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超凡贵族

第217章 奇怪的关系

    冈比斯的王都位于王国的中部,因布利诺河流经于此,又名布利诺尔城,迄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

    布利诺尔最初只是一座小镇,随着奥古斯特家族的崛起,它也逐渐壮大。当奥古斯特家族开创王国以后,布利诺尔成了冈比斯的王都。

    作为冈比斯的政治、经济、军事中心,布利诺尔也是王国最大的物资集散地。每年,领主们都要把缴纳的年金物资运到布利诺尔,教会在冈比斯抽取的十一税也在这里转运。

    充沛的物资吸引了大量的人口,布利诺尔的常驻人口就有7万多人,那些没有身份的自由民更是多到无法统计。为了容纳越来越多的人口,600多年来,布利诺尔不断地修缮、扩建,时至今日它已成为人类国度中屈指可数的雄城。

    布利诺尔分为内城区、外城区和棚户区。内城区由封臣区、贵族区和王宫组成,占地32平方公里。外城区主要是农田、仓库、兵营、作坊、居民区和商业区,共71平方公里。城墙之外是自由民聚集的棚户区,差不多有40平方公里大小。

    贵族区的最北边是冈比斯的王宫,经过长年累月的修筑,6座城堡被连接在一起,形成占地10平方公里大小的堡垒群。由于奥古斯特家族以鸢鸟为纹章,王宫又被称为鸢堡。

    此时是上午,鸢堡深处的一间会客室内,威廉姆斯大公正在接见夜枭的两位负责人。

    “维克多.温.兰德尔子爵今年20岁,出身于王国北部的凯尔郡,父亲夏塔恩.温布尔顿男爵,普通贵族,现年56岁。生母艾蕾娜.温布尔顿是一名勋爵的女儿,没有贵族血脉,在维克多4岁的时候亡故。继母莱莉雅.温布尔顿,现年34岁,是贝伦斯家族的旁支次女,她曾经是一位寡妇。”

    “兰德尔子爵的同胞兄长是马里奥.温布尔顿,现年25岁,见习骑士,他的老师是贝伦斯家族的骑士鲁道夫。子爵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名叫佩西,今年只有7岁,两人从没有见过面。另外,子爵的父亲还有两个庶出的子女,都没有觉醒骑士血脉,名字就不用提了”

    “夏塔恩.温布尔顿男爵的采邑位于凯尔郡西部的山林边缘,名下有两处庄园,一个村子,20000亩的耕地和120平方公里的山林,在册的平民共657人。采邑的年收入在900金索尔左右,为王国供养70名士兵,夏塔恩男爵的净收入不超过300金索尔。”

    “以上就是兰德尔子爵的家庭情况。”

    说话的是一位身材高挑,容貌出众的贵族女子。她看起来20出头的年纪,褐色的头发,肤色白皙光洁,长眉修目,琼鼻樱口,只是她的眼神冷漠,语气平淡,给人一种冷冰冰的感觉。

    威廉姆斯没有在意贵族女子的冷傲态度,他知道玛格丽雅天性如此。作为先王的情妇,王后的心腹,同时也是夜枭的负责人之一,玛格丽雅能亲自向他汇报情况,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自从王国的三位黄金骑士先后表态,威廉姆斯在王位的问题也作出了妥协,今天他同时召见玛格丽雅和瓦鲁斯,既要试探王后的态度,也是为了掌握维克多的情况。

    所有的白银骑士都是王室关注的对象。作为男宠,维克多没有被王室留心的资格,但作为白银阶的风行射手,他的背景,血脉,性格,能力都成了夜枭搜集的内容。

    威廉姆斯对玛格丽雅笑了笑,问道:“维克多子爵的谱系呢?”

    玛格丽雅知道威廉姆斯关心的是什么,她说道:“根据我们的调查,子爵的先祖是剑圣德拉文是远房堂兄。维克多子爵并不是剑圣的血脉。教会的血裔记录也验证了这一点。”

    “哦?这还真是让人意外......”威廉姆斯皱了皱眉,继续问道:“维克多和家人的关系如何?”

    “非常不好。”玛格丽特顿了下,补充道:“可以称得上毫无感情!”

