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日月同辉

第189章 暗度陈仓

    观棋擦擦眼泪,问:“姑娘怎么说?”

    胡齊亞先问:“墨竹呢?”

    观棋道:“跟李叔出去了。”

    李叔,即李卓望,是奉李卓航之命来三江口追查红叶和潘子玉的消息的。

    胡齊亞道:“叫他回来。姑娘这有一封信,让他送去给落公子,请落公子即刻来宁波府。”

    观棋忙接过信,道:“是。”

    胡齊亞又飞鸽传书给李菡瑶。

    李菡瑶接信后立即赶来三江口。

    再说霞照县,方逸生在画舫置办酒宴,宴请李卓航。

    王壑充当陪客。席间,王壑暗示李卓航:潘子玉现在水军陈飞手下,陈飞是潘家一手栽培的,是潘梅林心腹。陈飞觊觎江家船厂,恐将对江家李家不利。

    李卓航忙起身,郑重谢他提醒。

    王壑并未告诉李卓航,自己已经让张谨言去请靖海大将军颜贶出面主持此事,只请他小心。

    李卓航再次感谢他关照

    方逸生便问起李菡瑶。

    李卓航说,江如澄出事,李菡瑶去了临湖州外祖家。

    王壑吃了一惊,顿时觉得心神不定起来。原本他对情势智珠在握,现在却觉得计划出现缺漏,就像冬天衣服破了一个洞,冷风飕飕往里灌,身冷心也冷。

    他本打定主意要在李卓航心中留个好印象,为将来娶人家女儿奠定基础,眼下再无心表现,看舱外水上荷花都失了颜色,也不婷婷了;都立秋了,天气还这么热;秋蝉也吵得人心神不宁,总之一切都不好了。

    思索再三,他决定亲去临湖州一趟,暗助李菡瑶,以防出现不测,他在霞照救援不及。

    就在这时,李家来人回禀李卓航:钦差大人传老爷。

    简繁找李卓航,可不是为了闲话,而是有人将李家告了——宁波府水军副将军陈飞致函钦差大人:

    江家李家与靖海大将军颜贶官商勾结,图谋不轨。

    江家将嫡长女江如蓝许给颜贶为继室,并为颜贶造船、操练水军提供军费,这些都有证据。

    李家与颜贶勾结也都有证据。

    陈飞道,还有些关键证据他正在收集,等收集完成,会亲自来霞照面呈钦差大人,在此之前,还请钦差大人控制李家,以防他们脱逃罪名。

    简繁当然不能凭陈飞一封信就拘押李卓航,但此事非同小可,他自当慎重详查,勿枉勿纵。

    李卓航便不得随意行动了。

    这消息迅速传遍了霞照,掀起织锦大会后新的议论热潮;各大织锦世家更是蠢蠢欲动:有替李家担忧的,有观望形式想要趁机扩大经营的。——倘若李家被查封、被拍卖,他们进可抢夺李家客户资源,退可接手李家的机器和熟练织工。商场从来就是不见鲜血的战场!

    王壑当即放弃了去临湖州。

    他冷静地想:“潘子玉这是想拖住小爷呢。可是小爷不得不暂时让他如愿。李家这罪名若坐实了,与李家关系亲厚的徽州巡抚鄢计定要受到牵连。鄢计是母亲的得意门生,鄢计若获罪,母亲难以撇清。

    “好个潘梅林,野心不小,布下这大一盘棋,谋夺李家家产、霸占江家船厂不算,还要连我父母和靖海大将军一起拖下水!李菡瑶,你可不能让我失望。”

    李菡瑶之前化解潘家对李家的阴谋,并雷霆反击,王壑相信她这次也能应对。他初尝情滋味,关心则乱,才要去临湖州。其实他刚来江南,并不如李菡瑶对江南形式清楚,留在霞照替她守好后方,以防她被人釜底抽薪,才是上策。更何况,谨言已经去找靖海大将军了。

    王壑当即书信一封,请方逸生转给李卓航,再传给李菡瑶,他要跟李菡瑶联手下这盘棋!

    方逸生微笑道:“纳兄弟放心,我这就叫人去。”

    王壑道:“不,你叫人领前辈去。此事非同小可,下人去办恐有失,那时你我都要受牵连。”

    前辈就是老仆。

    方逸生爽快道:“好。”

    转身出去吩咐人。

    等出来,笑容却淡了,落寞地看着房门口尚在晃动的珠帘,心情复杂:王壑终究还是对李妹妹动心了。

    他依然会尽力助替王壑,因为此事关乎李家安危,他不会因为嫉妒就置李菡瑶于不顾。再者,他以为情爱一事,不可强求。王壑纵然风华绝代,那也要李菡瑶肯嫁他才成。李菡瑶不肯嫁,王壑能入赘吗?

    方逸生幸灾乐祸地笑了。

    他感到心里好受多了!

    他急忙去叫人,领老仆去李家。

    临湖州,碧水书院因坐落在碧水湖畔而得名。

    宁家在碧水湖南岸有一座小小的别院,落无尘白天去书院听讲学,晚上来这里住,已经几天了。

    这天傍晚,他从书院归来,在湖边对着烟波浩渺的碧水湖作画,宁致远的小厮带着墨竹来找他。

    听见声音,落无尘转身。

    墨竹这么看去,他一身白衣,背后是漫天晚霞和波光粼粼的湖面,真像是仙人刚落在湖畔。

    “落公子。”

    “墨竹,你怎么来了?”

    “公子不想见到墨竹?”

    “见到你我很高兴。”

    落无尘微笑着,已经猜到是李菡瑶派他来的。——李菡瑶曾说“借无尘哥哥用一下”,现在来借了。

    他带墨竹进屋到他房里。

    墨竹将一封信交给他。

    落无尘看后,神情肃然道:“我马上去宁波府。”

    墨竹道:“我等公子。”

    落无尘道:“不,你替我送封信给一个人。”

    墨竹忙问:“给谁?”

    落无尘道:“到宁波府再告诉你。”

    他研墨提笔,很快写了封信,封好后,揣进怀里,正要去找宁致远告辞,宁致远却匆匆来找他。

    “子安,出事了。”

    “何事?”

    宁致远低声道:“我父亲同宁波府知府闻大人是同窗。我刚从闻大人那里得到消息:水军副将军陈飞指控李家、江家与靖海大将军勾结,图谋不轨。”

    落无尘沉声问:“他可有证据?”

    宁致远道:“据说有。”

    落无尘道:“原还以为潘梅林觊觎李家家业,现在看来,他图谋重大,怪不得肯自尽,担下罪名。”

    宁致远道:“所以我来找你商议。”

    落无尘道:“子静若不想潘贵妃翻身,就赶紧去霞照。这时候,你当与王纳联手。我即刻去宁波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