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 最强的对手 (二更)

    仓燕山估计的一点都没错,这几个对手虽然都很强,可是除了姓王的之外,掺酒后酒量都有了不同程度的下降。

    仓芸果然很骄傲,开场三连击后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慢悠悠吃着茴香豆,摆出一副只做壁上观的样子。

    “仓组长......”

    王姓酿酒师搬了一箱老烧刀放在脚下,正欲开口邀战,却被仓燕山一句话堵了回去;“你先等等,就是按照顺时针轮,也轮不到你说话,我仓燕山喝酒的规矩你不知道?”

    仓酒王喝酒的规矩是出了名的,无论对手是谁,三巡酒后他就开始顺时针转,遇到一个灌倒一个,然后才是下一个,除非对方直接认怂或者不擅饮酒,否则他会一个个转下去,将所有人全都喝趴下。

    或者自己趴下。

    今天是在仓燕山的房间里安排这场酒宴,他就是半个主人,排座位的时候也是用了心思的,按照顺时针旋转,周栋是最后一个,这就避免了不会发生‘内战’,倒数二三位则是仓芸和王姓酿酒师,排在最前面的则是三个较弱的对手。

    在掺酒状态下,仓燕山有信心灌趴下这三个家伙,连下三城之后,他的气势已成,能够顺利进入‘喝疯’状态,再继续拿下姓王的也未必不可能。

    至于最后的仓芸,如果不是酒漏子,仓燕山相信周栋可以顺利搞定,否则就算是周栋输了,他仓酒王‘力战’众酒鬼,而且还连下三四城,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面子里子都有了。

    “呵呵,倒是忘记了老仓你的规矩,今天的座位排得有心思啊?”

    王姓酿酒师干笑一声,明知道仓燕山打得是什么算盘,偏偏无话可说。

    ***

    仓燕山气势如虹,前面三个对手连十五斤白酒都没撑住,就一个个开始谈理想谈人生了,有个姓陈的直着眼睛硬要管仓芸叫大妹子,还说要跟她喝几杯,气得老王差点没骂出脏话来。

    不过轮到老王的时候,仓燕山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心中暗叫不好,刚才只顾着一鼓作气,实在是喝得太急了些。不到十分钟时间,就灌下去十五斤高度白酒,而且还是在掺过酒以后,哪怕是他也有些顶不住了。

    老王嘿嘿一笑,直接敲开酒瓶,拿着满满一瓶老烧刀在仓燕山面前晃来晃去:“仓组长,能够连下三城,你已经很厉害了,难道还要继续吗?”

    “再来几斤我还顶得住!”

    仓燕山冷笑一声,直接开了两瓶老烧刀,同时还开了两瓶绿棒子,斜眼看了看老王:“玩个双的?”

    老王一愣:“仓组长,玩太大了吧?”

    “呵呵,玩大些才痛快,就怕你玩不动呢。”

    “谁怕谁?干!”

    两人互瞪一眼,直接把两个瓶口同时塞进嘴里,一仰脖子,白酒跟啤酒同时进入口中,就见两人喉头迅速上下移动,嘴边竟然没有漏出一滴酒来。

    不到十秒钟,两人已经干下一瓶白酒和一瓶啤酒,相互看了一眼,又分别抄起酒瓶,送入口中。

    吹双的!买醉最快的方法!

    重重将空酒瓶摔在桌上,仓燕山只觉眼前一片朦胧,胃里更是翻江倒海,仿佛有整整一条大江要往上涌!知道这个时候万万不能出酒,狠狠一咬牙,舌头回缩、绷住喉咙,硬是将这股逆口而出的酒液逼了回去,这才感觉稍微好过了些。

    “仓组长,厉害!不过还没完呢,咱们继续?”

    王姓酿酒师知道,以仓燕山恐怖的解酒能力,如果给他喘息的机会,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再腾挪出几斤酒量来,那时可就是一番苦战了,这个时候就得将住他!

    仓燕山冷笑道:“真以为我不行了?鹿死谁手还不好说呢......”

    “是不好说,这不是还有我呢吗?”

    周栋接口道:“三四个人灌一个,我可看不下去了,

    仓老哥,知道你的酒量好,可是这么好的酒也不能都让你一个人喝光了吧?能不能给我这个客人留点?”

    仓燕山哈哈大笑:“说得也是,这可不是仓某人的待客之道。行啊周老弟,下面你来就是了。”

    周栋看看老王:“王师傅,您看这样行吗?”