    “在宫廷贵族的序列中,夏塔恩男爵只能排在末尾,他的家族三代以来都没有出过骑士,家族管理的采邑也在不断缩减。夏塔恩男爵的财务状况十分拮据,根本负担不起两个嫡子的教育费用。当维克多子爵表现出月精灵血脉特征以后,夏塔恩男爵做出了最常见的决定。”

    “夏塔恩首先联系了贝伦斯家族。贝伦斯家族安排孀居的莱莉雅与夏塔恩成婚,莱莉雅成了维克多的继母,负责教导他宫廷礼仪,夏塔恩男爵开始故意疏远维克多。”说到这里,玛格丽雅嘴角微微上翘,嘲讽道:“贝伦斯家族和夏塔恩男爵想把维克多培养成合格男宠,再高价卖给苏斯王室。可他们的举动怎么能瞒过我们夜枭的耳目?”

    “维克多子爵12岁的时候,在王后陛下的安排下,索菲娅侯爵拿出10万金索尔的劝金和20支洗练药剂,获得了维克多的监护权。维克多在王宫生活了3年,15岁的时候他与索菲娅完婚。”

    “我参加过他们的婚宴......你们把维克多调教的不错,他当时看起来完全就是一个小花瓶。”威廉姆斯淡淡地看了玛格丽特一眼,感叹道:“谁能想到当初的小花瓶亲手射杀了一名大骑士和一名骑士。现在,蔷薇骑士团多了一位可怕的风行射手。”

    “也许还不止!”瓦鲁斯接口道:“特尼斯子爵去过人马丘陵,他发现维克多子爵坚守自己的领地。我猜测,维克多可能射杀过白银阶的蚁人首领,否则西尔维娅夫人不会让他离开黑堡。”

    “就算维克多子爵没有射杀过蚁人首领,西尔维娅夫人也必定认为蚁人首领对子爵没有威胁。”瓦鲁斯又补充了一句。

    威廉姆斯深吸一口气,敲着桌子,疑惑地问道:“维克多是什么时候觉醒风行天赋的?他在王都的时候,有没有觉醒?”

    “没有!”玛格丽雅肯定地说道。

    “也就是说,维克多子爵在三年不到的时间内,不但觉醒了风行天赋,还具现了风元素?!难怪西尔维娅夫人如此看重他!”瓦鲁斯摇头叹道。

    威廉姆斯靠在椅背上,有些懊恼地问道:“你们认为维克多现在是什么样的的性格?”

    “维克多原本对王后陛下很尊敬,但他现在确实性情大变。”玛格丽特颌首说道:“当初,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们向维克多灌输了夏塔恩男爵背弃他的观念。紧接着,他又被当成礼物送给西尔维娅夫人。这两次背叛对维克多的影响很大,也因此迁怒于王后陛下,他直接签署了领地置换协议。”

    “在人马丘陵,维克多表现出过人的才华。他拉拢佣兵团,创建工分制,先站稳脚跟。接着又发明了紫蔗酒、粗糖、雪糖和咖啡,并与约克公爵举行神前公证,由此获得约克家族的支持,但他拒绝成为约克家族的附庸。这说明,维克多想要独立,当然这也是他天真的一面。”

    “这就说的通了。维克多有才华,有天赋,渴望证明自己,但又有些不成熟,所以他毫不犹豫地杀了奥斯丁......他根本不知道王国禁止大骑士对决。你们确实把他教的不错,说不定还给他读了许多关于赞美骑士对决的史诗。”威廉姆斯的语气中不无嘲讽。

    玛格丽雅沉默了一会,说道:“是罗兰殿下读给他听的。”

    “我就知道......”威廉姆斯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也是西尔维娅夫人纵容的。”玛格丽雅冷冷地说道。

    “什么意思?!”

    “殿下,您没有发现西尔维娅夫人和维克多子爵的关系很奇怪吗?”玛格丽特又自顾自地说道:“维克多和菲妮克丝关系暧昧,结果西尔维娅夫人把菲妮克丝送到了他的身边。另外,西尔维娅夫人一直在维护维克多子爵的独立性,我们可以把这看作是一种宠溺,或者约克家族需要维克多子爵成为他们的代言人。可蹊跷的是,西尔维娅夫人为什么不教导维克多子爵?维克多子爵射杀奥斯丁根本不符合约克家族的利益。换作其他领主必然要利用朱蒂母子,逼迫奥斯丁妥协。这说明,西尔维娅夫人非但没有教导维克多如何做一名领主,也没有为他安排管家!”

    “在奥斯丁被射杀以后,西尔维娅夫人第一时间出面承担此事,接着,她又给维克多安排了两个贴身侍女。”

    “你想说什么?”威廉姆斯沉声问道。

    玛格丽特清冷地说道:“西尔维娅夫人对维克多子爵纵容到了一种失控的程度!”

