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乾龙战天

第六一九章 菱洲学堂

    说话间,沈云已经看完了玉简里的内容。

    “我看没问题。”他对魏清尘笑道,“难怪你上午开会敢把议程加快,原来是胸有成竹啊。”这回是真的惊喜。昨晚,他们仨散会之后,到天明,中间才隔了多久。而这份大纲,便是他与道长联手,也不可能在一两个时辰之内,写出来。可是,魏清尘和端木光做到了。

    他们俩还做得很好。这份大框比他要求得更加具体、完善。

    心念一转,他问道:“你们是在玲珑阵中写的?”

    真是这样的话,那可是遭罪了。

    因为在玲珑阵里呆得久了,搞不好会造成灵气逆行,严重的话,甚至留下暗创。

    还好,魏清尘摇头答道:“不是玲珑阵。”

    端木光在他对面,笑嘻嘻的补充道:“魏长老在这次闭关期间,偶然灵感大兴,在玲珑阵的基础上悟出了一个全新的时间流阵法。昨晚我们试验过了。它的时间流不到外面的十分之一。对人没有任何的限制和伤害。真的很好用。我们在里头商议了十个多时辰。外面才过去个把时辰。”

    “这么厉害?取名了吗?叫什么名儿?”沈云不由得又想起了晓泉秘境,心里忍不住叹惜:可惜了。那么牛气的一个缓时秘境,再无踪迹。

    魏清尘呵呵笑道:“没顾得上取名字。”眼波流转,里头的笑意更甚,“请主公赐名,如何?”

    不如何!沈云最烦取名字什么的了,闻言,将手里的玉简还回去:“你且放过我罢!”

    “哈哈哈……”魏清尘和端木光都笑了起来。

    笑过之后,魏清尘又道:“干部培训学堂,意义重大,我觉得还是得由主公赐名。”

    端木光也使劲的点头:“要在会上由大伙儿临时来取的话,太费时间了。不如大人直接赐名。”这时节,地里、山里的活计都不轻。与会者们又囊括了各部门各营的头头儿。多在这里开一天会,等于就要耽搁一天的活计呢。

    沈云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学堂的提案还没通过呢,我这边就定了名,不合扩大会议的流程。不过,端木说的也不无道理。现在我们门派里最大也是最紧急的问题,就是大伙儿的吃饭问题。因为取个名字,而耽误时间,甚至误了农时,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吧,我们三个都拟一个名字,附上取名的用意,一道写进框架里,拿到会上去讨论。”

    “如此甚好。”魏清尘想了想,“我先献丑。济时学堂。”并解释道,“身为干部,当以身作则,济世救人,扶危度厄,化解天劫为己任。”

    好吧,还有一重用意。是他的私心。

    仙山那边不是有个运天演武堂吗?那么,我们就搞一个济时学堂出来!光听名字,就比那边要务实,更接地气。

    端木光其实也最烦取名字。刚才,他看戏不怕台高,这会儿只能抓头挠耳的使劲想……过了一会儿,说道:“我取‘经才’二字。我们的干部,经过培训后,都会成为魏长老说的那种经世之才。”

    说完了,他眼巴巴的瞅着沈云。

    言下之意是:他们两个都按要求说完了,现在该轮到大人了。

    沈云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取的是‘菱洲学堂’。菱洲对我们门派来说,意义重大。既是我们的开派之地,也是我们现在的常驻地。我们的干部应当是我们门派里骨干,培养干部是门派的长久之策,以门派开派之地命名之,以显门派的重视,以及对参加培训的所有干部的期望。”顿了顿,又道,“最重要是,它好记。”

    魏清尘和端木光相对一视,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服气。

    他们完全可以预料,呆会儿开会商议时,这个名字一出,绝对会率先抓住绝大多数与会者的眼球。再加上附在后面的这一番用意,“济时”、“经才”都是那么的苍白。

    事实也如他们所料。本来,很多的与会者对于举办干部培训颇为不耐——开会已经很费时间了,还要将手底下的得力干将们抽调出来,每隔几年,撂下手里的活计,什么也不管,专门关起来,进行长则数月,短则好几天的培训。这也太耽误事了。还有的甚至暗地里生气。上午的时候,那些神隐弟子要集中培训,下午又提出来,骨干也要培训。这算哪门子的骨干?和神隐弟子一样的待遇?

    因为这个提案是魏长老提交的,他们得了上午的教训,不敢再轻易发难,所以,强忍着,往下看。

    当看到取名这里,尤其是看到“菱洲学堂”这四个字时,很多人的眼神变了,变得温和了许多。再读完后面的字句,有些性子急的,立时又折到前头去,一字一句的重新研读。

    读完之后,依然是分片讨论。再是汇报代表们依次发言。

    根据他们的说法,有很多的人是看到“菱洲学堂”这个名字上,对还在提案阶段的这所未来干部学校已经有了感情。框架里很多,他们初读认为是麻里麻烦,再读,三读……细细琢磨之后,却不禁心潮澎湃的内容,也因此而获得了很多的赞同与支持。

    没有悬念,这所凝聚了与会者们的深厚感情与期待的干部培训学堂在扩大会议上一致通过,被取名为“菱洲学堂”。

    离晚饭点还有个把时辰,此次扩大会议的议程已经全部走完。

    相比于上午,下午的会议效率更高——总共完成了上午遗留的表决+整个第二大条的框架的研读、讨论和表决。

    会议结束,沈云高兴的对大家说:“现在离晚饭点尚早,所以,本次会议就不留大家的饭了。”

    “哈哈哈……”大家都被逗乐了,大堂里的笑声轻松而欢快。

    沈云接着宣布:“本次会议圆满结束。大家可以离开会场了。”

    与会者们却没有走,而是七嘴八舌的询问:“门主大人,菱洲学堂什么时候开学啊?”

    “门主大人,第一批收学员都有哪些要求?”

    “门主大人,我够格第一批来培训吗?”

    “门主大人……”

    讨论成了最好的学习,与会者们都学会了方案里的新名字,新说法,用得非常准确。

    魏清尘坐在沈云旁边,更加看好菱洲学堂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