    “行,有什么不行的!”

    老王看了看周栋,心说果然不是猛龙不过江啊,这小子看着酒量就不浅,

    不过都顶到这个时候了,你就是酒神下凡也唬不住我老王!

    “慢着。”

    仓芸笑着拦下了他,转头对周栋道:“仓酒王名声在外,又是酒务组的组长,几个组员轮流跟他喝起码还说得过去,

    你说是三四个人灌一个,却在半路上杀出来顶替仓酒王,这难道就不是两个人灌一个了?”

    这是要开始打酒官司了,酒官司有真有假,假的就是起哄烘托气氛,事后大家哈哈一笑,不伤感情,真的打起来甚至会反目为仇、老拳相加,从此不相往来。

    看仓芸的样子,应该是半真半假,嘲讽的意思更多些。

    “呵呵,仓师傅问得好,我半路杀出来确实对王师傅不公平,所以我选择这种喝法......”

    周栋慢悠悠地取了三瓶白酒跟三瓶啤酒,先是左右手分别抄起一瓶,两个瓶口轻轻一触,将瓶盖同时打开,然后学着仓燕山他们之前的样子,一口含两瓶,‘咕咚咕咚!’最多也就是两秒钟的时间,一瓶白酒和一瓶啤酒就同时见了底。

    “我三倍陪王师傅,您喝下一双两瓶,我就是三双六瓶,这成吗?”

    周栋笑着看了仓芸一眼:“回头等王师傅喝倒了,咱们两个再继续,您是女的,我继续三倍陪您,喝到您叫停为止?”

    太狂了!

    老王听得眼珠子都瞪了起来,对面这小子是完全没把他和仓芸放在眼里啊?

    三倍陪,你是三·陪啊你?还知道自己是谁不?老子好歹也是国家级陪酒员,真要疯起来可以在酒缸里拿大顶!

    “呦,我们的小帅哥口气还不小呢?”

    仓芸轻轻笑起来,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柔美了许多:“小朋友,知道我为什么会学白案吗?

    不是因为我喜欢,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酿酒跟喝酒,可是我父亲却逼着我学了白案,三十岁前都不许我碰酒。

    是不是感到很奇怪?其实这是有原因的,不过就是我初中毕业的时候班级聚会,二十多个男生非要在酒桌上逞英雄,我很不开心,所以就一个个地找他们喝酒,最后他们全都进医院打吊瓶去了......

    我这个人一旦喝起酒来,就没人不怕!

    小朋友,你怕不怕?”

    周栋闻言轻轻一笑:“巧了,我这个人一旦喝起酒来,连我自己都怕!”

    “有意思,真是太有意思了。”

    仓芸一侧身,拉了一箱子白酒跟一箱子啤酒过来,直接放到自己脚旁:“你看你说得我心都痒痒了,要不咱们两个现在就开始?”

    “那可不成,你一个女的,现在跟你喝是占你的便宜,稍等,我先灌倒了王师傅再说。”

    周栋先后拿起四瓶酒灌进了肚,笑着对老王一抬手:“王师傅请!”

    “芸姑,用不着你出手了,

    三·陪一?呵呵,我会让周老弟明白,在酒场上说大话是要付出代价的!”

    老王不愧是酒务组仓燕山以下第一人,明明已经跟仓燕山拼了两个回合,硬是又跟周栋吹了五瓶白酒跟五瓶啤酒,

    扔下最后一个酒瓶子时,直眉瞪眼望着周栋说了句:“牛·逼就是你的家,快呀快回来......”

    咕咚!身子往地上一出溜,抱着桌子腿呼呼大睡。

    周栋大是不快,这什么人啊,怎么临醉倒还兴骂人的?

    不过还是非常肯定的评价了老王同志:“喝饱就睡,酒品真好。”

    仓芸望着周栋,目光变得凝重。

    这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就刚才这点时间,周栋三·陪一,可是足足喝了十五斤白酒跟十五斤啤酒,加上之前喝的,已经抵得上非狂暴状态下仓燕山的酒量了;仓燕山方才可是边看边揉眼睛,显然也是被惊住了。

    “难道是同类?”

    仓芸的目光不停在周栋身上梭巡,可越看越是疑惑,

    没湿啊?他也不是个湿人啊......

    是肝脏解酒功能特别强大的原因?

    如果只是这样,就算他肚子里全是肝,也不可能喝得过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