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城主有请

    从黑衣人出手,无敌拦截,到黑衣人逃走。

    整个过程说来复杂,其实不过瞬息之间。

    朱玉浜看着因两大强者交手而一片狼藉的花园,良久才回过神来,对着无敌躬身一礼,艰涩道:

    “多谢大长老救命之恩。”

    无敌不置可否,神色凝重的看了那黑衣人离去的方向一眼,对朱玉寿道:

    “家主可知此人是谁,为何要刺杀于你?”

    朱玉寿从那假山碎石之中,找出了那只铁环,只见上面灵光流转,显然是件颇为了得的灵器,笑道:

    “那人的身份,我心中已然有数。如果我所料不差,今夜之事,算不得什么刺杀,不过是一次小小的试探罢了。”

    “试探?”

    无敌和朱玉浜闻言皆是微微一怔。

    二人看着朱玉寿胸有成竹的神情,心中放松不少。

    他们都不是善于谋略心术之人,猜不到那黑衣人的身份。

    朱玉浜笑了笑,道:“大年夜也不得安生,看来玉寿你接下来的日子不会无聊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对无敌一躬身,便即翻墙,离开了丘府。

    朱玉寿叹了口气,对无敌道:“我们也回去吧。”

    年初的几天,朱玉寿难得过了几日平静的时光,每天除了修炼,便是陪着父母,承欢膝下。

    家族的一应事务,皆已经上了正轨,自有族中诸位长老料理,等闲小事,倒也用不着他过问。

    直到大年初八,一个足以引起整个江宁城局势巨变的人来到了江宁城。

    江宁城新任城主霍迟,终于在无数人的期盼之中,姗姗来迟。

    外事长老朱青展有些迟疑的看着朱玉寿,道:

    “少爷,城主马上就要进城了,您是不是应该轻去城门迎一迎?”

    朱玉寿露出一丝笑意,道:“那么青展叔以为我去城门应该干什么呢?去献媚一番,还是去给个下马威,或是表个态什么都?”

    “这……”

    朱青展一时语塞,搁过去,朱家在江宁城尚未一家独大。

    新城主入城,朱家为了与新城主大好关系,抗衡丘家,自然是免不了要献媚一番。

    若新城主如曹正淳所说,乃是来次镀金一波就走,那么为了江宁城的安稳,自然会主动与朱家搞好关系,根本无需献媚。

    若是这位新城主的性子如原先的那位城主一般,也是要唯我独尊,容不得朱家一家独大。

    那么朱玉寿便是跪下舔人家脚趾,也没用,该被打压,还是要被打压。

    所以朱玉寿从年前收到消息之后,便一直苦思应对之法,最终选择了以静制动,等着城主主动找上门来。

    待其表明了态度之后,再决定以何种态度应对。

    果然,霍迟入城之后的第三天,一封请柬,便送到了朱家。

    请柬之中,先是狠狠夸赞了一番朱玉寿的少年英雄,仰慕已久云云;

    然后表示初来乍到,府中事务繁杂,为能及早拜见,十分不安;

    最后才阐明邀请之意,府中略备薄酒,望请过府一叙。

    总之这一封请柬写的语气十分谦卑,倒是颇有几分曹正淳所说的,希望和平相处,共建大江宁城共荣圈的意思。

    只是如果不提这请柬最后所写的那位陪客的名字——丹陵郡巡捕司总捕,严棱。

    那就显得更有诚意了。

    “霍迟与严棱同时到来,这其中是什么意思?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吗?”

    朱玉寿淡然一笑,在龙儿的伺候下,换过一身较为正式的长袍。

    然后又让她取来大年夜那名黑衣人所留下的那个铁环,以及广陵城那位死在服部半藏手上的银字巡捕的令牌。

    跨上一辆为他专门准备,象征着朱家家主之位的豪华马车,径直往城主府而去。

    城主府,朱玉寿下了马车,在门房的引领之下,刚刚走进城主府。

    只见一位四十来岁的紫衣中年人已经热情的迎了上来,笑道:

    “失礼失礼,朱家主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霍某俗务缠身,不曾亲自过府相请,恕罪恕罪。”

    态度之谦和,一如那封请柬,完全没有一城之主的架子。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霍迟如此客气,朱玉寿自然也不愿失了礼数,抱拳一礼道:

    “城主大人太客气了,是小人生性惫,今日才来拜见城主大人,城主大人莫要怪罪才是。”

    “朱家主太客气了,酒菜已经备好,快请入席吧。”

    霍迟无比热情的拉着朱玉寿的手,亲自引他进入客厅,请他落座。

    此时,那豪华的客厅之中,除了城主之位,还有一人。

    此人须发皆白,已是耄耋之年,但是面色红润,眼中神光内敛,只是神情冷漠,给人一种执拗,偏激之感。

    霍迟回到主位之上,笑着道:“这位变是我们丹陵郡刚刚上任的巡捕司总捕,严棱前辈,朱家主想必听说过。”

    朱玉寿微微点头示意,客气的道了一声:“久仰前辈大名!”

