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个人恩怨!(二合一)

    江苍话落,望着手里放下报纸的会长,仿佛真是老顾客来谈回头生意,让会长赶紧把人叫回来。

    青年眼皮抽搐了一下,之前虚拦在半空中的手掌收回,不知道会长怎么说。

    旁边,峰老板是背心出了细密冷汗,站在原地动也不是,说什么也不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可是知道这生意有点不寻常,谈来谈去,八成是来买那位山道长的命!

    ‘原来是山道友的老顾客’会长望了江苍瞬息,倒是没有再说什么,兴许是看在山道长的面子上没说江苍不懂礼貌的事情,而是直接让一旁的青年弟子给山道长打过去电话。

    不然就江苍这不懂一礼貌的一事,哪怕是江苍说破天,他们也是不招待了,可同样也不会为难江苍等人什么,只会让江苍等人另请高明。

    他身为练气士,若是连这点‘拒绝’的脾气都没有,那还修什么仙,谈什么长生大道?

    不要说峰老板将近千里迢迢的过来求他们,诚意很足,就算是跨越了一个海洋,那又怎么了?修仙可比求人难多了!

    那他身为练气士,做事喜欢随心所欲,看报一事哪怕在外人看来是‘拿捏’,那又如何?

    在会长想来,这很正常,都是这些老板把他们捧的太高了,他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要是峰老板二人不喜欢求人,不喜欢这样,就去修仙啊。

    真要是付出了努力,和他站在了同一样的高度,他肯定会好好招待。

    这理好像没错。

    会长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二位稍等”青年看到师父发话,是一边拿出手机,一边虚引江苍二人坐向旁边的沙发,直到这时,随着他师父发话,江苍二人才是客,顾客。

    茶水也被青年给摆上了。

    只是这让江苍看来,他们这本事没多少,规矩还摆的一板一眼的挺有门道,客不客,外人不外人的拿捏,像是那么一回事。

    不过,这也是让自己看来,有点意思,有点可笑。

    但是换位思考,要是寻常来这求办事的人,见到仙人会长召见、拿捏,怕是觉得理所应当,随后又被请茶落座,更是受宠若惊,连呼不敢。

    单看峰老板对自己的态度,就证明这过程八成没错。

    一时想来。

    江苍品着这算不得灵气的茶水,觉得之前大山世界内的少青、周胖子、还有很多很多人对自己说的不错,要是没有实力,双方不平等,这规矩很难摆起来,毕竟没有人听。

    可是会长之前要是没有拿捏一事,这之后一板一眼的就不会在膈应人,还是他事办的不舒服。

    总得来说。

    江苍没有感受到相互尊重,只是感受到了‘座下客’般的随意。

    再说实话。

    如果规矩是实力才能立的,自己真想一巴掌呼在会长的脸上,然后自己坐在办公桌后看报纸,让会长站在桌前等着,相信他会明白什么。

    无它,自己实力高嘛,象征着身份高,应该这般,相信会长也会觉得理应如此。

    这样的办法,身传言教,总比多费口舌来的好。

    尤其是如今。

    江苍望着又在看报纸的会长,旁边正在打电话的青年,明眼人都能看出这哪是什么待客之道?

    不要说不是自己的客户不能多言,皆因他身为会长,应当细心招待,做到带头作用。

    相比较,哪怕是荆棘世界、海洋世界,人家总管、岛主的,身份那么高,世界那么乱,还是表面工作做到很好,哪里像是现代,安安生生的反而都爱端起了架子。

    如经理,如他。

    这站在制高点,用大道理来说。

    这样的练气士会里,能出、能招揽山道长这样的人,还真的人以类聚。

    第一印象,自己就不舒服他们,装腔作势。

    可也是想到这里。

    江苍忽然有所明悟,想到这世界是‘潘多拉’为引子的世界,潘多拉盒子内又包含着‘嫉妒、憎恨、冷漠’等等负面情绪与灾难。

    难不保这个世界已经被潜默化的‘侵蚀’了?

    不正常的冷漠与嫉妒,反而是理所应当?

    这真是一个讽刺。

    自己一开始还真的没有看出来,因为这里和自己所生活的地方太相似了,相似的也像是被潘多拉的盒子侵袭。

    但元能的降临,或许就是希望的来至。

    江苍思索到此,不去想了,那边的青年已经把电话接通。

    “山道长?”青年听到电话接通,是询问一声,听到那边有道‘嗯’的声音,他才接着道:“这边有位您的客户,是长合市那边的峰老板,您认识吗?”

