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真武狂龙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昆仑封神(二十八)

    轰隆隆!书山如浪,学海无边,亿万文字流光化作滚滚雷霆,好似银河落九天,涤荡世间污浊,瞬间淹没了神魔般高深莫测的吴明。死了吗?流光冲刷之下,在所有人眼中,看的分明,吴明顷刻间便灰飞烟灭。可这么容易就死了的话,那还是吴明吗?想到之前种种,还未升起的侥幸,便在瞬间湮灭于无形。纵然恨不得将吴明千刀万剐,可事实上,谁也不得不承认,这不仅是一个打破自身极限的强者,更是一个超脱了认知的传说。果然,当那个吴明在众人眼中,看似灰飞烟灭的下一刻,无垠学海之中,彷如有一**日升腾而起。无声无息中,以令人难以理解的方式,另一个吴明出现了!“阴阳倒转,乾坤逆乱!”青年道士厉喝一声,点指阴阳宝镜和乾坤元灵鼎,两大至宝交相辉映,无量量神异光华交错而出,绞杀向吴明。轰!顷刻间,吴明再次于流光中灰飞烟灭,气息也如之前一样,瞬间消散。无论怎么看,都是身殒之象,可众人麻木的心神,却提不起半点兴奋,似乎已经预料到,吴明会再次出现。果不其然,仅仅是半息之后,另一个吴明突兀出现,依旧如之前一样,无声无息,就好似本来站在那里,仅仅是众人眼花了一下。“大风起兮云飞扬……”那失去了双臂的青年,仰天长啸,虽披头散发,却自有一股肃杀之气冲霄而起。原本失去掌控的铁血战旗,轰然猎猎作响,甩动的旗尾好似无边血河,又似恶蛟出海,一口将吴明吞没。“如是我闻……”几乎在同时,少年僧人一步跨出,须臾出现在血海边缘,口诵禅宗无上传承《金刚经》。十二佛陀身化怒目金刚,周遭亿万里好似有无数僧人诵经,接引佛国降临。在那若隐若现的佛国中心,金莲闪烁不定,似开未开的花苞之中,本应湮灭于血河中的吴明,竟是诡异的突兀出现。可即便是佛国降世,依旧难以镇压吴明,在其身形显化之际,佛国便既开始震颤不休,十二尊怒目金刚,更是扭曲不定,似乎下一刻便将崩溃。叮铃铃!就在佛国即将不支崩溃之际,蓦然一阵清脆铃声响彻诸天,遥遥似有飞天神女降凡尘,又似一曲罗刹天魔舞,引得诸天神佛凡心动!但见一抹倩影,于金莲花瓣中起舞弄清影,脚下再起金莲多多开,接引诸天神光如雨而落,映照的无双佛国,有如仙境。所有人的心神瞬间被吸引,即便是赵书航这等圣境大能,此时手中书山剑也不由自主的缓缓下沉。兰心素,当年的玲珑天女,圣者亲传惠月神尼,后来的魔门天魔女!一曲天魔舞,神佛动凡心!“走好!”吴明默默看了好一会,似乎过千年,又似一瞬间,缓缓吐出了两个字。呼!清风徐徐,无凭而生,恰似那无形之火,缭绕诸天,自佛国中蔓延而出,烧塌了佛陀金身,烧毁了亿万殿宇,也将那亿万金莲化成了飞灰。“愿有来世……”青影似凝,好似定格,却在刹那之后,徐徐化作点点星光,如雨而散。一代绝世天骄陨,自此天魔舞成绝响!“哈哈哈!”失去了双臂的青年将领,看着起伏于学海浪涛中的铁血战旗,好似看出了什么,仰天长笑,一步跨入即将崩溃的佛国。“诸位,某家先走一步!”青年将领回首看了一眼,毅然决然大踏步前行,无怨无悔的长啸,随着淹没在学海浪涛中的身影而来,“好好看顾这大好河山!”“人算不如天算,棋差一招,无关对错,但今日既然输了,赔命便是!”青年道士慨然一叹,抛下了阴阳宝镜,甩袖推开了乾坤元灵鼎,同样一步跨入佛国之中,朗声长笑,“你且看好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少年僧人口宣佛号,面上肃穆之色突然一敛,反掌间取出一个热气腾腾的包子,狠狠啃了一口。皮薄馅多,肉汁鲜嫩,端的是世间美味!“哈哈,酒肉穿肠过,佛在心中坐!我身是如来身,心是佛陀心!”少年僧人三两口吞下肉包子,仰天长笑高歌,放浪形骸,甩袖洒脱迈入佛国。中唐兵家绝世天骄秦?,道家道之李淳丰,少林寺佛子神秀,同日殒于佛门大神通——佛国普度!轰隆隆!天色晦暗,风起云涌,顷刻奔雷滚滚,有如陨石般的暗青色冰雹,彷如倾盆大雨般,倾泻而下,好似在为这些绝世人杰的身殒而悲伤。圣与天齐,圣陨有血雨,异象传天下!四大绝世天骄,虽然比不得圣陨,可在这一刻,天地却认可了他们,给予了四人圣者一样的待遇。