    威廉姆斯很想大笑,但又笑不出来。每个贵族只能有四位合法伴侣,维克多已经有了妻子和一名贴身侍女,西尔维娅又给他安排两个贴身侍女,这表示维克多再也无法和其他家族联姻。领主之间的联姻很常见,但西尔维娅为自己的情人安排伴侣,就显得不合常理。如果说,西尔维娅是为了加强对维克多的控制,那这本身就是一种失控的表现!

    想到这里,威廉姆斯对瓦鲁斯问道:“有谁敢冒着得罪西尔维娅的风险,去和维克多联姻?”

    瓦鲁斯想了想,说道:“我们!”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一次,威廉姆斯问的是玛格丽雅。

    “这也是我想弄清楚的事情!”玛格丽雅淡淡地说道。

    “不对!”瓦鲁斯插口说道:“如果维克多子爵对西尔维娅夫人很重要,她怎么会让子爵来王都?”

    “爱德华王子已经去了人马丘陵,维克多来王都,又有什么好奇怪的?”玛格丽雅冷淡地说道。

    “不派骑士保护?就算我们不会伤害维克多子爵,其他势力呢?西尔维娅夫人就这么确信我们能保证子爵的安全?”瓦鲁斯反问道。

    玛格丽雅无言以对,但她还有另一张牌:“约克家族有很多令人费解的地方。比如,他们没有足够的石料,却选择镇守人马丘陵。”

    威廉姆斯和瓦鲁斯对视了一下,瓦鲁斯心领神会,笑道:“西尔维娅夫人率领蔷薇骑士团北上,我们才得知人马丘陵的北边有许多石矿,那里是多铎王国的势力范围。约克家族想夺取石矿,就需要我们的支持。”

    “殿下,约克家族对维克多的态度很奇怪是个事实。我们应该找出其中的原因。”玛格丽雅沉默片刻,继续说道:“蚁灾爆发的时候,我们的一位死士冒死传递重要情报,他在红叶镇被培罗主教灭口。约克家族趁机清洗了夜枭的密探。目前,我们安插在人马丘陵的人手损失惨重,需要重新发展暗子。我请求内务府拿出10万金索尔,作为重建情报网的资金。如果您同意的话,我会派人渗透兰德尔领,查清其中的秘密。”

    绕了半天,是来要钱的!

    威廉姆斯有些哭笑不得,就在他沉吟不语的时候,瓦鲁斯在旁边说道:“殿下,我也需要20万金索尔,用于监视纳维尔人的动静。您答应过我的......”说着,瓦鲁斯和玛格丽雅目光交错,似有火星四溅。

    王国掌控各地领主的动态是必须的,但了解纳维尔王国的变化也至关重要。然而冈比斯王室的财政却十分紧张,没有办法同时兼顾内外情报网的建设。如何取舍让威廉姆斯有些为难。

    从内心深处来说,威廉姆斯现在只想坐稳摄政王的位置,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在尘埃落定以前,他不希望国内的局势出现变化,尤其是约克家族的态度。

    “玛格丽雅,再过两年爱德华就可以继承王位了。我相信,凯瑟琳王后一定不希望出现变故。你说是不是?”威廉姆斯盯着玛格丽雅的眼睛,缓缓说道:“我们现在最大的危机就是多铎人和纳维尔人联合起来。所以,两年内,夜枭不要渗透兰德尔领。两年后,我会支持你的行动!”

    玛格丽雅默默地向威廉姆斯施礼,转身要走的时候,又被叫住了。

    “维克多现在到那了?”

    “最迟今天晚上,子爵就可以抵达王都。”玛格丽雅转身说道。

    “有些人指导过维克多宫廷礼仪......请她们务必离维克多子爵远一些!”威廉姆斯似笑非笑地说道。

    玛格丽雅点点头,离开了会客室。

    威廉姆斯长长地吐了口气,站起身,走到水晶窗前,看着窗外白雪皑皑的景色,说道:“瓦鲁斯,我现在最想知道一件事。”

    “殿下,您想知道什么?”

    “一个性格这么别扭的家伙,他今晚会住在那?”威廉姆斯哈哈笑道:“索菲娅侯爵府?约克家族的庄园?还是布里亚特家的别墅?他总不会一直住旅馆吧?”

    瓦鲁斯想了想,忍不住也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