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神秘的胡师

    林清忽然有些紧张,感觉会议室的气氛非常不对劲。

    良人大哥还好,虽然看自己的眼神儿还是不太对,总是在魔怔中带了一丝火热。

    这种眼神儿很容易让女孩子多想,也会让女孩子没事儿偷着乐。放在动物界这就是自己的气味成功引诱了异性生物,会获得生理上的巨大满足和愉悦;人类这种高级动物则会将这种愉悦上升到精神范畴,于是就有了远方的荷尔蒙、有了诗中的苟且。

    让林清感到紧张的其实是四位老爷子。

    此刻‘三巨头’正用复杂难言的冰冷目光望着苏省烹饪协会最大的boos,在林清看来这简直不像一场正常的会议,反倒像是‘三英雄’准备屠龙的前奏。

    三位老爷子能不怒麽?老董这就是赤果果的嫉妒啊!

    说什么要避嫌,还不是自己吃不到葡萄就要撅了葡萄树?

    他们三个都是老行尊了,既然做了评委,评审委员会定下的规矩自然是要遵守,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真的买了老董的账。

    都特么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了,这只‘老辣椒’一张口能吐出多少颗籽儿来谁还不知道?

    “呵呵,老黄、老卢、老易啊,这几日也是委屈诸位了。也是没有办法啊,规矩就是规矩,哈哈,我这里还得谢谢各位给足了面子,咱哥几个有情后补、有情后补......”

    董其深呵呵笑着打圆场,今天说什么也得哄好这老几位。九州鼎食是楚都最后一家需要评审的酒店,这仨要是给他出什么幺蛾子,那乐子可就大了。

    何况楚都这边的评审工作结束后,下一站可就是金城。苏省省会更是藏龙卧虎,要是没有这老哥儿几个帮忙坐镇,他心里还真是有些没底。

    “你可拉倒吧,能不能不要舔着脸套交情,你肚子里的那点小九九当我老人家不清楚?”

    易多鱼冷哼一声:“哼!要不是‘胡师’他老人家临行时特别嘱托,要我们老哥仨多帮衬着你点,就你那些破规矩还能阻住我老人家?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老人家在京都圈子时就号称‘卤煮易’,要不是看胡师的面子,谁也甭想拦住我去吃那小子的卤煮!

    这年头儿找家地道的卤煮火烧店你当容易呢?”

    胡师?

    林清大为好奇。她和易爷爷关系亲近,却也从没听易爷爷说起过这位‘胡师’,而且其他几位老爷子从来都是不拘小节天老大我老二的脾气,听到‘胡师’这两个字竟也是一脸的庄重严肃,就像是听到了长辈亲人的尊名一样。

    “说起胡师,恐怕老董你还不知道吧?

    周栋那小子前些日子推出过一款‘碧藕脂玉粥’,那味道、那色香味形......应该非常像胡师当年所做的碧藕粥!”

    黄明德说起这件事就有气,他这还是听吕绿馨说周栋推出了新品,这丫头没赶上周栋头天上新品,第二天就巴巴地赶去尝了;虽然不是亲自品尝,但从吕绿馨的描述来看,竟与他少年时见识过的‘碧藕粥’一般无二!

    “你说的话是真是假?胡师的‘碧藕脂玉粥’居然再现江湖了?你们几个可曾去品鉴过,可别是徒有其表吧?”

    董其深听得一脸激动,完全忘记了今天会议的主题是什么,开始跟仨老头儿讨论起周栋的‘碧藕脂玉粥’。

    什么胡师啊,还有碧藕粥什么的?林清听得满头雾水。

    在几位老爷子这里得不到答案,便转头去看怀良人。却见到怀良人也是一脸的严肃,正仔细听几位老爷子述说,就知道他跟自己一样,估计也是一肚子的好奇呢。林清眼珠转了转,把有关‘胡师’的事迅速记上了小本本。

    怀良人倒不是毫不知情,碧藕脂玉粥他是喝过的,也曾经听到凤栖村的祝爷爷说起过‘胡神厨’的事情,只是当时并没有如何上心,却没想到这位胡神厨竟然真的存在。而且几位老爷子竟然也要尊称他为‘胡师’,显然是一位勤行了不起的大人物!

    周栋这家伙年级轻轻就有了可以匹敌自己的实力,难道真是这位‘胡神厨’的传人不成?

    “品鉴你个头!你不是一口一个说什么要避嫌麽?我老人家没能亲口尝到,还是听吕丫头描述了那粥的样子。

    我可告诉你董老头儿,要是因为你的原因误了寻找‘胡师’的大事,我这辈子都跟你没完!”黄明德怒道。

    董其深满脸涨得通红,我有什么办法,规矩就是规矩啊,我也不知道这小子居然会和胡师有关系啊?我也很无奈的啊......

    不对啊,谁是苏省烹饪协会的主席?我才是啊!凭啥被一个副主席指着鼻子骂?这还有规矩没有了!

