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禁忌黑蝶

    【悠阅书城app,免费看小说全网无广告,ios需海外苹果id下载】

    示流岛上,神社之内,曾经祈舞之地,而今却是多出两根铁柱,公孙月、蝶小月母女二人被绑在其上,无法动弹。

    而在前方,血柱冲天,将整个神社映衬为血红之色,宛若无边血狱。

    随着血祭的进行,时间的流逝,昔日席卷天地的邪神,也即将重临人间。

    但有一人,为挚爱,纵是死亡在前,也要挺身一挡。

    “坏人有坏人的气魄,规矩有规矩的眉角,杀手有杀手的角度,游戏有游戏的魅力。”

    蝶刀现,宛若一泓清水划破血幕而降。

    “阴川蝴蝶君!”

    一身暗血战袍的邪狱明王缓缓转过身,望向来人,口中冷冷蹦出几字,“你的选择太不智了。”

    “敢伤害阿月仔,蝴蝶会让你后悔。”蝴蝶君刀气自发,大地为之开裂。

    “是吗?呃哈哈哈……”

    听闻此语,邪狱明王突然大笑一阵,笑声中充满不屑,同时凶悍魔威弥漫八方,震慑百里方原,霸气诗号也随即响彻九天,“邪狱血沉三千魂,不分善恶;明王怒灭九重界,一视佛魔。”

    话甫落,只见邪狱明王手中血色弥漫,随即化作一柄狰狞血刀。

    刹那之间,蝴蝶君快刀已至。

    这是两人第三度交手,早已熟悉彼此根基与武学,出手便不留余地。

    轰隆!

    伴随一击轰鸣,蝴蝶君倒退三步,掌心见血。

    “血祭仍在继续,你的阻挡只是拖延我的时间,但,也无妨,这段时间不会太久。”

    说话同时,两人刀刀交错,身上各添鲜红。

    眼见挚爱的月,至亲的月生命点滴流逝,蝴蝶君气血爆冲,誓要力挽狂澜。

    伴随沉喝,蝴蝶君怒眼一张,“我绝不会让你把她们夺走。”

    “蝴蝶斩焰!”

    一刀力劈,虚空生焰,仿若要烧穿苍穹。

    “邪狱万魂哭!”

    邪狱明王魔刀同运,悲声哭泣仿若从地狱之下传出,震荡神魂。

    双刀交击,互相掣肘,拳与拳拼,拳拳到肉,雄浑的气劲透体而发,让邪狱明王心中震惊,“刚经历死关的他,竟然还有此能为?”

    “看来是本座小觑了你,再来!”

    邪狱明王强招再运,气息越来越狂暴,“明王镇狱斩!”

    一刀之威,仿若能压九重界,让人抬不起头来。

    “蝶影刀流。”面对强招,蝴蝶君同样杀式频出,刀锋之下,万千红蝶如奔流,铺天盖地而来。

    轰!轰!轰!

    强招再次冲击,蝴蝶君踉跄倒退数步,口呕朱红,白皙俊朗的面容被鲜血染红,宛若恶鬼,但目中坚定与急切却是越来越重。

    对面的邪狱明王手中摩诃般若也被挑落在地。

    但,随着血祭时间越长,幼小的蝶小月已经彻底昏迷,脸色苍白如纸,已入危境。

    即便是公孙月此刻同样意识昏沉。

    看到眼前此景,蝴蝶君狭长双目大瞪,伴随一声嘶声力竭的咆哮,突然,一股黑气自体内爆发。

    久远以前,黑色的蝴蝶是北域流传的一则传说,代表着来自死亡的恶梦。

    如今,这场恶梦却在千里之外的示流岛重现。

    血色闪电轰然降临,一股死寂的恐怖之气笼罩了整个示流岛。

    “比起失去你们,我宁愿再沉沦恶梦一回!”

    蝴蝶君仰天咆哮,被鲜血染红的白发在风中狂舞,目中清明与种种情感也在此刻,被一股黑雾所吞噬。

    曾经为爱而收刀,如今为爱而开杀。

    时隔无尽岁月,蝴蝶君再次解放体内的禁忌之力。

    刹那之间,黑雾将蝴蝶君包裹,待黑雾再次散去之后,禁忌的黑蝶再现了,心念唯存杀戮的本能的黑蝶再现了。

    周身萦绕的恐怖气息,散发扭曲生命的战栗,

    一身大红衣袍的蝴蝶君不再,取而代之是一道身穿漆黑战袍,黑色发丝随风飘动,眼中不存丝毫情感的蝴蝶君。

    相同的面容,不同的衣衫,也象征着截然不同的力量与无情。

    “嗯?”

    邪狱明王脸色一沉,目露凝重,随即探掌一吸,血红之气流蹿,掉落在地的摩诃般若也再度被纳入掌中。

    “现在的他,竟与方才判若两人。”

    邪狱明王已是警惕大作,恐怖的气息与截然不同的诡异,让他不敢放松。

    “是……是黑蝶!”

    昏昏沉沉的公孙月被突来的气息刺激,仿若想起了一段满是杀戮的过往,脸色也不由为之一变。

    “无论有何把戏,本座都能再杀你一回!”

    邪狱明王嘶吼一声,似佛实魔之刀再提,狂暴刀招一瞬倾泻。

    这一刻的的蝴蝶君无声。

    人无声,刀无声。

    唯有杀戮的死寂,以及越来越强的杀气。

    双刀同出,刀旋若蝶舞,带着凄美,邪狱明王暴虐的刀招竟是一瞬被破,身上再添两道猩红。

    这一刻,邪狱明王也察觉到了一丝端倪。

    “他神智已失,但每一步,每一刀,都像是杀人机器,招招都想置我于死地。”

    暗忖之际,邪狱明王强运一生绝学,倾力防守,但那快的不及一瞬之刀,竟是让他感到了力不从心,后退之中,肩头再喷鲜红。

    “难道我——会死?”

    这一刻,邪狱明王不复横野霸气,首次感到死亡距离自己会是如此之近,一股恐惧竟是在心头浮现。

    只是呼吸之刻,但见黑蝶再斩,邪狱明王再度重创而退,身形已是踉跄。

    而在远处,化身莫召奴的御天者低身请命,“邪狱明王即将落败,邪神,是否将那个人放出?”

    其实御天者一直都在示流岛,神州的一切,不过是他借邪神之力,投影八方而完成罢了。

    毕竟,相比神州之事,助邪神尽快归来才是真正的大事。

    “嗯……”

    黑暗的虚空中传来一阵沉吟,片刻之后才道,“他是吾对另一个人的一张王牌,不可轻动,不过,酆都邪少已经归来。”

    “酆都邪少?”

    御天者目光微动,神色中略有迟疑,“袁筝此子一直对邪神的命令阴奉阳违,而且他与蝴蝶君一家关系匪浅,恐怕……”

    “呃哈哈哈……”

    对于御天者的担忧,虚空之中只传来一阵莫名大笑,随后再闻邪神冷漠之声,“到时候,可由不得他了!”

    御天者先是一愣,随即大喜,并恭敬说道“看来一切都在邪神掌握之中。”

    而在此时。

    两人口中的袁筝也已踏入示流岛大地,向着神社急急而奔。

    此刻的他,并不知道蝶小月已经性命垂危。

    更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会是什么。

    。

    【悠阅书城uu小说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