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封赏

    建安十九年九月末,蜀中之战随着刘璋出城献降,刘备正式入主益州而结束,但天下并未因此而安定,汉中,曹操与蜀军的战斗还在继续,随着刘毅的离开,房陵一带的曹仁在猛攻关城未果之后,率军先攻锡县,同时长安方向,曹操更是亲临前线指挥战争。

    刘封与曹仁打了三场,一胜一负一平,不过刘封手中兵马不足,三战之后,兵力捉襟见肘,只能固守城池以及关卡,曹仁趁机绕道直击房陵,想要先将房陵攻占,而后再先拿下上庸,再打刘封,就算不能攻入汉中,这汉中西面的门户,也必须对曹军敞开着。

    孟达提前得到了消息,在曹仁与刘封苦斗之际,先一步回到房陵做防御工事,曹仁借此机会攻破关城,挡了曹仁一年有余的关城,至此总算是被曹仁拿下,房陵虽然未失,但门户已经被曹仁打开,房陵、锡县皆暴露在曹仁的攻击范围之内。

    孟达和刘封无奈之下,只得向汉中告急,请求援助。

    只是当初刘备离开时留下的五万蜀军,一年多征战下来,兵力已然不足三万,还要分守各处,一时间也抽调不出多少兵马来支援刘封、孟达,魏延前线吃紧都不知道从哪调兵,只能让阎圃传书给蜀中,请刘备出兵解决汉中之事。

    刘备得到消息,当即便想亲自率军前往汉中,会一会曹操这个老对手。

    如今的刘备可是财大气粗,原本手中的汉中军加上沿途收服的蜀军,便有六万大军,加上张飞来援的两万兵马便是八万大军,刘璋投降,成.都的三万蜀军自然也落入刘备手中,加上巴郡、犍为投降的兵力,如今刘备手中,可以聚起十五万大军,丝毫不惧曹操,更别说蜀地地势险要,先天上,刘备就占据着地利优势。

    “如今益州初定,主公不可轻离。”刚刚随刘璋一起投降的黄权皱眉道。

    虽说当初是极力反对刘备入川的头号人物,但如今刘璋自己投降了,作为臣子,他的忠诚已然尽到,而且,一开始,黄权已经有了辞官之心,刘备入成.都之后闭门不出,刘备亲自登门相请,黄权感其诚意,方才答应出仕。

    既然决定效忠刘备,自然要为刘备考虑。

    眼下刘备初占益州,虽然局势已然稳定,但若刘备此刻离开,蜀地难免出现叛乱,这可不是危言耸听,事实上蜀地虽然富庶,但在刘璋父子手中,叛乱却是时有发生,更何况刘备作为新主,在蜀中根基不稳,一但贸然离开,这刚刚公婆的蜀地,恐怕就得出问题了。

    刘备闻言,眉头微皱,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但也不能放着汉中不管啊,一但曹操打进来,就算无力再入蜀地,汉中被曹操拿了,对刘备来说可不是好事,这曹操可不像张鲁那般好打发。

    目光,落在庞统身上。

    庞统见状,微微一笑,上前一步躬身道:“主公,臣以为要退曹军不难,只需遣一员上将入汉中,做出欲与曹操决战之势,曹军必退!”

    “何解?”刘备闻言,诧异的看向庞统道。

    “主公,我军虽久战力疲,然先得汉中,再得蜀中,士气正盛,而曹军无故相伐,久战无功,军心必生厌战之情,此其一也;其二,却非在汉中,而在许昌,在邺城,曹操此番兴师来伐,时日一久,朝中忠汉之士岂会坐视曹操穷兵黩武?况且兴师远征,后勤粮草消耗必巨,便是曹操势大,十余万大军,便是每日消耗,便有万石之巨,时日一久,便是其雄踞九州之地,恐怕也无以为继,此时我军只需摆出与曹军死战之势,曹军焉能不退?”庞统微笑着分析道。

    别说太多,就算如今曹操是十万大军出征,但每日消耗量草可不只是那十万大军,后勤搬运粮草的民夫也得吃饭啊,如此人吃马嚼,一天少说都得万石粮草,庞统估计,曹操现在已经有了退兵之意,只是这般兴师动众,但除了收拾了马超,把马超撵入羌地之外,无丝毫建树,面子上过不去,这才会不依不饶的停在汉中。

    刘毅再一旁听的点点头,这个时候,曹老板应该已经得到刘备占据蜀中的消息了,却一直不肯退兵,刘毅估计还真可能是面子问题。

    如果这个时候,刘备服个软,让曹老板面子上过得去,估计曹老板也就退兵了,但汉中的地盘,却是一块儿都不能让,这关系着以后大后方的安稳问题,而且如今的刘备,可不是昔日三大诸侯中垫底的存在了,益州一下,兼牧二州,据有山川之险,又有荆州这块富饶之地或许总兵力还是三家最弱的一个,但能够调动的兵力,可丝毫不比曹老板少,这个时候选择硬杠,刘备杠得起,曹操可杠不起,只是如此一来,刘备这般强势崛起,孙权那边的同盟还能否维持得住,就是个问题了。

    不过这事儿暂时不急。

    刘备询问道:“不知何人可为将也?”