    “峰老板?”电话内的声音有点迷惑,但稍后过了几息,听到‘长合市’三字,好似是想起来了什么,倒是笑着再道一句,只是让青年听来又疑惑了,

    “我本以为他会早点找来,没想到现在才寻到这里”

    “我看着他也有什么事情”青年疑惑归疑惑,又撇了江苍二人一眼,实话实说道:“他刚才就是急急忙忙的找过来了,还拿着您的照片”

    “让峰老板稍等一会吧”山道长说话有点话外音,“我正和翼道友在回往厂里的路上。”

    “好。”青年点头,听到电话挂了,才望向江苍二人道:“峰老板和这位朋友先稍等一会,山道长马上就回来了。”

    “这这大约多久”峰老板也许是有江苍这位仙人撑腰,就小心翼翼的多问了一句,也是齐总他们等会就要来到意城,他还要接着安排,安排仙人的同事们,这个也是大事。

    “时间不知道。”青年走到桌前,“二位先喝茶。”

    话落,青年坐在了江苍二人的对面,一块品茶,不说什么了。

    ‘沙沙’会长还在看着报纸,哪怕是承认了江苍二人是顾客,也没有选择待客,这也是江苍之前的举动太不礼貌,他不想搭理江苍二人。

    更别说他身份和地位使然,没法坐到一块,有句话好听,不沾凡人凡事。

    当然,如今要不是过来这些求人求事的老板,而是谈钢材生意的客户,那这个又该换个状态,这叫历练红尘。

    有时候架子就是这么来的,双方不平等,平常又无交集,还产生了什么误会,那哪来什么平等的对话,只有一个人在说,另一个人在听,要么就互不搭理。

    而江苍自己品着自己的茶,就是看会长不顺眼,不是说谁都要搭理自己,是如今这事,不管是寻仇,还是联系生意,都是他会里的事,哪有这么搞得?

    看来自己之前猜的不错,这会长啥也不是,就是欠收拾。

    这般一等。

    大约在一个小时后,山道长与几位同行的道长终于回到了工厂,来到了办公室外。

    江苍听到脚步声,大致一瞧,进门的山道长和照片上略有差异,看上去正值壮年的年纪,容貌好像精神了一些,也是照片上没法拍出具体‘神态。’

    他后面跟着的五位道长,倒是年龄不一,也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老少皆有。

    他们的体质在11-15之间,参差不齐。

    看似他们正在一块论道,或是干什么,被青年给叫回来了。

    “山道友。”会长见到几位道友来至,才算是放下了他的报纸,站起身子相互见了礼,对于同为修道中人,哪怕是境界压他们一大截,也是有礼貌可言。

    “会长!”山道长等人也是先和会长见礼,才落座的落座,看向了江苍二人。

    看来看去,他们都把江苍二人当成另一个世界的人,最后才想到江苍。

    其中,山道长是望向了记忆中的峰老板几眼,本来是早有‘想法’,但如今倒是有些疑惑,发现峰老板身上的煞气怎么消失了?

    按道理来说,他的煞气阵不该出现意外才对。

    包括剧本他都想好。

    峰老板经历了‘病痛’,最后查到了是自己所为,但是没人敢得罪自己,峰老板无奈,只能半死不活的过来求自己,让自己帮忙解去煞毒。

    自己嘛,要峰老板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这个不过分吧?

    因为峰老板能做起这么多生意,其实也有那个‘宝剑’的功劳,那个虽然是煞阵,可也是风水阵。

    并且山道长前几年属于散人,这心思难免就有点多,怕峰老板翻脸不认人,才会在布置风水的时候,来了一些这样的‘手段。’

    如果峰老板死了,那就死了吧,山道长这么多年来撒了很多这样的网,不在乎这一位峰老板。

    也是山道长原先没有加入练气士公会,做事难免有些肆无忌惮。

    有句话怎么说的,这是游戏人间,如今才收心嘛。

    凡人死了就死了,全世界这么多,死了峰老板,还有郑老板,钱老板,没啥两样。

    山道长瞬息回忆过来,又看了看浑身没有煞气的峰老板,只是如今这算是出现了意外,峰老板没事没灾的,过来找自己是干什么来的?

    难不成是坏的没来,他生意更火了,来感恩自己?

    “峰老板。”山道长想归想,也是如今打散了全盘的计划,就换成了另一种询问,像是得道高人,“不知你找我而来,是有什么事情?”

    “我”峰老板有点紧张,也是看着一屋子的练气士,不敢说话,哪怕他身价多少多少,又和山道长有仇,但总归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这里的人能随时决定他的生死。

    “是有些事情。”江苍见到峰老板结结巴巴的,那是当领头的大哥,下面的人不敢说,自己顶着,“来找你山道长有些事情。”

    “你是?”山道长看向江苍,眼生,不认识,又看了看坐回桌后的会长。

    会长也是传音,‘没听说过,但听他们刚才和我徒弟偶尔交谈,是庄主说了我等的位置,他们才找来的’

    ‘是庄主’山道长思索几息,这个听说过,一位接近金丹的高手,和自己会长是一个等级的高人。

    而同时,江苍听到山道长询问,直接一句话,就让山道长与所有人明白了。

    “山道长辛辛苦苦为峰老板下的风水煞。”

    江苍望了一圈众人,“不才,我给解开了。”

