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剑骨

第一百七十一章 初代大鹏鸟

    从风雪原坠落的一片雪花,落在小衍山界的上空,炽烈的高温也无法将紫山的死寂之意消融。

    这片地界,前所未有的聚集了南北两座天下,最顶级的修行者。

    北境城头的飞剑,一柄一柄插落,钉入大地,铮铮作响,密密麻麻钉出“小衍山界”的轮廓,这里的每一处赤土都是战场。

    在沸盈的嘶喊声中,一缕炽烈的光芒,从远方的地平线升起。

    刹那之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大道长河,升起一**日,无数光华汇聚。

    那处战场,只有两人。

    宁奕,以及东妖域的太子爷白如来。

    那位白发道士的衣袂向后飘去,消融在大道长河之中,宁奕的神池内,那颗本命星辰震颤。

    他抬起头来,那五行道境铺展开来,一副巨大的浩瀚虚空在头顶展现,与自己在西妖域棋盘见到的那扇虚空之门,相当相似。

    这白如来,如今修为暴增,回到芥子山,是继承了其父留下的传承?

    当初在西妖域棋盘,数百颗奇点棋子,生灭两卷交叠相依,门内便是这样一幅震颤人心的星空画面,甚至不难推测,这便是“白帝”的大道。

    如今这缕大道气息,在白如来身上也有体现。

    “就凭这,你也想镇压我?”

    宁奕冷笑一声,他抬起双手,长陵的数百条大道纷飞如锁链,在面前凝聚而出,幻化成一轮初生朝阳。

    大道长河轰烈沸腾。

    那五行道境已经无法镇压——

    然而悬在空中的白如来,面色并没有多少变化。

    他轻轻震肩,白袍之上掠出片片金灿符箓,他神情淡漠,合掌的双手缓缓拉开,其内似乎有一片空间撕裂开来。

    小白帝横扫妖族天下同阶修行者,几乎从未动用法器。

    他斩获的宝器,都送给了自己的妹妹白早休,一方面,是他天赋太高,体魄极强,几乎不需要宝器,遇到同阶对手,只需要一缕金色杀念便可横扫,另外一方面,则是他出身芥子山,生来便是妖中王者,眼界之高,能让他看重的宝器,太难寻觅。

    而如今,这片空间随着他掌心的抬挪,撕裂的虚空之中,竟然有两缕阴阳之气汇聚,一黑一白,一开始如游鱼一般,紧接着便交融在一起,幻化成一尊古朴的“小鼎”。

    “阴阳之术……”宁奕眯起双眼。

    这便是白帝的“道”么?

    修行五行道境的白如来,此刻展露出的第二条大道,如混沌一般,那口小鼎展露天地之间,四周的空间都极度不稳定的震颤起来,这绝不是命星境界能够触碰的东西……这是天地之间的“禁忌”。

    白如来的周身,数之不清的金色符箓飞掠狂舞,这些大鹏鸟一族的秘纹狂暴释放,最终尽数掠向那口混沌古鼎之中。

    他双手压掌。

    那枚古鼎倏忽掠下,瞬息之间暴涨其形,化为一座磅礴“大山”,鼎面翻滚,其内如注满金色熔岩,无数妖族符纹与杀念交撞。

    一整片金色海洋倾注而下。

    宁奕动身而上,后天道胎演化杀法,黑色长发飞舞,一身炽烈衣衫瞬间消融在金色杀念海洋之中。

    生字卷!

    下一刹那——

    那璀璨的金色符文,发出极其震耳的轰鸣,整片杀念海洋被荡得破散开来,那口巨大混沌鼎直接将宁奕倒扣在其中,连同整片大道长河一起吞下,轰然砸在地面之上。

    白如来双手掐诀,想要合鼎收回自己洞天,直接将宁奕炼化。

    整片地界,安静了那么一刹。

    紧接着,一道如远古大钟的撞击声音响起。

    白如来的面色陡然一变,胸膛像是被人狠狠撞了一击,一口鲜血逆势涌出,硬生生被他止了下来,小白帝神情苍白,不敢置信看着那被大鼎镇压的地面。

    如囚压了一头暴怒狂龙,混沌古鼎表面缭绕的黑白阴阳气,不断炸开,一口气机四处乱撞,整座大鼎的厚重鼎身,在“咚咚咚”的狂乱声音之中,凸出一道又一道的掌印,拳印。

    那个人族剑修……根本就不能说是人族剑修!

    他的体魄天赋,甚至比妖族天下的纯血皇种还要强大!

    “给我镇!镇!镇!”

