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假装坚强

    洗了个澡好好放松了一下,连续奋战两天三夜,即便是木暮的金刚不坏体都有些乏了,毕竟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血流通远不如动起来的时候。

    从浴室出来,苏苏点的外卖也已经到了,难得的,两人一起坐到了一楼餐厅吃早饭,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上午饭才对,毕竟现在都已经是十点多了。

    “叮咚——”

    因为想要多陪苏苏一会儿,所以木暮刻意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不过就在他们吃饭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谁啊?”

    “你还点什么外卖了?”木暮转头看向苏苏。

    苏苏连忙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有。

    “那会是谁,这个点来敲门...”

    “木头哥哥我去开门——”

    “不用了还是我去吧!”

    木暮拦住苏苏,自己起身向大门走去,门口站着了是一男一女,从呼吸上判断应该都只是普通人,不过从两人的气场上他并没有感觉到太友好的气息。

    “叮咚!”

    门铃再次响起的时候木暮也刚好打开了大门。

    入眼是一个雍容华贵的漂亮女人,年纪约莫四十岁左右,但是因为保养的好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出头的模样,而他的侧后方则是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表情冷漠一看打扮就知道是保镖、司机一类的高大男子。

    “请问你们找谁?”木暮淡淡的问道,保持着应有的礼貌。

    不过在问的时候他也基本猜到了对方估计是来找林溪的,不然总不可能是找他和苏苏的吧?当然,这要排除对方找错了门,这种概率显然是比较低的。

    “你是谁?”女人再木暮问完之后不只没有回答,反而上下审视的打量着木暮。

    “我是这房子的主人!”木暮眉头一皱,随即舒展开来,并没有因为女人嘴角露出的那一抹高傲而生气,因为——这种事根本不值得生气。

    “哦,”女人闻言淡淡的应了一声,反倒是皱起了眉头。

    “我找林溪!”

    “果然——”木暮心中暗道林溪住进来真就是个麻烦,这女人的气质身旁的保镖还有不远处路边停着的豪车动能显示出对方身份的不简单,至少绝对不是什么暴发户。

    “希望她们也是来带林溪走吧...大不了...大不了我把租金全退回去好了...”

    “林溪!有人找!”木暮转头对楼上大声喊了一句。

    林溪这家伙不知道每天在搞什么,宅的程度居然和木暮都有的一拼了,这两天基本上也都待在房间里没有出门,要不是木暮全心扑在了游戏上说不定也会好奇窥探一下。

    “嗯...我只是为了确保别墅的安全...真的...”

    木暮喊了一嗓子,声音简直和低音炮有的一拼一下子就把林溪从房间里炸出来了。

    至于他身旁不远处的女人和保镖自然也被木暮那大嗓门给吓了一条,尤其是那女人耳朵都嗡嗡作响了好一阵。

    “咱是绝对不会承认咱是故意的——”

    “木头哥哥你是故意的吧!”苏苏看着走回到餐桌旁的木暮气鼓鼓的说道,她的耳朵可比普通人灵多了,不过离得远外加妖力保护倒是并没有多么难受。

    “嘿嘿,吃东西!”木暮摸了摸苏苏那头柔顺的金色长发,坏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林溪也从房间里气急败坏的跑了出来,刚刚她差点没被木暮给吓的从床上掉下来!

    “是你——”林溪看到那女人后愣了一下,脸色立刻冷了下来。

    “怎么,溪溪,才离开家没多久就变的这么没礼貌了吗?”女人面带微笑,声音中一如既往的带着浓浓的高高在上的语气。

    “行了,溪溪,别闹了,跟我回去吧,你看你住的这是什么地方!”不等林溪开口,女人便继续说道。

    “......”正吃东西的木暮顿时不爽了。

    “卧槽,你要想把林溪带回去也不至于贬低我家吧?再说着别墅哪有很差?”虽然这别墅还属于郊区,但是城市扩建,这片的房价也是长的飞快,往少了说这栋别墅也能卖个六七百万呢。

    “算了,我忍!只要你能把林溪弄走我就不追究了!”木暮只是撇了那女人一眼并没有发作,同时还按住了气不过的苏苏,在苏苏记忆中,这栋别墅可是她和木暮这么多年相依为命的家,是她心中最宝贵的地方,所以在听到女人的话后,即便是好脾气的她也忍不住生气了。

    只可惜,女人并没能说动林溪。

    “小姨你有话就直说吧!是那个男人让你带我回去的?”

    “什么那个男人!那是你爸!”女人皱眉训斥道,“你爸还在气头上,你主动跟我回去认个错——”

    “哈!”林溪冷笑一声,打断道:“那个男人还会因为我生气?”

    “哦,也是,因为我不想再做任他摆布的玩具,所以他当然会生气了!”

    “溪溪,你——”

    “我说的有错吗?对我总是一副不屑的样子,从小到大从没给我过过一次生日,甚至连妈妈病重卧床的半年时间里都一次没来看望过,就因为我不是儿子,没法继承他的基业对吧?这时候想和赵家联姻的时候倒是想起我了?这种人真让我恶心!”

    “溪溪,你爸也是为你好!”

    “为我好?小姨你昧着良心说这话的时候不觉得脸红吗?赵山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你们早就调查清楚了吧?如果他赵家不是h市首富,你们会想把我嫁给他?”

    “你——”女人张了张嘴却是无言以对。因为林溪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不管是对那个男人的评价还是对赵山的评价,这些她自然早就知道了,事实上他们真的是将林溪往火坑里推,但是她却不敢阻止。因为她现在吃穿用,她的一切都是那个男人给的,如果不遵从那个男人的意志,她将失去现在拥有的高人一等的资本。

    “好吧!我说不过你,不过你父亲的手段你应该是知道的,你最好不要等到一切都不可挽回的时候!”女人最后放了句狠话,当然也可能是真心的忠告,随后转身离去。

    “喂喂喂,你就这么走了?那你带个保镖有何用啊!干脆直接把林溪绑走不就得了?”木暮手里还拿着包子,一脸懵逼的看向女人离去的方向。因为女人刚刚气质看上去很强势,所以他还以为对方能够成功呢。

    “不对,是林溪的战斗力太强大了!”

    木暮突然反应过来,林溪刚刚的表现可谓是相当强势或者说是倔强呢。

    想到这,木暮下意识的看向林溪,却发现她好似虚脱一般一个人蜷缩在沙发上,默默的抽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