声:

    “战争要爆发了吗”

    贝克兰德,大量而整齐的弗萨克飞空艇部队从北区切入,来到了这座大都市的上空。

    它们刚有靠近,圣风大教堂等地方似乎已有一定的准备,呜的风声骤然激烈,化成一道又一道青黑色的巨刃,向着目标呼啸而去,就如同对空发射的炮弹。

    眼见这些巨刃即将斩中飞空艇编队的气囊,一层无形的防御凸显了出来,将所有的攻击都挡在了外面。

    狂暴的打击中,这透明的“墙壁”变得摇摇晃晃,但最终还是支撑了下来。

    与此同时,飞空艇舰身上,炮口、机枪口、投掷口相继打开,瞄准了下方。

    砰!

    随着圣风大教堂周围的飓风成形,爆炸般的声音向着四面八方传开。

    这样恐怖的风暴里,那一艘艘飞空艇就如同航行于大海的船只,在山峰般的波浪里起起伏伏,即将被抛向远处。

    就在这时,为首那飞空艇上,鲜血与铁锈交融般的光芒一闪,笼罩了所有同伴,将它们一艘接一艘连接了起来。

    霍然间,弗萨克的飞空艇舰队在飓风中平稳了下来,不再如同巨浪里的渺小船只。

    “红祭司”途径高层次的力量属于战争,而战争是集众的艺术!

    这就是“战争主教”的权柄!

    弗萨克人挡住了这一波攻击后,趁着其余反扑还未到来,将一枚枚炸弹推出了投掷口,让它们落往下方。

    而飓风之中,这些炸弹的轨迹变得自己都无法预料。

    轰隆!轰隆!

    相应的炮口也闪现起火花,尽情张扬着战争之神的喜悦。

    这飞空艇舰队没有试图穿越贝克兰德,进入北区之后,立刻转向西区,那里是鲁恩王国的政治中心。

    北区,贝克兰德技术大学。

    枯黄的因蒂斯梧桐树叶子随风飘零,学生们或抱书本,或提袋子,在校园内来来往往。

    作为高等学府的一员,作为这所新组建大学的第一届学生,这些年轻人都充满朝气,对未来满是向往,每天都会聚在一起讨论理想,吟诵诗歌,研究技术,单纯而快乐。

    梅丽莎莫雷蒂走在他们中间,抬头看了眼主教学楼顶部的壁钟,脚步不由自主加快了少许。

    她今天要去莫蒙特校长那里帮忙,为即将宣告成立的那个机械实验室做准备。

    这是她很喜欢很感兴趣的一件事情,这让她觉得每天的心情都是那样愉悦,觉得校园生活是如此美好,同学们是如此可爱。

    下意识间,梅丽莎又看了眼广场中央摆放的那个蒸汽列车车头,它庞大复杂的身躯展现着机械领域的无穷魅力。

    不少学生喜欢聚在那里,敲敲打打,研究结构,而校方对此既不鼓励,也不禁止。

    梅丽莎嘴角带上了几分笑意,就要移开视线。

    突然,一个铁灰色的东西从天而降,落在了广场中央。

    轰隆!

    大地剧烈颤抖,主教学楼的玻璃全部被震碎,梅丽莎若不是相隔较远,可能已被气浪掀翻。

    数不清的惊叫声随之响起,梅丽莎和其他学生一样,惊慌失措地四处逃窜,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终究只有十六七岁,从未真正经历过这种场景。

    溅起的滚滚烟尘逐渐下落,躲到了一株树木后的梅丽莎下意识又将视线投向了刚才发生爆炸的地方。

    她的表情瞬间就凝固了,她的目光一下变得呆滞。

    那个蒸汽列车车头已是四分五裂,零件和碎片散得到处都是。

    在那周围和经过那里的学生们,有的已是身体残缺地倒在地上,再没有一点声息,有的浑身是血,多有焦黑痕迹,还在痛苦呻吟。

    这样的一幕就如同油画,是那样的不够真实,梅丽莎怔怔望着,短暂竟反应不过来。

    卡特,她认识的一个很有研究精神的男同学,每次大家讨论时,总是很有自信地说自己要成为船舶工程师,而现在,只剩下半截身体,肠子流了一地;

