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 只煮到五成熟?

    面前站着个一身厨师服的中年男子,胸前围裙上落得有小麦粉和糜子粉,一看就是常年在白案上讨生活的师傅。

    从普通话的标准程度来分析,他应该是汉族,不过估计是因为久在蒙省,说话的语气倒像是民族兄弟,动不动就草原上的雄鹰什么的,听得周栋都有些尴尬。

    老周本质上还是个谦虚的青年人,听到别人夸自己是雄鹰,就会很自然的想起赵川的那首‘我是一只小小鸟’。

    “是苏师傅啊?”

    周栋脸微微一红,自己带着学生跑来尝味偷吃,结果却被主家抓了个正着,总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呵呵,苏庭玉。

    周面王是贵人多忘事啊......你在楚都九州鼎食早点部破解八珍面的时候,我也在场呢,记得当时‘白案小郎君’就坐在我身旁。

    对了,白案小郎君据说是留在了九州鼎食,最近如何了?”

    “哦,苏师傅和他也有交情?”

    周栋多少有些奇怪,

    白案小郎君钟有悔当时是被吕绿馨给招揽去了苏厨,与他并没有多少交集,

    不过这家伙的风评不是太好,苏家口碑一向不错,苏庭玉怎么会问起这个家伙来?

    “说来话长,是我祖上和他的祖上有点交集......

    算了,不说他了,

    周面王不是在香江参加美食大赛的麽,怎么会有时间来到赤峰?”

    苏家四五代人都是在白案上讨生活,而且还是彻彻底底的白案,跟各大菜系都没有任何交集,按说是不会关注香江美食大赛的,

    不过这一届不同,因为有代表华夏白案的周面王出赛,苏庭玉当然要关注一二,昨天晚上还在电视上看到周栋获得华夏赛区金奖的新闻呢。

    “还不是为了这小子麽。”

    周爱国也有二十出头,周栋却一口一个小子叫得顺口,这是各种名誉和头衔加身后自然养成的气度,却不是装x。

    “......眼下这场比赛,赤峰对夹是个不错的‘选题’,所以我就带他来了。”

    “原来是这样,雄鹰们能够翱翔草原,称霸天空,就是因为它们最擅长培养一代又一代的小鹰......想不到周面王如此年青,就已经收了学生。

    我在周面王这个年龄,还在跟随父亲学习和面呢。”

    苏庭玉心中暗暗吃惊,周面王也才二十岁出头吧?

    不仅收了学生,而且听他所言,这个叫周爱国的年轻人虽然姓周,却与他没有任何特殊关系,

    可见周面王并不像普通勤行中人那般敝帚自珍,搞什么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规矩,这是何等胸襟?分明就是一派宗师气度。

    “周面王的胸襟气度让人钦佩,不过还请见谅,苏家对夹是祖上秘传,不可轻易传给外人。”

    佩服归佩服,祖宗的规矩还是要守的,为华夏面王免单可以,秘方可是不能给的,

    苏家能有今天的局面,可全靠这几代人不断摸索改良而成的秘方。

    “呵呵,苏师傅误会了,我可没有要探听苏家秘方的想法。

    不过刚才品尝苏记对夹,有了一点点心得,想要趁热打铁,自己也做一次试试,不知能不能借用下您的工具呢?”

    “怎么,周面王才吃了我家几个对夹,就说有了心得?”

    苏庭玉哈哈一笑,

    就算面前这位是声名赫赫的周面王,他也不信对方只靠吃几个对夹就能看破苏家秘方,倒是落得大方:“别说是借工具了,就是各种食材周面王也只管拿去用就是。

    如果周面王真有兴趣研究赤峰对夹,苏某可以送套工具给您,这都不算什么。

    不过现在正在营业时间,案上还真腾不出空来,要不请周面王先到我的休息室稍做休息,等过了十点钟如何?”

    “那就麻烦了,多谢苏师傅。”

    周栋还真需要‘小小’地睡上一觉,也就没跟苏庭玉客气。

    “哈哈,这有什么麻烦的?周面王能够支持我们赤峰对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苏庭玉这是真高兴,赤峰对夹明明不比肉夹馍、驴肉火烧差,却始终无法走出赤峰、推向全国,

    如果有周面王这样的勤行‘大人物’关注,说不定就能一改现状,

    身为赤峰对夹的代表人物,他自然是乐见其成。

    ***

    “老师可真能睡,才这么一会儿就打起呼噜来了?”