    白如来狂喝一声,他猛地咬破自己舌尖,挤出一滴鲜血,与那大长老白长灯一模一样,他也从天海楼中,借了一滴“始祖之血”,那滴始祖之血瞬间消融。

    战力陡然增幅一截。

    那口混沌大鼎死死坐定,将宁奕压在地面,一片漆黑之中,同时那些被隔着鼎身,被炸散的阴阳气,重新缭绕回拢,想要将整口大鼎带走,炼化其内的那个人类。

    只可惜,下一刹那。

    一道剧烈的爆炸声响,在鼎内炸起,随之一同炸开的,还有这尊牢不可破的混沌古鼎。

    宁奕催动“命字卷”推演之力,找到了这口大鼎最薄弱的地方,连续数十拳,拳拳竭力,靠着生字卷修补肉身,最终直接将这口大鼎打碎。

    漫天阴阳气炸开。

    白如来喷出一大口鲜血,他的眼前一花,那袭黑袍打碎古鼎,已经瞬间来到自己的面前。

    宁奕此刻的气势,非但没有萎靡,反而更加强盛,他与白如来不同,后者浑身炽光闪烁,如一尊下凡天神,而宁奕则是披着一身至简淳朴的黑衫,杀意内敛,更像是一尊来自地狱的魔头。

    “给我死!”

    宁奕一拳打出,直接将白如来的一边肩头打碎,同时双手按住小白帝身体的左右两侧,想要将其直接撕成两半!

    抛却了剑术,抛却了道法,他要以妖族最原始最野蛮最粗暴的方法,为这位白帝传人送终!

    痛苦的嘶吼响起。

    天海楼的虚幻巨力落下,白如来体内的血液轰鸣,爆血秘术陡然开启!

    小白帝只觉得自己浑身都要被这个人族怪物撕扯裂开。

    他直视宁奕的双眼,在这一刻,白如来的双眼变得一片金灿,没有瞳孔也没有眼白,两只眼瞳便像是两轮炽烈的太阳。

    但凡对视,敌方的双眼便会被灼烧失明!

    杀念沸腾,神魂贯穿砸出。

    宁奕“未卜先知”一般闭上双眼,神情沉静至极,他面色近乎于冷漠,硬生生接下这一击“蓄势已久”的神魂重创!

    白如来尖啸一声,趁此机会猛地抽身,同时扭转残缺的一边身子,狠狠以一击骤烈的鞭腿,扫向宁奕的头部。

    宁奕已经闭上双眼,而且收拢全部的神魂去抵御术法攻击,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能“看到”外面发生的一切,神态自若抬起一只手掌,接下这击鞭腿,同时掌心攥拢小白帝胫骨。

    “咔嚓”一声,骨骼破碎声音炸起。

    白如来神情痛苦至极。

    他怎么也想不通,“天海楼之力”加上“爆血”的自己,体魄竟然还是比不上这个人族小子?

    凭什么?

    难道金翅大鹏鸟的体魄天赋,就这么不堪么?

    “呼呼呼”的风声撕扯开来,宁奕单手攥住小白帝的小腿,将其当成了一条麻绳,猛地转动起来,双脚踩在地上,如一枚陀螺,白如来的额首一路“破釜沉舟”凿穿地面土石,速度越来越快,他耳旁的罡风声音连绵成片,几乎要将耳膜都炸碎。

    他想要抓住什么,可什么都抓不住。

    他想要挣脱,可那个人类的手掌像是先天灵宝一样牢不可破。

    小白帝尖啸着攥拢手掌,以意念之力,将那两片与“细雪”缠斗的羽翼唤回,刺啦一声,两片与主人意念相通的金色锋翼切割而来,宁奕面无表情,直接抡圆了,将其主人对着那两片锋翼砸出——

    “轰隆隆!”

    一道斜着爆碎的龙卷炸开,如璀璨的烟火。

    白如来被掷出之后,犁出了一道数里的沟壑,险些撞入小衍山界之内,那两片锋翼在半空之中便被撞得破碎。

    这场“烟火”,还没到谢幕的时候。

    宁奕掷出白如来之后,并没有就此罢手,他开始奔跑,追着那道飞掠速度极快无比的龙卷,一瞬之间便来到白如来的正上面,狠狠一拳,砸在其面庞之上,将其凿入地面,连同整片大地,都打出一张升腾飞溅的蛛网!

    接着便是第二拳!

    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这里的每一拳,都跟宁奕打碎那口“混沌古鼎”一般,拳拳竭力,拳拳到肉,只不过这一次所打的,不再是那口没有温度的死物,而是一张人脸,看着那张还算俊俏的面颊,在三拳之后皮开肉绽,金刚琉璃道法破碎,宁奕的眼神里并没有丝毫同情。

    他脑海里闪逝的,都是红樱被金色洪流吞没的画面。

    那个叫自己宁公子的女子,被白如来杀死在西域棋盘。

    如今这里的每一拳,都是替她宣泄的愤怒,还有宁奕自己的悔恨。

    他最后一拳,悬在白如来的面前,那张面孔已经不成人形,骨骼都被砸碎,但浅淡,微弱的呼吸还存在……只要神念不碎,小白帝就不会死。

    宁奕面无表情,死死盯住那张血肉模糊的凹陷面颊。

    一滴猩红的,触目的血液,由丝丝缕缕的血丝汇聚,缓慢凝固。

    那滴血液内,蕴含着一股极古老的强大威严。

    宁奕一字一句阴沉道。

    “初代大鹏鸟?”

    (只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