    严棱冷漠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道:“昔日些许薄名,已是昨日黄花,哪比得上朱家主少年英雄,威震江宁城啊。”

    朱玉寿连道不敢。

    霍迟见二人相谈甚欢,似乎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端起酒杯,笑道:

    “两位怎么似那些酸溜溜的儒生一样,繁文缛节的客套起来了?咱们三人,之后一段时间,便要同处江宁城。有道是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大家还要多多亲近才是。这一杯,霍某在这里,敬两位了。”

    说完,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

    朱玉寿和严棱一齐起身,端起酒杯笑道:“城主大人所言甚是。”

    霍迟笑着示意二人坐下。

    严棱坐下之后,神色有些严肃的道:

    “既然大家以后同处江宁城,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些事情,老夫便开门见山了。在下有一事,想要请教朱家主。”

    来了。

    朱玉寿心中暗暗冷笑,所谓宴无好宴,今日城主府这杯酒,果然没那么好喝。

    面上却是一脸笑意的道:“严前辈有话但问,晚辈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好!”

    严棱点了点头,笑道:

    “去年七月初三,我巡捕司一位银字巡捕张威,在广陵城莫名失踪。据闻当日朱家主也身在广陵城中,不知是否听说过此事?”

    说完,一双眼睛寒光闪烁,死死盯着朱玉寿,似乎是要等着他说谎之时,露出破绽。

    谁是朱玉寿却是点了点头,十分干脆的道:

    “不仅听说,而且晚辈是亲眼目睹那位银字巡捕死在我朱家大长老朱青风的手上。”

    “什么?”

    朱玉寿承认的如此干脆,实在大大出乎严棱和霍迟意料之外。

    却听朱玉寿接着道:“当日在广陵城,我受轩雨阁叶灵心姑娘之邀,前往广陵城外十里亭一会。

    谁知,当我到时,却只在十里亭中,见到一位被人蹂躏致死的姑娘。

    然后,一位银字巡捕,便率领着大队人马包围了在下,口口声声说我奸**女,要拿我问罪。

    恰好当时大长老正在我身边,他老人家眼见我蒙受如此不白之冤,于是愤而出手,将那银字巡捕等人尽数诛杀。”

    朱玉寿一番话半真半假,将当然真相略做修改,娓娓道来,却也合情合理,似模似样。

    严棱冷笑一声,道:

    “如此说来,张威是死在贵府大总管的手上了?”

    “确实如此。”

    朱玉寿点了点头,将一枚银字巡捕令牌拿了出来,放在桌上,道:

    “若是严总捕要彻查此事,朱某和大长老都愿意配合,随时接受缉拿查问。”

    严棱闻言,眉头微微一皱,他搬出此事,原意只是为了敲山震虎。

    引得对方心虚,先行打压一波对手的气焰,为接下来真正要办的城主被杀案争取些方便。

    想不到朱玉寿如此狡猾,竟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还一副绝对配合,接受问讯的态度。

    这一手以退为进,反倒叫严棱为难起来。

    张威不过是一小小的银字巡捕,而且素来品行不端,巡捕司原本便打算将其开革除名。

    更何况,当日出现在十里亭中,被凌辱至死的女尸,据事后巡捕司查探,与张威也脱不了干系。

    张威身死,为了巡捕司的威严着相,彻查一番,倒是无可厚非。

    但若是因此缉拿朱家家主以及大长老,这势必再度引起江宁城混乱,却是有些过了。

    眼见席间气氛忽然变得尴尬沉默起来,霍迟连忙摆出一副心情沉重之色,道:

    “严老,您退隐江湖已经十余年,上个月刚刚上任,有些事情,您有所不知啊。这巡捕司的风气,和当年您执掌之时的纪律严明,可是差别巨大。您重掌之后,可是要好好整顿一番才是。”

    这一番话,即将此事定性,为朱家开脱了罪名,又将暗暗捧了严棱一把。

    表明巡捕司过去的劣迹,皆是巡捕司前任总捕之过,若是严棱掌权,定当不至如此。

    有了霍迟这一番和稀泥,严棱也就借坡下驴,道:

    “想不到巡捕司之中,竟然有人胆敢做出如此栽赃嫁祸,污蔑构陷的行径。看来风气的确堪忧,待老夫料理了江宁城之事,回去之后,定要严加整饬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