    尤朵拉,她一个系的同学,明明学的是机械,可却酷爱诗歌,在这方面颇有才华,深受周围的人喜欢,有的时候,梅丽莎也会参加他们的聚会,静静地倾听尤朵拉吟诵,觉得这真是一个有魅力的姑娘,而现在,她一条腿血肉模糊,整个人半昏迷地呻吟着;

    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这些人的未来被残酷地改变了。

    直到不少老师冲出教学楼,开始抢救伤者,组织学生撤离,梅丽莎才惊醒过来,匆忙靠拢老师们。

    “听我说!你们分成两批,一批去实验室那边,一批去蒂尼斯教堂,它们都有地下区域,可以躲藏。”其中一位老师,脸上虽然也写满了惊恐,但还是沉住了气,条理分明嗓音洪亮地做着安排,似乎已经受过专门的培训。

    他环顾一圈,见学生们还不敢离开老师所在,忙又说道:

    “不要太担心,敌人的飞空艇已经转向,去了西区,这边没什么危险了。”

    伴随他话语的是轰隆轰隆的爆炸声,来自西南方向。

    西区王国上下议会、各部门、市政厅都在那边梅丽莎听到老师的话语,一下联想到了很多。

    她目光闪烁间,忽然紧抿起嘴唇,扭头跑向了校门处,没去理睬后方老师的呼喊。

    沿着有遮掩的地方,梅丽莎很快来到了街上,她大口喘着气,左右环顾,分辨起方向。

    这个时候,她看见了附近的地铁入口,虽然心中慌乱,但还是记起了老师刚才说的话语:

    “有地下区域可以躲藏!”

    地铁不就在地下?轰炸刚刚开始,地铁应该还没有停运梅丽莎思绪电转间,冲向了那有承受轰炸痕迹的入口。

    进了地底,她发现这里的人并不像预想中那么多,大部分未经受过训练的普通人第一时间根本没法想到躲进这里。

    地铁确实还未停运,但也没谁检查车票了,稍有等待的梅丽莎跑了上去,嘴巴紧紧抿着,脸上写满焦急。

    三站之后,地铁停在了“国王大道”,梅丽莎从人群中挤过,冲出了车辆。

    她的体力已然恢复,沿着楼梯越跑越快,迅速就来到了地面。

    此时,她目光所及,一片混乱,多有建筑倒塌,燃烧起了赤红的火焰,断肢、死者、血液到处都是,呼喊声、尖叫声、命令声此起彼伏。

    看到这一幕,梅丽莎愈发焦急,试图奔向王国财政部所在的那栋四层楼房。

    但是,那里已被封锁,可以看见玻璃多有破碎,墙上是密集的弹孔,部分地方还有爆炸痕迹残留。

    梅丽莎绕着封锁线,试图进入,可却被维持秩序的士兵们挡了去,她越来越急,眼眶已是微微发红。

    就在这时,她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没戴帽子的,黑发褐瞳的班森。

    班森一看到梅丽莎,立刻就迎了过来,脸上焦急缓和,愤怒呈现,大声吼道:

    “你怎么跑过来了?怎么不躲去地底!我这边很安全的!

    “快,跟我去那边!”

    你不也没去地底从未被哥哥这么吼过的梅丽莎本想这么一句,可视线已然模糊。

    “呼”班森吼完之后,吐了口气,缓和了语气道,“没事就好,快,不要在街上晃荡了。”

    听到这句话,梅丽莎心底的慌乱、担忧霍然平复了下来,奇妙平复了下来,这一刻,她觉得就算死去,也不是那么可怕了,至少家里不会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这时,一枚炸弹被半空飓风吹来,落向了这片区域。

    忽然之间,这炸弹突兀变向,横着飞走了。

    轰隆!

    它于半空爆炸,只是激起了一些风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