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狼刀会凄城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步军殇对于杀机的感应极为敏锐,登时回过身,“看来我们有仇?”

    虽是疑问,但话语中却是充满肯定。

    凄城不语,只是杀机越发浓郁。

    而步军殇身上杀气自发,同样的令人不寒而栗。

    唰!

    气氛紧张之刻,只见凄城背后剑光一闪,空间刹那被撕裂,步军殇身形一侧,鬓间黑发削下一缕。

    森冷的寒气刺激的人头皮发麻,却也激起了步军殇的战意。

    “你不说吗?”

    步军殇横刀在握,刚煞之气萦绕周身,双瞳如狼,宛若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

    凄城不发一语,手按剑柄,冷漠酷杀。

    刹那之间,两人皆已消失在原地,再现之时,身形已是几番变幻,快绝狠戾。

    铛!

    铛!

    铛!

    锋芒初现,瞬间周遭皆被波及,一片狼藉。

    “很好!”

    步军殇内心激动,热血翻腾,瞬间杀性上提,“狼嚎·气傲天苍。”

    绚烂刀罡破碎穹苍,刹那而至。

    只见凄城脚步一踏,气劲即发,瞬间袭身刀气尽化虚无。

    “杀!”

    步军殇冷眼一闪,身形再度飞旋而起,狼刀快斩,刀刀狠辣无情,尽显必杀之意。

    败于袁无极本就让步军殇一肚子不甘与愤怒,如今再遇白衣人拦杀,心中杀念骤起,双眼不时闪过一丝血红。

    显然,煞气袭身,更加容易让步军殇狂化。

    两人之战,一刀一剑,尽展各自根基与临敌应战之机敏。

    这一战,战至风云色变,战至两败俱伤。

    刀伤剑痕在彼此身上交错,鲜血染红了各自的衣袍,但两人谁也不退让。

    一者为寻仇,一者为发泄胸中怒气。

    恨怒之焰在两人之间交织,战斗越发狂暴凶猛。

    威势无匹的刀光,锐利无比的剑气,交织出最精彩的一出风云之决。

    “你的刀为何不出?”

    强招过后,各自震退,步军殇再握狼刀,目光冷冷扫过凄城背后之刀,冷声质问。

    “哼!”

    一声冷哼,是不屑是讥嘲,只见凄城并指按在剑身,登时一股强绝之力以其为中心爆发而出。

    正是皇儒无上之绝学——皇天之行!

    磅礴威压横扫,树折石飞。

    步军殇不甘示弱,狼刀横握,刀气自生,“狼嚎·八方无敌!”

    伴随一声低喝,步军殇倒提狼刀前冲,尽显勇猛无敌。

    轰隆!

    伴随一声惊爆,步军殇肩头登时喷洒出一股鲜红,人也倒飞而出,但紧接着,步军殇便旋身站稳,手中狼夜刑刀突然爆发出一股嗜血红芒,惊天煞气冲击寰宇。

    致使步军殇双眼红芒闪耀,如妖似魔。

    下一刻,一道不似人声低嚎咆哮而出,步军殇再次逼杀而来,刀势比之前竟是更加狠辣了数分,威力也有所提升。

    凄城不明所以,以守代攻,二人再度陷入缠战。

    ……

    而在另一边,慕灵风已经帮助稷玄谷暂压伤势,脑海之痛也随着袁无极本尊的苏醒而消失。

    只不过。

    稷玄谷眉头紧皱,在之前的刺痛中,他的脑海中竟是凭生许多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看不清人,听不清声,仿若一切被一股迷雾遮蔽,阻挡了他窥探真实的机会。

    但是,这些画面却总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与一种不愿回想的心悸。

    “玄谷?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慕灵风紧紧抓着稷玄谷的手,紧张又好奇的问道。

    她知道稷玄谷丢失过一段记忆,而她也在以术法探寻识海时曾发现稷玄谷魂体不缺。

    “嗯?”

    稷玄谷猛然回过神,先是点了点头,但紧接着又摇了摇头,对于慕灵风他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我的脑海中是多出了一些陌生画面,但这些事情我又好似经历过,只是,这些画面笼罩在一层看不清的迷雾之中,让我无法看清真实。”

    “这样啊!”

    慕灵风目露沉思,片刻之后才道“无妨,这是好事,说明你距离找回失去的记忆更进一步了。”

    随着两人向着儒门而去。

    密林中的玉离经与鬼麒主之间紧张的气氛逐渐消散。

    “吾儿,吾会给你确认君奉天死讯的时间,也会给你回归的时间,早晚有一天,你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鬼麒主摇了摇手中森罗白骨扇,发出一阵诡异笑声,身形缓缓后退,不久便隐入一团黑雾之中消失不见。

    玉离经看着鬼麒主消失的方向,目光闪烁几番,随即轻哼一声,“先找圣儒尊驾询问亚父状况。”

    鬼麒主的话让玉离经心下有些慌乱,但他不相信亚父会这样陨落,在他眼中,亚父便是最强的。

    只要亚父在,永远便是他身前最坚实、最高大,可以抵抗任何风雨侵蚀的巨墙。

    ……

    “二师兄的气息消失了!”

    云海仙门之内,云徽子焦急等待,心中更是突然涌现一种莫名悸动。

    这让云徽子越发的坐卧不安。

    而在他身后的澡雪与秋水也跟着着急,有些手忙脚乱。

    “要是雨潇在就好了,以他的性格,一定能让云尊放松不少。”

    秋水叹息一声,雨潇不在的这段日子,仙门再度冷清了许多,这让澡雪与秋水不禁有些怀念起某个早已沉醉在温柔乡,忘掉两个小伙伴,重色轻友的家伙。

    而在双圣各自的护守之地。

    麟凤璇玑耳边呓语越来越重,已经开始时常走神,邪染距离被控制的日子不远了。

    除此以外,雀云台的水晶宫内。

    冰棺无声无息开启。

    一道不知沉寂了多少岁月的身影蓦然睁开双眼。

    茫然、好奇在眼中交错。

    ……

    另一边,袁筝早已带着满心疑惑乘船,往示流岛所在方向而去。

    “邪神为何会在此时唤我回返?”

    袁筝眉头紧皱,不明所以,但心中却是产生一种不妙的感觉。

    许久之后,袁筝的手中多出一具木偶,神情不觉变得柔和。

    “父亲在离开前将此物送给我,说是此物会是我脱离邪神掌控的关键,难道他早已预料到我这次回返会有危险吗?”

    袁筝低声自语,随即目光变得坚定,“父亲神机妙算,看来一切都在父亲的计划之中。”

    “父亲,你放心,筝儿绝不会让你失望。”

    就在袁筝逐渐接近示流岛之际。

    示流岛上也起了惊天变故。

    邪狱明王出,秋山笑英等一众人顿时大遭挫败,而公孙月与蝶小月两大身负圣苗之女血脉的人也双双被擒,即将进行一场助邪神解封的血祭。

    。

    【悠阅书城uu小说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