“你们……”赵书航面色惨然,满目不知所措。不明白,想不通,明明他已经拼命以书山剑和学海扇,打破了那无形火焰对众人心神的封镇,何以四人却放弃了一切抵抗,甘愿赴死!“原来,这就是你的道!”一名并不高大,身着短打,脚踏草鞋,面容普通,却刚毅无双的青年,缓步越众而出,目光凝视着吴明,瞳孔中倒映的,却是一棵绒花树下追逐嬉戏的小小顽童身影,“可有某的位置?”“古兄愿往,欢迎之至,我送你一程!”吴明淡淡道。“好!”青年微微侧首,好似打了个招呼,重重点头,大踏步前行,跨入了佛国之中,朗声大笑,“哈哈,某古惊龙一生从未服人,希望你能走出去!”话音未落,身形便在扭曲的佛国莲影中消失无踪。“希望吴兄少……哎,算了!”一名华服青年越众而出,面色复杂的看了吴明一眼,摇头叹息着踏入佛国之中。“嘿,争来争去,有什么意义呢?”紧接着,另一名青年摇头晃脑的自嘲一笑,踏入佛国之后,头也不回道,“希望吴兄手下留情,至少留个种吧!”“看情况吧!”吴明头也不回的略作拱手示意。“哈哈,黄泉路上有诸位作伴,想来也不会孤单,我等……”朗声长笑中,三人身影消失,化灰而散。古家惊龙,世家谢天华、袁神季,慨而赴死,身殒佛国!“吴明,你到底用了什么妖法?”“妖孽出世,神州遭劫,圣祖啊,为什么不睁开眼看一看,放任这邪魔外道肆虐我人族?’“妖法,一定是妖法……”赵书航不明白,众人更不明白,何以这些名满神州,有着圣者之姿,更是以半圣之身,可力撼伪圣强者的绝世天骄,一个个怎么就突然放弃了抵抗。在他们看来,定是吴明使了妖法,祸乱了他们的心志。否则,岂会出现这等匪夷所思之事?更诡异的是,明明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有心想要阻止,身体却无法动弹分毫,根本无力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赴死。“你……你到底修的什么道?”赵书航声音干涩,语气低沉,心中满是不甘、不服、不可置信。凭什么,明明不让他的神秀等人,就一副看透了的表情,全然不顾的舍下一切,慨然赴死?他乃是当代绝世天骄,大宋圣太子,众圣殿圣子,堂堂圣境大能,何以似乎傻瓜般,好似一直在做无用功。为了大宋,不惜背弃了自幼所学的儒家正统,向妇孺下毒手。为了人族传承,漠视了赵宋皇室出卖祖宗基业,任由金鳞妖圣攥取龙脉,分薄人族气运。为了今天,他的老师老祭酒,以死向他示警,并将儒家最重要的两件至宝交予他执掌,而他也不负众望,成就了圣境大能。可结果呢?看着眼前不悲不喜的青年,赵书航出离了愤怒,自己放弃了那么多,何以就要输的毫无来由?曾经以为,吴明修的是肉身成圣,以力成道的路子,可后来发现不是。当他以为看透了吴明所隐藏的秘密时,却悚然发现,对方竟然身具混沌魔神的气息。可后来交手过程中,竟是发现,那无物不燃的渡厄业火,秉承的乃是传说中的因果大道。但即便如此,吴明又何德何能,让人族当代绝世天骄,各个慷慨赴死?天骄自有傲骨,哪怕濒临绝境,也不会妥协服输。可他看的真真切切,神秀等人赴死之际,也没有半点气馁,好似重获新生般,踏上了新的征程!“我啊?”吴明斜睨了眼苍穹,负手而立,目中隐现一抹悲伤,还有化不去的冷漠,轻声歌曰,“道祖先天一气化三清,过去未来现在照天命,东华太行儒祖扬正气,本我自我超我乾坤定!”轰隆隆!话音未落,苍穹乌云滚滚,风云变色,天地巨震,好似将要改天换地,更有无数杂音汇聚成声浪,自九天虚无中宣泄而出,震的在场所有人心神颤抖,站立不稳。“你……你到底是谁?”赵书航如遭雷殛,身形踉跄,满面骇然,失态至极的看着吴明。嗡!几乎在同时,书山剑和学海扇脱手而飞,好似乳燕投怀,须臾飞临吴明身侧,盘旋不定,透着难以言说的亲昵。宝物有灵,神兵择主,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赵书航浑身透出了难以言说的暮气,更伴随着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好似地狱中爬出的恶鬼邪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