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小说 > 大唐技师

第73章 杀人者,李牧也!(打赏加更)

    王珪刚到家中,正要派人去找王普,王普自己上门了。

    王普喜气洋洋,人还没进大堂,声音已经先进来了:“大哥,听说今日朝议,李牧又跟人吵起来了?还惹到了魏公?哈哈哈,李牧这下有苦头吃了,竟然敢惹魏公?”王普坐到王珪对面,幸灾乐祸道:“魏公岂是他惹得起的,我看他这回怎么……”忽然王普发现王珪的脸色不对劲,不由止住了话头,问道:“大哥,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王珪看了王普一眼,叹了口气,道:“小弟啊,你从何处听来这些的?”

    “哦,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御史,他的弟弟在国子监读书。今日朝议结束后,他来国子监寻他弟弟,我正好碰上,他知道我与李牧之间的仇怨,就讲给我听了,怎么……难道没这事儿?”

    王珪苦笑一声,道:“所以你很高兴,幸灾乐祸?”

    “当然了!”王普笑了起来,道:“我跟他是对头,他倒霉,我自然就开心,怎么了?”

    王珪又叹息一声,看着王普道:“小弟啊,看你这个样子,我再想起李牧,心里好不难受!你说说你啊,三十了,竟然不如一个少年……不,不只是不如,简直天地之别。你啊、你……唉,算了,不说了。”

    王普顿时一脸委屈,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还夸起李牧那厮了,你不要忘了,你弟弟我刚被他敲了一笔竹杠!”

    王珪不接这个话茬,问道:“你觉得他得罪了魏征,就要倒霉?”

    王普乐了,道:“大哥,你在说什么啊,魏征啊,你、你与他相识多年,又同是当年太子府旧属,他的厉害你还不清楚么?李牧惹了他,呵呵……”

    王普被自己的话逗乐了,但是干笑了一阵,见王珪也没有笑的意思,不由十分尴尬,清了下嗓子,道:“大哥,小弟孟浪了。”

    “你确实是孟浪了,唉,也不怪你,毕竟你与他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见王普又要反驳,王珪又道:“告诉你吧,今日朝议之后,陛下召宰相,六部尚书,魏征和李牧,到太极殿议事,魏征旁征博引,把李牧在大殿上的发言驳斥个遍,就连我当时都以为李牧没有反击的余地了,但谁曾想,李牧竟然扳过来了,不但扳过来了,还骂魏征是三姓奴,是一个沽名取直的小人,说他身无寸功,欺世盗名,妄自尊大。说他是一个皓首匹夫,不配为大唐国公。说他是山东士族走狗、喉舌,不懂君臣之义,损公肥私……”

    王普听得咋舌,骇然道:“大哥,你莫不是说笑吧,他、他敢如此说魏公?魏公没有驳斥他?陛下没杀了他?”

    “呵!你是没有亲眼所见,李牧这小子发起难来,根本不留任何余地,一句话一个陷阱,等你察觉之时,已经深陷其中,反驳不得了。魏征是我生平仅见能言善辩之人,但在他面前,仍然不是对手,仅仅几个问题,就把他给问住了,一句话也答不上来,如何驳斥?最后逼得魏征没辙,竟然跪下逼陛下,欲借山东士族之势,逼陛下对李牧下手,真是一点脸面都不要了。但他没有想到,陛下也已经深恶他多时了,陛下盛怒,一脚把魏征踹倒,还是赵国公与我等求情,否则今日,魏征就要挨陛下的揍了!”

    王普讷讷道:“大哥,陛下为何如此维护李牧啊!”

    “还能为了什么,李牧此人,确实与众不同!年轻,忠义,有才能,你可知道,他来长安不过三月,竟然赚了七万贯!而他把这七万贯,全数都花在了工部。如此魄力,你能做到么?”

    “七、七万贯?”王普吓得都结巴了,七万贯啊,那是多大一笔钱。他终于明白,李牧说没有针对他是什么意思了,七万贯都不当回事的人,会针对他的两千贯么?

    王普忍不住问道:“大哥,李牧如何了?”

    “他?”王珪叹了一声,颇为敬佩地说道:“这小子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当着宰相们和尚书们的面,向陛下辞官了!”

    “辞官?”王普这下真的震惊了,这天下谁人不想做官?李牧已经是工部侍郎了,十七岁的工部侍郎,追溯古今,恐怕也只有十二岁拜相的晏子可以比拟了吧,就算是当今陛下,十七岁征战天下时,也没有如此的高度啊。而李牧竟然说辞就辞了,这个人……王普不知怎地,竟然觉得有点佩服他了。

    “陛下同意了么?”

