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7.关我陈洛阳什么事?

    来者,正是姬重与天凤。

    相较于陈洛阳上次到访先天宫时所见,天凤的力量相较那时,果然又有所增长。

    眼下便是叶天魔面对这头古老的凤凰,也感觉遇上劲敌。

    不过,老魔头嗜武好战,目中无人,对面天凤,目光认真几分,却也更显狂傲之态。

    “虽然有所耳闻先天冢内天凤涅槃最后落于先天宫,但一直没顾上去瞅瞅,今日居然撞在一起,也是喜事,择日不如撞日,就索性一并领教一下好了。”

    老魔头哈哈狂笑声中,出手毫无收敛,直接便是一掌,劈向天凤。

    姬重同天凤本还有交涉谈话的意思。

    他们来这里,并无明确所求,只希望弄清楚人皇陵的情况后,随便带一些信物回去即可。

    但叶天魔不由分说,便攻击过来,天凤自没有挨打不还手的道理。

    凤凰不好斗,但高洁傲岸,受人挑衅,也会回击。

    “愚顽之辈。”

    天凤发出一声长鸣,周身五色光华流转,形成光岚,挡住对手的攻击。

    他羽毛上光华凝结成五个古朴符文,背负五字,身兼五德,防御之强,同境界者少有敌手。

    便是叶天魔之凶悍,一时间也突破不得。

    陈洛阳三个,反倒被暂时放在一边。

    东周女皇看了看天凤和其背上的姬重,然后又看向陈洛阳与风昂。

    陈洛阳身怀金梧桐,当年又曾经专程到访先天宫。

    至于风昂,凤凰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可以算作妖族,只是特行独立,眼下山海界中也无凤凰栖居,但风昂如果跟天凤拉上交情,也并非全无可能。

    不过风昂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跟天凤没交情可言。

    眼下姬重和天凤进来,与他无关。

    风昂也转头看向陈洛阳,谁知陈洛阳同样在看他。

    东周女皇许若彤“切”了一声。

    这俩都不是省油的灯。

    虽说按理来讲以凤凰的性情,跟陈洛阳、风昂估计都合不来,但谁知道其中是否有猫腻?

    陈洛阳坦然的很。

    说没带人进来,那确实就是没带人进来。

    至于姬重,那是尊先生给的情报线索,跟我陈洛阳有什么关系?

    不过,姬重这些日子以来的辛苦没有白费,当真脱胎换骨,让见证这一切的陈某人都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叶天魔遇强则强,越战越勇,展开诸般手段,猛打猛冲。

    他的目标,自然是天凤。

    但对天凤背上的姬重,叶天魔自不会特意照顾。

    然而天凤带着姬重,不仅不显累赘,反而更添威势。

    姬重眼下修为如何且先不论,但有古琴在手,琴音响起,竟隐约同天凤形成配合,使之增幅。

    琴音从无形化作有形,显化句芒光影,同天凤身周光彩结合,浑然一体,于是姬重便安全无忧,同天凤仿佛完全结合,不用担心叶天魔攻击的余波会伤害到自己。

    只要天凤防御不垮,姬重便也高枕无忧。

    许若彤的视线,也落在姬重身前那张古琴上。

    那并非一般的琴,恐怕是昔年古神句芒遗宝,甚至可能同羲皇相关。

    有消息称,自先天冢之后,虽然姬重与天凤在先天宫深居简出,但偶尔会离开一段时日。

    出了先天宫,红尘界里也不见他们踪影,去向不明,神神秘秘,无人知晓他们究竟去做了什么。

    现在看来,很可能就是寻访句芒昔年遗迹,而结果他们也收获不菲。

    姬重一身修为,明显突飞猛进,速度几乎都要比得上她和陈洛阳。

    或许,与其说对方在进步,倒不如说是一身修为在渐渐恢复。

    眼下,天凤背负姬重,同叶天魔战得难解难分,战况激烈,但一人一凤犹自游刃有余的模样。

    不过老魔头同样不见疲态,反而有酣畅淋漓之感。

    双方激斗,使得透明皇宫都在不停摇晃,有摇摇欲坠的感觉。

    风昂不动神色,再次悄然朝皇宫深处冲去。

    不过,他刚一动,陈洛阳与许若彤,便也追了上来。

    “这时候还是不要内讧为妙,二位说对吧?”风昂言道:“那位天魔随时可能追上来,到时候又是一场乱战,大家未必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如团结一致,一起对付那天魔,二位道友意下如何?”