    ‘是山道长的?’旁边的诸位练气士忽然有所想。

    “原来道友是同道修炼中人”山道长这时插话,像是岔开了这个话题,没有让屋内的道友们多想,而是直接九真一假的换话道:“前几年是一些误会,我气不过,就给峰老板下了风水毒。而这几日我想起了这个事情,正准备去长合市为峰老板解开,让他吸取教训,却没有想到峰老板找来了,还带上了道友,让道友误会了,可莫只听一人之词”

    “江先生”峰老板听到山道长污蔑自己做了坏事,是想解释。

    山道长忽然看了峰老板一眼,峰老板又瞧了瞧旁边无动于衷的几位练气士,对面喝茶的青年,桌后看报纸的会长,不敢吭气了。

    干脆,大事化了,小事化无吧,能躲过去就躲过去。

    但江苍望着这山道长巧舌如簧,他身上煞气多过灵气,倒是笑了,“这黑的白的都是让你们说了,所有人还默认了,谁知道事情是怎么样的?有什么公道可言?”

    “道友注意言辞!”山道长脸色沉了下来,旁边的众人也是瞪了江苍一眼。

    可这事总归来说是山道长做的不对,所有人心里都明白,知道山道长原先就喜欢搞这些,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都是朋友,不多说。

    瞪江苍二人一眼,让江苍二人适可而止就行了。

    “你们走吧。”会长也发话了,并且这事他还算是明白,说了句对于峰老板来说,还算是公道的话,“这事就此揭过,不要再提了。”

    “山道长是和我朋友有仇。”江苍看到他们两句话就把一条人命给清了,是不同意,早看他们不顺眼,“我觉得这事不解决好像不行,你们做不了主。”

    “山道长也是我们会里的人。”会长看到江苍还来了脾气,亦是丝毫不让,“请这位道友说话注意一些,你就算是认识庄主,也没有那么大的能量,可以对我的练气士会指点什么。

    会长说到这里,还笑了,“明白讲吧,你让庄主亲自来说,我或许会化解这段恩怨,让山道长补偿你们一些。而如今,意城不欢迎你们,望你们天黑之前离开。你要知道,这里有不少修士聚集,天地灵气比较混乱,晚上的鬼物可是很多不知道友的道行够不够”

    “威胁?”江苍反问一句,“刚才谈事的时候,你一声不吭,现在说到你们事了,分毫不让?我要是真不走了,你还能怎么着,试试我的道行?”

    “你可以试试。”会长看着报纸,“要是道行不够,也不用走了。”

    “会长和这些凡人多说什么。”山道长哼笑一声,“凡人就是事多,我还以为认识谁,不就是认识长合市的庄主,就真把自己当成个人物了?要不是看在庄主的面子上,就你们刚才那些言语,现在就不用走了!”

    “请。”青年脸色也板了下来,站起身子,虚手门外,他早知是碰到这找事的人,之前就不让江苍等人进了。

    四周的几位道长也是冷冷望着江苍二人,有一种剑拔弩张的感觉,是明晃晃的威胁,不走就不用走了。

    江苍是无惧,熟视无睹,就望着会长,这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今天这事完不了,自己还不走了。

    “你这年轻人!”会长见到江苍这样子,是把报纸放下,身体灵气涌动,想动手赶人,但想到庄主也算是熟识,就给个面子,放江苍二人一马,一手又拿起报纸,一边看也不看的江苍二人,便摆手道:“走吧,这次我卖庄主一个人情,对你二人的无礼可以就此揭过,但仅此一次!”

    “江先生”峰老板站起身子,是吓的够呛,额头的冷汗遮掩不住,想走。

    但或许是他太紧张,太害怕,身子发软,脚步稍微向着门口一移,山道长就稍微跟紧了一步,像是护卫他周全,怕他摔倒。

    可让江苍看来,看样子他们说的道貌岸然,但实际上这事还不算完。

    “这又是什么意思?”江苍看了山道长一眼,向着会长询问道:“山道长这穷追不舍的架势,也是代表你们练气士公会?”

    “这是我们个人恩怨。”山道长望着江苍。

    会长不说话,像是默认了,接着看报纸,都不理会江苍。

    江苍见到这一幕,是思索了几息,笑着向会长道:“会长,你是把这个好人给做全了,还让我说什么?说你们贼鼠一窝?”

    “大胆!”

    “找死?!”

    几声怒吼,离江苍最近的山道长怒不可止,探手就向着江苍抓去!

    江苍身子站着不动,手掌轻抬,却反手擒着了他的脖子,同时,灵气爆发,震散了附近所有人的灵气汇聚,又伴随着‘咔嚓’脆响,手掌扭断了山道长的脖颈。

    一松手,山道长的尸体逐渐倒下。

    众人齐齐退了一步,也忽然察觉到随着江苍出手,他们的灵气屏障瞬间被破,千米内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灵气!

    这样的实力,是什么境界?

    而江苍望着抬头的会长,四周震惊的练气士与众人,指了指旁边的尸体道:“这只是个人恩怨,现在恩怨已结。用会长的话来说,谁想死,试试各自道行本事,也可以上前一步。我当这恶人。”

    顶点

    /txt/92499/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