    刘毅闻言,心中一冷,发现庞统目光带着几分戏谑,这货肯定没安好心,当即踏前一步道:“主公,三将军张飞,曾在丹阳喝退百万曹军,其威势冠绝寰宇,臣以为,若三将军亲自领兵前去,必能威慑曹军!”

    嘿~

    庞统好笑的看了刘毅一眼,你这算是什么反应?

    刘备闻言,思虑道:“翼德的确合适,不过上庸曹仁亦不可小觑,如今刘封、孟达兵微,也需一将前往退曹仁。”

    “臣以为,关平将军行军稳健,可担大任!”刘毅继续抢答,反正他是不准备再去汉中了,好不容易熬到秋天,正想趁着这天气正好的时候,好好欣赏一番蜀地景色,顺便看看地形,如今蜀中初定,府库钱粮丰富,正该是大兴土木的好时候,自己还想在明年开春之前将这边的事情做完,然后跟刘备请辞回荆州去过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悠闲生活,这一去汉中,来回光是行军都是几个月的时间,刘毅怎能答应?

    刘备有些无语的看着刘毅,他算是看出来了,刘毅这是不想动了,所以先后把张飞、关平给推出去当挡箭牌。

    不过话说回来,原本刘备也没准备让刘毅去汉中,刘毅这么激动是什么情况?

    “翼德、坦之!”刘备看向两人,微笑道。

    “在!”张飞与关平踏前一步,行礼道。

    “翼德统帅三万兵马,前往阳平关退去曹军,坦之,你领两万大军,去往驰援房陵,击退曹仁!”刘备微笑道。

    有两支生力军的加入,曹操就算想耗,刘备也能跟他耗得起,至于全军出动就不必了,那么多人塞在几条窄道之中,也没什么意义。

    “末将领命!”张飞与关平当即领命,在这种正式场合,可不是彰显交情的地方。

    刘备入蜀之后,尚未封赏众人,如今虽然曹操未退,但这赏赐可不能等退了曹操之后再发,尤其是那些蜀中降将,这个时候可是安抚人心的时候。

    接下来的几日,张飞和关平清点人马准备出征,刘备这边却是开始按照此番入蜀功劳大小进行封赏。

    首先便是蜀中将领,严颜虽然参战不多,但作用却是极大,整个犍为、巴郡能够如此快便落入刘备手中,严颜功不可没,在封赏之上,刘备也毫不吝啬,封严颜为前将军。

    除此之外,功劳最大的,就当属法正了,别看出场不多,但刘备一路从葭萌关打到成.都,法正暗地里帮的忙可不少,直接被刘备封为蜀郡太守,两人之后,便是张任,虽然无贡献可言,但张任的本事,刘备却是颇为欣赏,刘璋投降之后,跟黄权、刘巴一样,是刘备亲自登门请出来的,此番封赏,被刘备任命为武卫将军,负责成、都防务。

    刘巴、黄权为左右将军,这五人,是蜀中降将之中,得实权的人物。

    除此五人之外,还有董和为掌军中郎将,许靖为左将军长史,庞义为营中司马,这三人名气大,但用着不放心,所以刘备给三人的官职俸禄高,但实权却不大,此外吴懿、李严、费观、孟达、霍峻、卓膺等六十余人被刘备一一封赏,有的是随他入蜀有功,有的是投降过来有才的,刘备根据自己对这些人的了解,一一进行封赏,像刘封、孟达远在上庸一带,封赏由张飞和关平一并带过去。

    除此之外,便是刘毅、庞统这些主要功臣的封赏了,刘毅定汉中,兴民事,斩夏侯渊、曹洪,稳定汉中局势,令曹军不得入,入蜀之后,更是助刘备拿下雒县,功勋卓著,被封做将作大匠兼任安南将军,秩两千石,渔亭侯。

    渔亭便是渔乡,刘备将其做亭,算是刘毅的食邑。

    庞统辅佐刘备攻蜀,从葭萌关一路打到雒县,屡出奇计,为左军师,兼任巴郡太守,诸葛亮为右军师,关羽为荡寇将军,汉寿亭侯,张飞为征虏将军,新亭侯,黄忠为征西将军,魏延为扬武将军,杨任为折冲将军,文聘为横江将军,此外荆州留守文武,也皆有封赏,此外刘备又开仓放粮,大赏三军,赈济百姓,令军民大悦,益州军心、民心也随着这次封赏,逐渐归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