    “不要。”许若彤撇撇嘴。

    当即便是一掌,劈向显化原形,独翼巨马模样的风昂:“每次都是你偷偷先跑,最靠不住。”

    风昂振翅,闪身避让,无奈的冲陈洛阳笑道:“陈道友,那还是咱俩合作吧,否则唇亡齿寒。”

    这话就是弱弱联合,共同抗击强势一方的意思了。

    在场三人当中,陈洛阳虽然宝物满身,绝学厉害,之前更力斩第十九境的武尊巨头“扶摇王”韩商,但毕竟还是第十八境的武圣。

    风昂和东周女皇许若彤则都是第二十境的修为境界。

    但方才出手间已经可以看出,女皇实力还要更在风昂之上。

    陈洛阳方才看许若彤与叶天魔动手,也颇为赞叹。

    对方掌印一起,竟然仿佛大印又仿佛令牌,以自身掌力,显化人皇符诏。

    不仅仅是她本就拥有的黑水符诏,以及通过陈洛阳接触的黄土符诏,甚至还有其他符诏的力量!

    例如青木符诏。

    看见那勃勃生机,虚空妙树,陈洛阳都眼皮子直跳,以为自己的青木符诏失窃了。

    然后当他看到女皇一掌之间,又显化蛮荒王后当初持有的白金符诏时,他便明白过来。

    身为人皇嫡传,这些年来不断进步,不断揣摩,终于能打开人皇陵的东周女皇,已经可以不依赖符诏本身,而行使人皇符诏之力。

    或者应该说,她拥有了制造符诏的权柄。

    其中有暴烈如火的强大力量,想来便是跟从未在红尘界现世的赤火符诏是同一路数。

    想到女皇领悟青木符诏的力量意境,陈洛阳心中难免浮上一层阴翳,自己的“树屋”有可能为对方所探知。

    不过眼下还不是思考那方面问题的时候,且先顾当前人皇陵。

    眼下的东周女皇,相较于一年多前,再次有巨大进步,一身实力怕是已经凌驾于老剑仙等人之上,堪称红尘界当前最强的第二十境武尊。

    恐怕只有叶天魔能压她一头,但眼下伤势还没痊愈的叶天魔要说一定胜她,怕是也要费不少功夫。

    方才陈洛阳、风昂都有所保留的情况下,合三人之力勉强抵挡叶天魔,主要便是依靠女皇。

    也难怪眼下风昂想要联陈抗许。

    “好啊。”陈洛阳神色淡然,撑起苦海魔幢,一式“黑日无边降如来”,“黑日”力量同苦海力量结合,攻防一体,同风昂一起迎战东周女皇许若彤。

    无影无踪的“影月”悄然袭来,让女皇防不胜防,不厌其烦。

    她瞪了下眼睛,白金光辉笼罩全身,强顶着陈洛阳的“影月”刺杀,冲进黑日苦海中,然后一掌将黑暗佛陀打爆。

    但黑暗佛陀破碎后,迎面却不是陈洛阳,而是风昂搅动无边罡风袭来。

    “嗯?”女皇目光一凛。

    方才,似有幻象影响她的判断,感觉有些熟悉,像是某一页天书的力量。

    看来陈洛阳除了“生”字天书和得自燕然山的战利品“静”字天书外,应该还有别的天书。

    果然一身至宝,“扶摇王”韩商死的不冤。

    以许若彤眼下的修为,再碰上“扶摇王”韩商,硬抗对方的攻击都没问题,但风昂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唯有歇手,一掌扫开苦海魔幢后,再一掌击退风昂。

    但就在这时,黑雾弥漫,死气笼罩。

    一口黑棺出现,棺盖打开,传出无穷吸力,让女皇身形都微微摇晃一下。

    她连忙一掌击出,衍化黄土符诏生死幽冥的同时,大九天神掌隔绝时空,将黑棺挡在远处。

    难怪一个武尊巨头连跑都跑不掉,被打死在当场……东周女皇同风昂心中浮现同一个念头。

    陈洛阳的实力全貌,似乎终于在他们眼中有了完整轮廓。

    女皇一掌迎击风昂,另一掌则击向黑棺。

    与此同时,她轻喝一声,吐气如龙,化作紫龙冲天而起,攻向陈洛阳本人。

    陈洛阳也是使尽一身解数,抵挡女皇的攻击。

    但就在这时,三人交战周围的虚空,似乎忽的震动一下。

    空间,仿佛裂开一道缝隙,破开一个黑暗的缺口。

    然后自这个缺口中,冲出一条影子。

    那影子,一边卷向陈洛阳,另一边则卷向许若彤。

    陈洛阳定睛看去,那分明是一条极为古怪的妖龙。

    这要同通体纯金,但周身上下闪现血色的光辉。

    然后,龙鳞开阖之间,从中流露出来阵阵黑气,形成一团团仿佛浓墨似的乌黑祥云。

    乌黑祥云翻滚间,血光金龙喷出道道血色的光焰,朝着陈洛阳席卷。

    与此同时,这妖龙则一甩龙尾,打向许若彤后脑。

    对方出手间,凶煞暴虐,力道十足,竟似乎完全不比风昂那大妖来的逊色,堪比人族第二十境的武尊巨头。

    这妖龙虽然妖气十足,但陈洛阳还是一眼将之认出。

    程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