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白食之王

    宝箱开出的不是什么黑炸弹,而是一瓶能量药剂。

    系统说明这东西可以补充人的精力和体力,帮助有志者成为一名优秀的大厨。

    厨师这个行当又名‘勤行’,可见其辛苦,这东西正合周栋这个未来的实习厨狗用,只可惜没抽出技能书和技能点这种宝贝。

    青翔三年虽然不是白混的,可就算是最优秀的学霸在翻锅、刀工、勺工、火工等等基础技能达到合格标准就算不错了,距离那些技师级的大厨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呢,周栋其实更期待这类技能书。

    为了完成系统启动任务,他可是选择了老师和同学眼中的‘作死之地’九州鼎食,如果日后在九州鼎食站不住脚,连实习期都无法顺利渡过,那还不被人笑话死,说不定病情都会因此加重。

    洗完三十斤肉的周栋美美睡了一觉,睡个好觉对一名抑郁症患者来说可真是太难得了,常年陷入失眠状态的他足足睡到第二天中午,睁开眼的时候只觉一阵前所未有的神清气爽,连阳光都是如此亲切。

    周家的把子肉馆生意一如既往的好,毕竟每天只销售一百块把子肉,大师级洗菜的效果并没有引发某些桥段中常见的**。

    周爸只是发现一些老客吃饭的速度变快了,准确说是他们吃把子肉的速度变快了,连带着吃饭的速度也都跟着变快。一些原本很有吃相的老客居然学会了砸巴嘴。

    ‘啧啧、咂咂、巴嗒巴嗒......’

    老客们看看周爸,目光有些异样,有种叫做幽怨的情绪开始蔓延。

    隔壁杨大爷忽然说了句:“小周,你这个每天只卖一百块把子肉的毛病要不得,似乎应该改一改。”

    周爸摇头,很傲娇的样子:“这是我的规矩,不算毛病。”

    一名常来吃饭的肉丝袜小姐姐咽下最后一口米饭,仰头看着周爸:“感觉老板是个跟钱过不去的人啊......我虽然已经胖了五斤,可还是要说,改成每天出售两百块把子肉吧!”

    “姑娘,人生中除了赚钱,还有很多更有意义的事情要做。”

    周爸的语气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低头看看手表,距离《流浪太阳》开演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

    这年头看个电影还得占车位、排队买可乐、爆米花......老婆虽然年过四旬,可还是爱在看电影的时候喝可乐、吃爆米花,有着一颗青春洋溢的少女心。

    “今天的把子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而且似乎更好吃了一点点。”

    很多客人离开的时候都是这样说的,何必进捏着牙签站在周爸面前又重复了一遍。

    他这个一周最少要来蹭五顿饭的家伙必须在合适的时候夸奖周爸几句,并认为这是一种可贵的品质。

    何况以他专业的眼光来看,今天的把子肉确实比往常好吃了那麽一丢丢,猪肉本身的味道更加突出,而且没有因此增加腥膻气,这非常难得。

    周爸见何必进也这样说,便从菜盆里挑了片碎肉扔进嘴里,砸巴两下点头道:“是好吃了一点,陈腿子不错,肉的品质更高了。”

    说这话的时候,周爸的脑海中闪过昨天儿子洗肉的场景,不过也就是一闪而过,并没当回事儿。

    儿子洗肉的手法是不错,可要说能靠手法让今天的把子肉变得更好吃他还是不信的,应该是陈腿子的功劳吧,这家伙选猪的眼光是越来越高明了。

    “陈腿子麽?这家伙的货是不错,回头我得让他弄几对猪蹄......”

    何必进说完这话就有些后悔,猪蹄儿多贵啊,要不还是找陈腿子买点五花肉回去做红烧肉?

    算了,还是猪蹄儿吧!有些日子没吃到了,老周这家伙就是不肯做猪蹄,想蹭也蹭不到!

    不行,没有条件也要创造条件,就不信蹭不上猪蹄儿吃!

    “你儿子的工作做了没有?现在改实习平台还来得及,虽然麻烦了些,可谁让咱哥们儿的关系够铁呢?

    你也不用特别感谢我,在你这吃了这么久的把子肉,也该换换口味了,我看猪蹄就不错!”

    自从得知周爸也不怎么支持周栋去九州鼎食实习,何必进心里就打起了小九九,准备为周家卖卖力。这老周是个欠不得人情的,说不定一感激就会做猪蹄请自己吃,那就不用自己花钱了啊。

    “又想蹭我的猪蹄吃?”

    周爸用警惕的目光看着何必进,摇头道:“算了,我儿子有志气才会选择迎难而上,做家长的支持还来不及呢,哪有反过来拉后腿的道理?

    我和他妈都决定了,这次支持儿子的选择。”

    何必进这一生有两大追求,吃不要钱的饭,教百分百毕业率的学生。

    所以他认为自己应该为周栋这个一根筋的学生做些什么。

    一把抓住刚刚洗漱完毕走出房间的周栋,何必进笑骂道:“臭小子,既然你已经决定要去九州鼎食实习,我这个做老师的也不能袖手旁观,这样吧......老师提供些九州鼎食后厨的信息给你,免得你到时候像个没头苍蝇般到处乱撞。”

    周栋微微皱眉,老何是出了名的啰嗦,再说了解这些信息什么的有用麽?哥是去后厨实习,又不是去打仗,还需要刺探军情?可架不住老何同志的热情,也就只能半推半就。

    老何说话的声音很大,大到周爸周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而且也真是非常啰嗦,从九州鼎食的前台说到后厨,从‘水台’说到‘砧板’‘打荷’‘上什’‘炉头’等各大区域的分工情况,其中还包括了许多九州鼎食后厨的‘历史故事’和八卦。

    毕竟是青翔的老家伙,老何也算楚都勤行的一号人物,给出的信息虽然有真有假,却还是有几分参考价值的。就是实在太啰嗦,砧板的板头儿是个半老徐娘这也就算了,说她最爱提携的就是周栋这种小帅哥是什么鬼!周栋就听不得这些乌七八糟的玩意儿!

    周栋起初还听得微微点头,渐渐心情开始变得烦躁,见陈腿子送了肉来,就找个托词跑去洗肉了。

    自从有了这疯魔厨神系统,洗菜就是让他心神安定的良药,比吃什么特效药都管用。

    老何太了解这个学生了,这家伙开始频繁翻眼白的时候就表示要发病了,因此也就聪明的立刻住口。反正他已经收获了周爸周妈的感谢,临走的时候周爸还招呼了句:“老何,明天晚上过来吃猪蹄儿!我亲自做卤的!”

    “哎,成勒!”

    何必进顿时心花怒放,吃周家的白食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追求,人生价值的实现就靠周爸的猪蹄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