    “好了好了,大家都给我静静,开会能不能严肃些,当着两个年轻人你们不怕丢人我还怕呢!”

    董其深重重敲了下桌子,同时拼命给老哥几个使眼色,媒体的人都在呢,你们几个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好了好了,各位就先别吵了,还是先开会吧。”卢知味是个老好人,忙着打圆场。

    黄明德和易知鱼这才想起还有两个年轻人在呢。怀良人也就罢了,给个机会这小子比老哥仨还能来劲,林清可不一样,毕竟是代表苏省第一美食期刊,有她在还是要给老董这个‘主席’些面子的。

    易知鱼点头道:“老卢说的对,要吵也等开完了会再说。

    嗯,各位评委,九州鼎食是楚都的最后一站了,我们还是要站好最后这班岗,善始善终地完成楚都这边的评审工作。

    接下来,我们就要开始对金城......”

    董其深重重咳嗽两声,打断他的话道:“老易啊,我......”

    “老董你有什么话能等会再说不?我这还没总结完呢。”

    “你这不是废话麽,等你丫总结完了我说什么?”

    董其深怒道:“老易你搞搞清楚,这里不是京都圈子!这是苏省楚都市,我才是苏省烹饪协会的主席!”

    易知鱼一愣:“还真是......哎呀,抱歉啊老董。你看我平日里做惯总结性发言了,习惯而已,习惯而已。我不说了,你说你说。”

    董其深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心说开场白都快让你给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啊我,干脆直入主题吧:“各位评委,九州鼎食是一家规模大、综合性强的五星级酒店,而且是尚周集团在楚都重点打造的试点,年前我曾经与尚周集团的董事长有过一次会面......

    古董的意图非常明确,如果尚周集团能够得到市场认可并取得成功,尚周集团将会加大投资力度,在全国各大城市建立起一个庞大的餐饮帝国。

    而我们苏省做为尚周集团的起点,自然会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试想一下,如果尚周集团在苏省多建立几个类似九州鼎食这种级别的酒店,不仅对苏省餐饮事业发展会是一个有力的促进,苏省勤行也将得到前所未有的大机遇......”

    “嗯,老董这几句倒算是顾全大局的话。”黄明德听得微微点头,他是楚都烹饪协会主席,又是苏省烹饪协会副主席,利益相关,屁股当然是要歪一歪的。

    易知鱼却看了一眼董其深:“老董,你该不是暗示我们对九州鼎食放水吧?

    我可提前告诉你,我老人家是个有节操的人,这种没脸没皮的事情我可是不会做的。”

    “放你个大头鬼!以为就你有节操?”

    董其深怒道:“认识这么多年的老朋友了,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老子什么时候为利益放弃过原则!

    我是要提醒你们几个老不死的,做评审就做评审,别一个个摆出老子是天下第一毒舌的样子跑来鸡蛋里面挑骨头!

    就你们这几个货色我会不知道?能让你们满意的厨师怕是还没出生呢,如果不合理降低些标准,九州鼎食能过关才怪!楚都可就这么一家五星级酒店,真要给降到了四星级,老黄你心里就舒服了?”

    想起在‘都聚德’发生的事情董其深就气不打一处来,实话实说,都聚德的烤鸭真不比京都那家著名的烤鸭店差到哪里去,可让这老几位一评点,简直就成了垃圾一样。卢知味这个老好人居然也扔了鸭子,这就是做惯了毒舌不自知,早晚会变成几条老毒蛇啊。

    易知鱼冷笑道:“呵呵,你苏省的厨子手艺不成就不成,想办法提高不就好了,像你这样护崽儿有用?

    再说了,谁说我老人家是毒舌了,为啥我怎么看小周师傅就怎么好呢?这说明什么,说明还是人家的手艺够好!”

    听到易知鱼提及周栋,一直没说话的怀良人顿时动了心思,笑道:“各位老师先不要争吵了,关于‘小周师傅’,我这里正有一个提案......”

    “提案?”

    董其深有点儿懵,这又不是联合国开会,怎么还整出提案了?易知鱼却眉开眼笑地道:“既然是关于那小子的,怀小子你就放心说,就是说错了也没关系。”

    黄明德和卢知味也跟着连连点头,表示出了莫大的兴趣。

    董其深不觉皱眉,下意识地感觉怀良人这招异军突起不怎么对味儿,可见到其余三老都表示支持,他也不好说什么。在这三个老不死面前,他的权威明显不够,是真的镇压不住啊。

    “各位老师,不瞒诸位说,昨天我刚刚和小周师傅比试了一次。其实也不能算是比试斗菜,就是我邀请他去品尝了我做的法式焗龙虾......”

    哦?四位老爷子都是眼前一亮。

    大家都是勤行的老行尊了,还能不知道同行之间请客吃饭那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麽?

    说好听了叫请客吃饭,其实就是请客的一方划下了道儿来,被请的一方就必须要接招而已。

    就连林清都明白这个道理,顿时竖起了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