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7 有那个本事的话

    对于第四真祖的眷兽的能力,罗真还是极其满意的。

    金刚神羊能够反射所有的攻击。

    牛头巨神能够操纵熔岩,破除一切非物理性防御。

    双头巨龙能够吞噬次元,连同空间一切,将所有的事物啃食殆尽。

    甲壳兽可以将自己之外的存在都给雾化,任意支配存在与不存在。

    除此之外,还有可以操纵雷电的巨狮、支配暴风的双角兽、破坏力惊人的三钴剑、夺取魔力的人面狮身蝎尾兽以及能够使所有现象回归到原始状态的水精,这些能力,通通都是别人求也求不来的,其中一部分甚至属于高度的神秘,对于罗真而言,诱惑力并不是没有。

    所以,能够入手这样的一批眷兽,罗真的心情还是很好的。

    毕竟,和札哈力亚斯那样的暴发户不同,罗真既具备有凌驾于任何人之上的知识,又拥有足够的战斗意识、战斗素养以及战斗经验,再辅以〈心眼〉这样的神域之力,这九种能力,在罗真的手中,肯定能够得到不一样的发挥。

    拥有这样的九匹眷兽,就算它们仅是战术级,罗真都有办法使用它们来战胜战略级存在,这是罗真的自信,亦是这一种种特殊的能力的真正威能。

    当然,在不知道这一点的旁人看来,罗真只不过是养了一群危险的魔物而已。

    “人类居然饲养起了眷兽,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要是被人工岛管理公社的那些家伙知道了,难保他们不会用各种方法来分析你,研究你,甚至将你当做实验品。”

    那月就紧皱着眉头的这么说着。

    “实验品?”

    罗真倒是眉头一挑,随即笑吟吟的出声。

    “如果他们有那个本事的话,那我随时期待他们的到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罗真虽然是在笑,但眼中却完全没有笑意。

    “曜?”

    “总...总觉得有点可怕呢...现在的曜君...”

    阿古罗拉和凪沙就对这样的罗真表现出些许的胆怯来。

    但没办法。

    实验品?

    这可是罗真最讨厌的东西。

    若是人工岛管理公社的人真的不长眼睛,把手伸到自己的身上,那这次,罗真绝对不会再客气。

    那月就理解到这一点,看向罗真的眼神多少显得有些复杂。

    以往,在这样的事情面前挺身而出保护罗真的都是那月,罗真则在此之前一直都在钻牛角尖,除了精进自己以外,其余事情一概压下,不予理会。

    但现在,罗真已经醒悟了,连魔力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再让别人在暗地里肆意妄为,罗真可不会再坐视。

    那月便从罗真的态度中理解到这一点,知道罗真是真的打算独立了。

    这让那月不知为何,既感到欣慰,又感到有些许的寂寞。

    说实话,那月还想问问罗真,其究竟是怎样才能将咎神的灵给唤回来,实现降神的奇迹,又是怎样如此完美的封印第四真祖,不被其吞噬的。

    这些都是以往的罗真所没有的能力,应该说是罗真从来没有展现过的能力。

    (这也是神的庇护吗...?)

    那月想着这样的事情。

    直到...

    “你怎么了?那月姐?”

    罗真的声音唤醒了那月,让那月重新看向了罗真。

    然后,那月就看到罗真有点小心翼翼的动作。

    这个少年,就算封印了第四真祖,拥有着谁也看不透的手段,依旧在照顾着那月的心情,担心自己的姐姐是不是正在不高兴,或者是为自己为其添麻烦而感到内疚。

    看到这里,那月心中的寂寞和疑惑便一扫而空了。

    没错。

    无论如何,罗真依旧还是自己的弟弟,这一点毋庸置疑。

    既然如此,自己就只需要尽身为姐姐的职责,照顾他到最后,为他承担所有的事情。

    直到,他不需要自己为止。

    如此想着,那月也不再烦恼了。

    “应该不需要我提醒你吧?曜?”

    那月便直视着罗真,难得郑重的开口。

    “你在自己的体内封印了第四真祖的事情,对谁都不可以轻易泄露出去,知道了吗?”

    那月就这么嘱咐着。

    “我知道。”

    这一点,罗真倒是没有和那月唱反调,直接点头答应。

    若是被别人得知这件事,那盯上罗真的就不仅仅是人工岛管理公社,而是世界各地的各种有心人了。

    觊觎第四真祖的力量的人,以及对罗真的伟业感到好奇的人,那可是绝对不会少的啊。

    为了避免过多的麻烦,罗真虽不会畏首畏尾,却也不至于去主动招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想法肯定是没错的。

    “还有你,晓古城,你也给我管好自己的嘴,要是你体内的存在被泄露出去了,我可不保证你不会被抓去解剖。”

    那月不无威胁的这么说着,让古城都被吓到了。

    “有...有那么严重吗?”

    古城便吞了一口口水。

    那月却瞥了他一眼。

    “某种程度来说,你体内的存在比第四真祖更惹人瞩目,尤其是在这座弦神岛。”那月古井无波的道:“所以,能不能保住自己的下半人生正常无误的度过,看你自己了。”

    说完,那月也不打一声招呼,直接转过身,消失在原地。

    显然,那月是去为罗真等人收拾残局,为了让他们尽量过上一般人的人生而努力。

    “总感觉有点对不起南工老师,老是让她为我们操心,下次就让牙城君和深森酱来登门拜访,好好道个谢吧。”

    在这种地方,凪沙总是考虑得很周全,和古城完全不一样。

    古城只是在苦恼着。

    “呐,曜,不能用你的本事想想办法,把我体内的那个什么神灵给祓除吗?”

    古城这样子奢望着。

    “办法倒不是没有,只是这种发展也在我的预料之外,再加上对象是神,对方又已经自我封印,主动进入沉睡,我可不敢保证乱来的话会不会产生什么别的变化,因此,最好还是静观其变吧。”

    罗真如此奉劝着,并且还安慰出声。

    “嘛,你会变成这样我也有不少的责任,所以我也会在你的身上施加封印作为保险,至于能不能祓除,那就只能看天意了。”

    罗真便拍了拍古城的肩膀。

    “真是...饶了我吧...”

    古城只能唉声叹气。

    “古城君也很辛苦呢。”

    作为曾经也被外来的灵给附身之人,凪沙就表示了同情。

    只有阿古罗拉,虽然不是不在意各种事情和问题,但目前最重要的是...

    “走吧。”罗真摸了摸一脸顾忌的阿古罗拉的脑袋,笑着道:“我们去吃冰淇淋吧,大家一起。”

    此言此语,让阿古罗拉露出了笑容。

    继半年前以后,第二次最美丽、最梦幻的笑容。

    “嗯!”

    吸血鬼的少女重重的点下了头。

    至此,名为〈焰光之宴〉的仪式才正式宣告结束。

    罗真等人,再次回到了日常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