    苏庭玉离开后,周栋很快就歪倒在沙发上进入了‘深度睡眠’,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周爱国看得十分羡慕,他原本也是有这种倒头就睡的本事,可自从来到华夏就有些水土不服,最近几天更是经常失眠......

    从‘怀师叔’和‘吕老师’处得到消息,据说老师非常期待他能够进入决赛前三,周爱国感觉压力山大,就算俺是个天才,老师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却哪里知道他每在决赛中前进一步,周栋这边就有大把的赞赏值和‘勤行宗师’的称号入账,可不是比他还要着急么?

    上午十点,苏庭玉正准备敲响休息室的门,周栋忽然睁开眼道:“到时间了?”

    “老师您一秒都不差啊......”

    望着神采奕奕连眼屎都没的老师,周爱国的敬仰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感觉老师就是个‘苏珀曼’,这比闹钟都准时啊。

    “周面王,做对夹需用的各种东西,我都已经让人搬到了后面的小院里,您可以随时过去。”

    苏庭玉笑道:“另外我还准备了一套崭新的工具过来,你是用新的还是我的家伙啊?”

    “新的就算了,还没暖锅开壁,味道总感觉差了些,

    就借用苏师傅的老家伙什儿吧,我这也是想到哪里做到哪里,万一弄得不够正宗,还请苏师傅多多请教啊?”

    “哈哈,周面王说笑了,这白案上还有您不擅长的麽?苏某可不敢当啊。”

    苏庭玉和周栋说笑着,绕到了两间门脸后面的小院中。

    小院儿也就是三十平方的样子,院中堆积着一些干松木,另有封了口的红泥炉子、木炭烤箱,都是老手艺人最喜欢的灶具。

    问过了苏庭玉才知道,这个小院儿连上前面的两间门脸儿,就是当年苏文玉老先生起家的地方。

    周栋暗暗点头,苏家现在跟人合自资开着字号,钱可没少赚,后代子孙却还能不忘根本,这就活该家道兴旺了。

    “周面王,小麦粉、玉米粉、糜子粉、上等的五花肉和各种香料都给您备妥了。”

    苏庭玉指了指面案笑道:“周面王亲自动手,可以让我们旁观麽?”

    除了苏庭玉,院子里还站了两个年轻人,看面貌跟苏庭玉有几分相似,估计应该是他的子侄辈。

    这两个其实都是他的儿子,俩小子脑袋有点不怎么开窍,家传的手艺连一分都没学到,

    不过这哥俩儿却都是周栋的粉丝,常常在苏庭玉耳边说起周面王如何年轻有为,如何二十出头就做了九州鼎食的主厨,还拿了香江美食大赛华夏赛区的金奖云云。

    今天让他们两个旁观周栋‘挑战’苏记对夹,苏庭玉就是希望周栋这个偶像亲自现身说法,

    周栋能不能成功且不说,两个儿子见到偶像如此努力,万一因此开了窍,他不就赚大发了?

    周栋要是知道苏庭玉存了这门心思,估计得当场吐血,这是拿哥们儿当药了啊?

    “哦,既然都是苏家自己人,当然可以了。”

    周栋冲苏庭玉的两个儿子点下头,笑了笑,这下可把两个粉丝给激动坏了。

    “周面王,我是苏见文,我是老大......我左边嘴角有颗黑痣。对了,我可是你的粉丝呢!”

    苏庭玉这俩儿子还是双胞胎,老大苏见文见人就会首先指出代表自己老大身份的黑痣,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周面王,我是苏见武,我管他叫哥哥,他管我叫弟弟。我也是你的粉丝啊,还是狂热的那种!”

    苏氏兄弟除了那颗黑痣,都是一样的高矮胖瘦,五官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

    周栋看了看这两兄弟,都是一米八五左右的个头,身材健壮、相貌堂堂,倒是挺有好感,却被苏见武的话逗笑了:“你就直接说自己是老二不就行了?”

