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日月同辉

第323章 不惜代价辅佐她

    李菡瑶再一听,太后也派人召简繁进宫,商议废帝和另立新君一事,急问:“她去了?”

    风儿道:“婢子觉得此事重大,一接到姑娘信号,就急忙赶来了,想请姑娘拿主意。”

    李菡瑶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光,果断道:“你即刻回去,阻止她去皇宫。就说我的话,让她马上脱身!我现在也过去,你带她去那个地方跟我碰头。”

    风儿道:“是。”

    于是转身就出去了。

    胡清风送走风儿,转头回来打开桌上两个纸包,是玫瑰酥点,温声和气道:“姑娘吃了再去。”这是他派人出去联络风儿时,叫风儿带回来的。

    虽然李菡瑶一向很能吃苦,但在胡清风心里,姑娘不仅是主子,也是娇女,可不能让她受委屈,再者姑娘身负重任,最好别吃来历不明的东西。

    他怕张谨言的手下弄鬼。

    就算没弄鬼,那些军汉弄出来的东西跟猪食一样,姑娘锦衣玉食长大的,能吞得下去?

    这些事他都细心地想到了。

    李菡瑶微笑道:“多谢胡叔。”

    于是叫了郑若男来一块吃。

    一时吃罢,李菡瑶嘱咐了胡清风一番话,便带着郑若男、凌寒等人出门,去往德政路。

    半路上,她又命凌寒带人去吕畅家。吕畅没有家眷,但眼下皇城兵变,而吕畅正在皇宫,想必吕家的下人也是惶惶不安的,正可趁乱潜入,取一样物事。

    李菡瑶等人就在茶楼等他。也不是白等的,这期间,郑若男又往白虎王府送了信。

    凌寒行动十分迅速,很快就转来了,将东西交给李菡瑶,然后一行人继续向德政路行去。

    离皇城越来越远,市井就越热闹,来往巡查的虎禁卫和府衙、县衙的衙役也越多,看着与平常一样的买卖行市,内里透着一股子紧张谨慎的气氛。

    李菡瑶走进悦来客栈。

    几天前,凌寒在这定了客房。

    李菡瑶刚在客房坐下,外面便传来脚步声,两个女子出现在门口,一个是风儿,一个是丫鬟打扮的火凰滢。不过火凰滢有些奇怪:胸前平平的,姿态也没了往日的婀娜,站得笔直,一大步险些跨进门槛里。

    李菡瑶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抿嘴笑了,招手儿叫道:“进来。凌寒,给大人上茶。”

    凌寒:“……”

    这是哪门子大人?

    火凰滢也噗嗤笑了。

    这才袅袅走进来。

    李菡瑶忙起身拉着她,嗔道:“姐姐胆子太大了!若是被人窥破,我救你可要费一番手段了。”

    火凰滢道:“妹妹的意思,即便我暴露了,妹妹还是有手段能救我的,就是要费一番手段?”

    李菡瑶正色道:“当然。”

    又指风儿道:“我早就安排她们在暗中保护姐姐,一旦你暴露,便实施营救的措施。”

    火凰滢拜道:“谢妹妹。”

    李菡瑶摆手道:“谢什么。我可不愿才收个人就折在这里,岂不显得咱俩都无能。姐姐若就这点能耐,我也不会花心思找姐姐了;我若这么无能,还做什么大事?不过我还是觉得姐姐太莽撞了。易容很讲究的……”

    她和观棋互换身份,因为彼此都是差不多大的女孩子,又是从小就互相模仿的,扮起来就很容易。

    女扮男装就要慎重了。

    她当年扮小墨竹,一来年纪小,童男女差别不显,根本不用担心别人看破。这次扮郝凡也是少年,再者郝凡本无其人,出现在人前的就是李菡瑶,等于她另一个身份,郝凡的家世背景等等吕畅也一概不知,不容易败露。

    简繁就不同了,火凰滢跟他比,不仅有男女差别,还有年龄差距,更有气质差距——简繁是为官多年,自有官威气势,火凰滢一个风尘女子,哪怕顶着简繁的面皮,也无法模仿出简繁的气度来,稍微熟悉简繁的人,一眼便能窥破玄机。若瘦点还好,偏偏火凰滢的身材曼妙、前凸后翘,哪怕把胸脯给束缚了,跟简繁的体型也相去甚远。

    所以李菡瑶一听太后召简繁进宫,急忙命风儿阻止,要她立即脱身,晚了可就要出事了。

    火凰滢道:“妹妹虑的很是。我也知这其中的风险,之前借口皇城兵变,不见双方任何人,正是因为担心泄露身份。后来收到太后的传召,也觉不妙,正要走呢。恰好妹妹就派人来接了。还好没给妹妹闯祸。”

    李菡瑶这才放心,笑道:“我就知姐姐明白。”

    两人叙过话,火凰滢这才有空打量其他人,目光停在郑若男脸上,“这位姑娘是……”

    李菡瑶笑吟吟道:“这是郑姑娘。白虎王之女。”

    火凰滢一惊,暗自佩服李菡瑶——进了皇宫一趟,把白虎王之女都勾来了。刚才说话也没避着对方,难道郑姑娘也被收服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李菡瑶对郑若男道:“这是江南第四才女,火凰滢。”

    郑若男不知火凰滢何许人,一听江南第四才女,顿时肃然起敬,忙也还了一礼。

    于是三人重新坐下说话。

    火凰滢便问起皇城兵变的情况。

    李菡瑶也不瞒她,言简意赅地将事情经过叙述了一遍,连她想招揽郑若男的心思也说了。

    火凰滢捂住了酥胸。

    她虽心怀大志,却不天真幼稚,古往今来心怀大志的人如过江之鲫,能得偿心愿者屈指可数,十有**都半路夭折了。她肯依附李菡瑶,是觉得凭李菡瑶的才华气度和李家的财富,再加上她的辅佐,即便不能打下一片江山,做一方豪强还是绰绰有余的。再者,李菡瑶也向她坦承喜欢王壑,若能嫁给王壑,做个豪门贵妇也是不错的结局。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她做事并未懈怠,所以才不惜冒险扮作简繁,为李菡瑶造势、造名。

    现在听了皇城兵变的经过,李菡瑶竟能在王壑和嘉兴帝争斗的夹缝中取利,活捉嘉兴帝、夺玉玺、留书太庙、盗圣旨,并交结白虎王之女……哎哟哟,这些个事,比她扮当朝宰相安定京城治安可要精彩多了。

    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激情!

    她看到了成功的希望!

    然成功并不容易!

    她要不惜一切代价帮助李菡瑶,成就李菡瑶,也成就她自己——她把目光投向郑若男。

    郑若男察觉,对她微笑。

    火姑娘回了一个颠倒众生的微笑,因李菡瑶正说“姐姐准备一下,等郑姑娘的人来了,咱们即刻出城”,她忙问:“在这紧要关头,妹妹为何反要出城?”

    ********

    感谢逍遥九世、阿湖湖打赏。晚安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