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6 美哉当如画(下)

    “商老,是用了荸荠,将其消成莲子大小的果肉,掏空后塞进去莲子磨成的粉,然后用糯米汁浇进去,蒸熟了之后,既有莲子的清香,也比莲子更为脆甜,别有一番风味的......”

    黄思夏抢先解释道:“周主厨的这番心思,让我都为之茅塞顿开,充满了想象力啊,充满了想象力啊。”

    他一直坚持称周栋为周主厨,一来是认识周栋的时候,周栋就是九州鼎食的主厨,二来也是佩服周栋纵横红白两案,仿佛是无所不能,区区一个国·宴白案组的组长,显然无法涵盖周栋的这一身本事。

    “听黄师傅这么一说,小周师傅还真是一位充满了想象力了厨师,不过我还是有个疑问。”

    长者在食,晚辈没得允许是不能动筷子的,商家的规矩从来如此,所以就连商先生也是含着口水在一旁观看,此刻终于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道:“现在虽然不在当季,可冷库里也不是没有莲子。小周师傅为什么不直接取用,而是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呢?”

    “其实还是考虑到这道荷叶莲蓬汤的烹饪方法......”

    黄思夏吃惊地发现,周栋哪怕在商先生面前也一样是淡定从容,可以侃侃而谈。

    要知道商先生跟商老可是大有不同,商老毕竟已经半退下来了,而且人年龄越大,就越是平易近人,虽然对自家儿孙严厉,对外人却从来都是慈祥可亲。

    商先生却是掌大国权柄,自有不怒之威,他在商家呆得日子虽久,可在面对商先生的时候,还是会难免紧张,周栋这个年轻人竟然毫无紧张的表现?

    却不知周栋初见商先生时,其实也是有点小紧张的;不过毕竟是挂爷护体的男人,时间长了,普通人在他眼里其实就是‘凡人’而已,哪怕是面对商先生,也很快就能平等对待。

    淡淡笑着,周栋继续道:“这道菜中的荷叶和莲蓬其实都是蒸出来的,而莲子这种食材是有名的见水不见气,如果是煮了吃就没问题,如果是离水蒸,就会变得口感干涩,

    更何况冷藏的莲子不够新鲜,就更加没办法入口了。所以我才只是取莲子本味,还要用荸荠为壳,来提升鲜、甜、脆的口感,这两种食材天生就有互补的效果,在这道菜里是可以达到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商先生没有再开口,父亲的表现让他怀疑周栋太谦虚了,什么一加一大于二啊?分明就是大于等于十!

    老父亲自从掏了一枚‘莲子’并且津津有味地吃了下去之后,就开始痴迷了,继续将一个莲蓬上的‘莲子’掏光吃净,然后就把主意打在了这个被掏空了莲子的莲蓬上。

    第一口咬下去,商先生发现父亲的眼睛眯了起来,脸上洋溢着幸福,那种幸福的样子他见过,还是在前几年的时候,因为父亲一再坚持,他才不得不同父亲去了趟北三省,当某只傻狍子被一枪撂倒、然后丢进汤锅的时候,父亲就是这付表情。

    可北三省是父亲战斗和生活过的地方,傻狍子更是父亲眼中顶顶好吃的东西啊,在他的记忆中,父亲年轻时吃起东西来只能用‘豪横’来形容,大碗酒大口肉才是老抗·联最爱的进食方式,可父亲什么时候对这种精细过头的食物有过兴趣了?

    什么摆盘啊,南方的精巧点心啊,父亲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认为这类东西吃着根本就不过瘾,可今天是怎么了?当确定这‘莲蓬’不仅能吃、而且还非常好吃以后,父亲先是小小地咬了一口,接着就是两大口下去。

    天啊,这个莲蓬应该是某类米粉做的,说不定其中还有糯米,就像是一个很大的粽子,这种东西只用了三口?

    商先生面色微变,正想要开口阻止,可立即就看到父亲夹起了另外一个莲蓬,开始兴高采烈地掏莲子。

    无奈地与儿子对视了一眼,商先生有些尴尬地笑道:“小周师傅,这东西好消化吗?”

    商老这个年龄的老人,有所谓‘三分饥寒保平安’的说法,肚子里真不缺少油水,有时候少吃些其实更健康,像这么个吃法儿,当儿女的能不操心吗?

    “放心吧商先生,我保证就算商老把这道荷叶莲蓬汤都吃光了,也绝对没有问题的。”

    周栋心里有数,这道菜主用的三种米都是系统中兑换来的‘绝种’不说,还都被他用传说级洗菜技能一番‘伐毛洗髓’,不光更易消化吸收,对人体的补益作用也是远远超过了一般食材。

    别说是商老这么硬朗的老人家,就算是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吃上大半份也是绝无问题的。

    “小周师傅你这......”

    商先生有些哭笑不得,他刚才分明已经表示出自己的担心了,换了那些会揣摩上意的人,就会立刻从专业人士的角度出发,告诉父亲再好吃的东西也不能多吃,周栋可好,居然拍胸脯打包票,还说父亲吃光了这份荷叶莲蓬汤都没有问题。

    “听清楚小周师傅的话了?以后别胡乱担心、以为自己认为的就是道理。”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商老已经连续两个莲蓬下肚了,意犹未尽地望着最后一个莲蓬、还有几片嫩绿嫩绿的荷叶,感觉自己吃下这碗汤完全没什么问题,小周师傅的眼光绝对不差!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比傻狍子更美味的东西,用荸荠做的莲子就不用说了,比真正的莲子都要更加美味、口感更好,那些应该只是米粉做成莲蓬为什么也如此好吃?

    那些纯正的米香让他仿佛置身于大自然中,好像看到了稻子是如何在土内汲取营养、如何一节节地长了起来,轻轻嚼上几下,就是满口的稻花香,仿佛让老人再次看到了那一片金色稻田旁的,扎着两条大辫子的年轻姑娘。

    是年轻时的味道啊,是时代的味道啊,是属于我的味道啊。

    一个莲蓬吃下后,商老感觉精气神都涨了许多,两个莲蓬下肚,感觉更饿了......

    像他这个年龄的老人,连吃了两个加起来足有半斤多的面莲蓬还能感觉到饿,那是元气得到恢复的表现。

    汤盆中此刻还有一个莲蓬、几片荷叶,碧绿的小圆荷映的汤面也绿沉沉的,看着就让人食欲更增,商老拿起汤匙一口气喝了七八勺汤,笑眯眯地又去夹最后一个面莲蓬。

    “小子,你给我记住了,吃饭这种事情就跟打仗一样,不打就不打,要打就得把‘敌人’统统消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