    “听到了吧?连偶像都这么说,以后你就介绍自己是苏家老二,这才对嘛。”

    苏见文教训弟弟道。

    “不行,这么说别人还以为我二呢,我比猴儿都精,凭啥做老二!”

    苏见武连连摇头道:“偶像你不知道,我其实一直怀疑是我爸我妈弄错了,说不定先出生的那个就是我呢,他才是老二!”

    “胡说八道,我就是比你先出生!”苏见文闻言大怒。

    “当时怕是你拉了我的脚吧?我明明比你聪明,做对夹爹都说我做的更好,我这样的才应该是大哥!”

    “呸,我倒是听娘说过,要不是你的脐~~带缠住了我,我还得早出来几分钟呢,你还有脸说?

    “你就吹吧,不服气咱俩比比!”

    “比就比,怕你我是你妈生的!”

    “呸,你本来就是我妈生的啊,这不是废话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吵了起来,听得周栋和周爱国听得是面面相觑,

    怪不得苏庭玉看着年轻呢,家里有这么一对活宝,那得多开心,笑一笑十年少啊。

    “都给我住口!”

    苏庭玉哭笑不得地道:“今天是周面王在咱家试做对夹,你们两个不许再吵了,否则就是对周面王没有礼貌了!”

    心说我怎么生了这么对活宝,当着周栋的面你们两个比做对夹,我倒是不怕泄露祖传秘方,你们两个笨蛋也得会啊?丢人不丢人!

    “对啊,我们可不能对偶像没礼貌,老头子这次没说错。”

    苏见文点头道。

    “这次算你说对了,我都懒得跟你吵,偶像,您请您请,呵呵。”

    苏见武一笑,手抚左胸,向周栋恭身行礼,事后还十分得意地看了哥哥一眼,

    看到没有,就咱这派头儿,那起码也得是你哥啊!

    周栋点点头:“爱国,我就做一遍,你可看清楚了。”

    对夹所用的熏肉最早是用半肥半瘦的膘子肉做成,到了现代,经过一次次改良,已经换成了瘦肉占比相对较高的五花肉。

    这第一步,就是熬煮五花肉。

    周栋没有动用传说级洗菜技能,就是规规矩矩地将肉洗净,切成方块码在一口大锅里,

    肉块间隙中填入花椒、八角、砂仁、桂皮、丁香、甘草,葱段、姜末、蒜瓣,还拌上了豆瓣酱和砂糖。

    何必问老爷子曾经说过,‘人间至味是梅盐’,厨师的手艺越高,最后所用的香料也就越少,

    不过这是一般而言,也得看具体是做什么美食。

    赤峰对夹本就出自北方塞上,这里人口味较重,且对夹所用的熏肉,是先煮后熏蒸。

    如果能像苏记这样用熏香压制各种香料,香料只负责去腥去油腻,其实也不违背为厨的道理。

    所以说世间的任何道理都不是一成不变的,比如周栋在比赛那天最后推出的‘细蓉’,宏观上符合了袁枚‘浓者宜先、薄者宜后’的道理,那说的是拿细蓉跟菠萝包、生煎肉饼饭相比。

    如果从微观考虑,细蓉本身却是要做到让食客越吃越有味道才是,没道理第一口最香,吃到后面却淡寡如水了吧?

    这是辩证法,却不是周栋前后矛盾。

    周栋将放了肉块的大锅注入清水时,周爱国已经按照师傅的安排在红泥炉子内升起火来,用的还是劈柴,这样炖出来的肉最香。

    “爱国,要保持大火熬制,十五分钟后立刻撤火,不要再来问我。”

    周栋叮嘱了周爱国一句,同时看了眼苏庭玉。

    “只用大火煮十五分钟,这肉最多五成熟就要出锅了......”

    苏庭玉心中微震:“赤峰厨师做对夹都要煮到最少七成熟才会上锅熏蒸,只有我家是煮到五成熟,这可是苏家的秘传之一,他是如何知道的?”

    肉只煮到五成熟,接下来就得看熏蒸的手艺了,

    手艺如果不到,不是肉熏蒸不熟,就是烟熏味太浓,根本无法入口!

    这个周面王......难道他竟然可以无师自通,只是吃了几个对夹,就掌握了我祖上的秘传,

    还是他根本不明其中关键,只是胡乱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