    王珪摇摇头,道:“看得出陛下确实是爱惜他的才能,哪怕他当面埋怨陛下,陛下也没有惩罚他,只是让他在府里禁足而已。依我看啊,过不了几天……”

    王珪的话还没说完,管家匆匆地跑了进来。王珪皱眉看过去,不悦道:“慌慌张张像什么样子,出了什么事了?”

    “老爷!老奴刚刚去西市采买,忽然见大街上的百姓都往大理寺跑,老奴好奇也跟了过去,您猜怎么了?逐鹿侯带人把大理寺的墙砸出一个大洞,闯进去杀人,人头都飞出来了,满地乱滚啊!老臣打听旁人,据说是因为那个御史骂他老娘,他就把人给砍了!”

    “什么?!!”

    大理寺。

    大理寺作为大唐的最高法院,戒备算是森严了。今日发生这种事情,实在也是无奈,谁能想到会有人能砸穿墙壁闯入,这如何防得住?等守卫发现情况进来的时候,人头已经飞出去了!当值的大理寺少卿孙伏伽,素以老成持重而闻名,但是遇到这样的状况,他也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好在随后总管公公高公公就到了,金吾卫接管了大理寺,前前后后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高公公也很头疼,他只恨自己没能早来一步,若是早来一步,就算李牧身边那个健奴有蛮力在身,凭借这队守卫皇宫的金吾卫,也必然能够阻止他们。可是当他来的时候,李牧的剑已经砍了下去,脑袋都掉下来了,还如何阻止?

    李牧杀了人之后,也没逃走,把赵元朗的尸体扔出去之后,他就直接坐在牢中了,李重义也没走,包着他的巨斧,守卫在李牧身边。

    高公公看到这样一幕,也无话可说了。跺了跺脚,让金吾卫列队把窟窿挡住,便和孙伏伽一起从监牢出来了。赵元朗的尸体,自有人收敛。但是这件事,却怎么也兜不住了。

    百姓越聚越多,孙伏伽不得不派人去求屯卫相助,程咬金正准备下值回家,听说了事情,带着自己的亲兵来了。禁军列成队,把百姓阻隔开来,百姓们是看不到现场了,但是早前看到的人,已经把整个故事说得绘声绘色了,百姓们也不肯走,周围堵得水泄不通。

    李世民看到人头飞出来的时候,心中全明白了。

    人越聚越多,李世民只好先回宫。坐在太极殿的桌案之后,李世民心神不宁。他看向太极殿的门口,李牧从这道门走出去时候的背影,不断浮现在他的眼前。李牧最后说了一句保重,又跟唐俭交代了一句什么,他那时候应该就已经想好了,他不想活了!

    李世民把李牧的两道奏疏打开,奏疏上是满朝文武只有李牧能写出来的歪歪扭扭的字,李世民看着这些字,视线不由自主的越来越模糊。

    这个臭小子的字,到底还是没练出来,又偷懒……

    想到这,李世民苦笑了一声,他发现,他无法说出这句话。李牧有偷懒过么?他没有!

    他的那个工作室,李世民不止一次地去过,每次去,都会发现多了很多东西,他没有闲着。忽然耳边响起李牧说过的话,李世民喃喃道:“不存蓄,不买地,不置宅……子时之前从不敢睡……”

    “是朕让你失望了么?”李世民眼含热泪,咬牙道:“混账小子!就算你心中有委屈,你私下跟朕说啊,一个御史,杀了就杀了,你为何要亲自动手!你为何要如此冲动!难道你以为,朕会不站在你这边,会去偏帮他们么?!”

    李世民把奏疏放了下来,他实在是无法看下去了。

    “拜见皇后娘娘。”

    殿外响起宫人的声音,李世民抬手拭去眼泪,看到长孙皇后走了进来,起身道:“皇后来了?”

    “陛下,我都听说了。李牧这孩子怎么……如此糊涂啊,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如何是好?”

    “还不是魏征那个匹夫!”李世民咬牙切齿,怒道:“李牧这小子,平日里油滑是油滑了一些,但是他所做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摆在那里,他做的东西,花的钱,给朕出的主意,没有一件是为了私利。哪怕他已心存死志,临走之时,仍然给朕留下了两道奏疏,全了与朕的君臣之义。是朕辜负了他,朕如果当时坚定一些,不听魏征老狗的鬼话,把那个赵元朗砍了,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魏征匹夫,害我大唐贤才,若这次他们不肯放过李牧,朕必让他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