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日月同辉

第682章 当你爹比做宰相还累

    赵子仪没留心他们异样,又蹙眉道:“可是宁儿她一直哭怎办?你帮我想想,如何哄歇她?”

    王壑无语地看着他,问:“赵伯伯难道不会管女儿?”

    赵子仪摆手道:“她又没做错事,怎好委屈她?主上自小聪慧,替我想个法子,既能安抚她,又能让她安心禁足。她哭都是因为你冤枉了她,你不能不管!”

    王壑笑道:“赵伯伯这个爹当的也太没威严了。晚辈的父母在时,在晚辈面前从来都说一不二。晚辈也很乖巧、听话。”

    赵子仪斜睨他道:“呵呵,主上乖巧、听话?你父亲亲口告诉我:做你爹比做宰相还累。为了让你信服和听训,他和你母亲几乎穷尽神思、殚精竭虑……”

    王壑道:“……”

    父亲竟在背后这样说他?

    这话太不公了!

    他一向比别的孩子听话,从不随意哭闹,也很少闯祸,但父母依然对他十分严厉,他被父母从小磋磨到大,不得不跟他们斗智斗勇,活得可不艰难了。

    赵子仪还在说:“……后来我给你爹出主意,叫他把你丢出去游历,这才清净了几年……”

    王壑先气得笑了,又想到今后再不能经受父母的磋磨,不禁又红了眼睛。为掩饰情绪,他强笑道:“赵伯伯管人家的儿子倒有主意的很,怎么轮到自己女儿就不行了?”

    赵子仪道:“姑娘家要娇养,再说宁儿听话。你不信,只问朝宗,被我揍了多少回?从不心软!”

    王壑受不了他偏心女儿成这样,看情形不给他出个主意安抚赵宁儿,他是不打算走了。

    于是道:“你这样溺爱只会害了宁儿妹妹。妹妹自小聪慧,武功又高,书读的也好,就是缺乏历练,心性不够坚韧。我不说明真相、禁足她,就是为了磨砺她的心性。

    “我打算让扣儿姐姐接任龙禁卫大将军——扣儿姐姐有这个能力和资历。将来,宁儿妹妹做不了大将军,一个副将军总不能落,否则岂不有负赵伯伯的名头?若她一点委屈都不能经受,如何担当重任?叫我怎么用她?再说这世道,女子要出人头地,注定要比男子付出更多,心性也要更加坚韧才行。赵伯伯难道忘了我母亲的经历?”

    赵子仪听说他要任命赵晞为龙禁卫大将军,吃惊地瞪大眼睛;后来听见扯上赵宁儿,目光就热切了,最后肃然起敬,忙道:“是我误事!我这就回去告诉她: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她好强,肯定就能忍了。”

    于是告辞,匆匆去了。

    王壑这才松口气。

    张谨言看着他咧嘴笑。

    王壑问:“笑什么?”

    谨言道:“哥不仅会管朝臣,还会替人管教女儿了。”

    王壑:“……”

    他默了会,才对世子道:“表弟别光顾着笑话哥哥,先想好如何应对姑父询问吧。说不定姑父就来了。”

    谨言忙道:“询问什么?”

    王壑道:“你的私情。”

    他自从知道李菡瑶主仆调换身份后,便不愿在谨言面前提李菡瑶三个字,因为那属于他。

    谨言惊慌道:“这如何是好?”

    王壑道:“姑父长途跋涉从北疆回来,伤势还未痊愈,老王妃心疼,王府肯定要忙乱一阵子,今晚是出不来了。你别回去就是。明天中午咱们就走。”

    谨言道:“明天父亲来呢?”

    王壑道:“哥哥帮你应付。”

    谨言欢喜道:“多谢哥。”

    于是打发人回王府禀告:今儿是表哥回京第一天,又出了那些事,他要贴身保护表哥,不能回家。安排已毕,当晚就歇在王壑院里,近身保护。

    *********

    次日去皇宫,早朝时,再无人叫嚣弹劾李菡瑶,几位重臣所奏都是本部具体事务:关于出兵,关于登基大典。

    王壑雷厉风行处置了,然后,任命赵晞为龙禁卫大将军,接替唐机掌管龙禁卫,护卫皇宫。

    当即有十几位朝臣反对。

    历朝历代,都不缺诤臣。

    再者,龙禁卫大将军一职非同小可,涉及利益之争,许多人都有自己的考量,怎肯沉默。

    最后,他们认为赵晞是女子,能力不足以统领龙禁卫,做天子近臣更不妥;二来,从昨天的经历来看,新君襟怀宽广,善纳谏,他们更要大胆表现了。

    王壑道:“诸位所言也有理,然发兵在即,无暇再斟酌人选。这样吧:先让赵晞试一试,若她不能压制龙禁卫,即刻撤职,另选武功高强和胸有韬略者接任。横竖有玄武王和忠勇大将军在京镇着,出不了大事。”

    那些人虽不甘,也无法了,等散朝后,纷纷寻亲觅友,将新君的旨意传达了,并商议出对策:从军中挑选出武功高强和熟读兵书者,采用各种手段挑衅赵晞,要让她知难而退,龙禁卫不是她一个女子能统领的。

    赵晞早有准备,已经抢先一步在龙禁卫大校场摆下擂台,欢迎任何人上台挑战。

    这举动激怒无数军汉。

    太嚣张了!

    发兵江南在即,比试结果也无暇详细述说,只知道军中当天有几十位将领伤筋动骨,有许多都是被赵晞一招打趴下,没十天半个月不能复原。

    赵晞有言在先:挑战她的人太多,为免大伙儿采用车轮战消耗她的体力,她会速战速决,下手绝不会容情,让大家做好心理准备,别怪她心狠手辣。

    众军汉都嘲笑她太嚣张。

    等结束后——不,还未结束,但剩下的人都不敢再上台了,只能另辟蹊径。于是,赵晞的身世被挖了出来,都知道她原是朱雀王的外甥女,前朝先帝时期的威海大将军耿忠之女。为人最冷血无情,十来岁时,曾亲手刺杀亲生父亲耿忠,就为了跟父亲划清界限以自保。

    “连亲生父亲都杀?”

    “可不是!”

    “这不是畜生?”

    “小心,别叫那母老虎听见了。”

    “咱们往后日子难了。”

    “那还用说!瞧瞧彭冲指挥使,那还是朱雀王的旧部呢,被她一鞭子差点抽断了胳膊。还有老陈他们,都被踹下擂台,五脏六腑都踹伤了呢。”

    “最毒妇人心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