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 厨子对砍?

    站在厨区的郝爱国气质大变,浑然不似原先那个容易脸红、说话还会结结巴巴的老实人。

    就像某类被水泡发的食材,原先还是干干瘪瘪的没有光泽,忽然就变得圆润丰·满起来。

    周栋微微点头,这才对嘛,能够被选聘为国·宴冷菜组组长的人又怎么可能简单呢?

    犬养静斋微微眯起双眼,他从郝爱国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危险的味道,这个看似憨厚的华夏人此刻忽然间锋芒毕露,就像手中的那把秋叶刀一般。

    不小心的话,可能会输的!

    犬养静斋心中一紧,顶着块嫩豆腐围着郝爱国转起了圈子,

    他看来是经常练习这一招,绕圈的速度越来越快,头上的嫩豆腐却是纹丝不动,看得仓燕山忍不住赞了声‘好腰力!’

    郝爱国面色平静如水,顶着豆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比起聪明反被聪明误的车再熙要沉稳十倍,显然是抱定了‘敌不动我亦不动的’主意。

    刀光一闪,犬养静斋终于是按捺不住,当着天黄陛下的面,他没有办法再拖下去;何况这种比赛方式是他提出,更是练习过无数次,如果这样都不敢抢先出刀的话,气势上就要先输一筹,这显然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郝爱国看着从向左侧头顶卷来的刀光,竟然不为所动。

    都是专业的厨师,要动刀削一块放在别人脑袋上的嫩豆腐,必须要保证足够的力量和速度,他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犬养静斋的力道不足,这一刀就算削中也绝对没办法将豆腐成功切开,既然如此,有什么好躲的?

    这是比赛厨艺,又不是武侠小说中描写的生死之战,没什么好担心的。

    “居然不上当?”

    犬养静斋微微一愣,他这一刀确实是虚招,没想到郝爱国居然毫无反应,这个华夏人是天生的反应迟钝,还是看破了自己的手法?

    那就来真的!

    近半年都在辛苦练习的犬养静斋手上加力,迅速化虚为实,横切向郝爱国头上的嫩豆腐。

    郝爱国的手终于动了。

    刀光一闪,直接挥刀迎向犬养静斋的菜刀!

    真是疯了!

    犬养静斋想过郝爱国会闪避,却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来了个以刀对刀,

    八格!这是两名厨师在较量厨艺刀功啊,不是战国时代的武士对砍,难道这个华夏人就不怕菜刀被砍出缺口来吗?

    战国时代的武士老爷们通常会携带三四把武士刀上战场,就是因为刀多次对撞后会被砍出缺口甚至是折断!可从没听说过厨师较量厨艺也带上三四把菜刀的,这要是对砍出缺口来,还切的什么豆腐?

    再高明的刀功也不可能用一把缺损的刀来切豆腐丝啊,别说他不行,就算是被他视为大魔王的周栋以及尊敬的武宫大人也无法做到。

    此刻别说是犬养静斋疑惑不解,就连周栋和武宫正田都看懵了,郝爱国这是什么路数?

    犬养静斋心中犹豫,手上就是微微一顿,郝爱国却是眼角一翻,秋叶刀忽然一沉,同时翻转,改为用刀背对着犬养静斋的刀面轻轻一磕。

    ‘当!”

    犬养静斋的菜刀被他用力一磕,立即偏转到了一旁,

    郝爱国像是早就算定,同时踏前半步,秋叶刀化为一道光影,掠过犬养静斋头上的嫩豆腐,却是将这块豆腐横着削了一刀。

    一刀得手,立即后退,然后拿眼睛死死盯着犬养静斋,看得犬养静斋一阵的发毛。

    八格牙鹿,这是什么的情况?

    都不用将豆腐取下来检查,仅凭两人刚才的站位以及郝爱国仓促间的那一刀判断,这一刀横切绝对不够高明,

    犬养静斋甚至可以判断出郝爱国的这一刀削得有些偏了,就算再让他削上几十刀,最后切成的豆腐丝也必然是粗细不一。

    这样的话,华夏人岂不是输定了?

    “哈哈,郝桑,你的已经输了!”

    犬养静斋放声大笑,围着郝爱国又转了几圈。

    他在寻找一个机会,只要这个华夏人贪心出刀,他就办法像对付车再熙那样pk掉对方!

    哪怕对方有稍微的动作,他也有很多办法可以得手,比如,对方试图干扰自己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机会。

    可郝爱国同志似乎就是个认死理儿的,就是不动,就这么拿眼瞪着他。

    犬养静斋一次次出刀切向郝爱国的豆腐,老郝也不废话,直接提刀硬磕对方的菜刀,犬养静斋急得汗都下来了:“郝桑,你的什么意思?

    我们手中的是菜刀,如果硬碰硬一定会损坏的!

    身为一名厨师,你难道不该爱惜自己的菜刀吗?

    你......你还是不是一名合格的厨师?”

    郝爱国抬头看看他,慢条斯理地回答道:“我当然会爱惜自己的菜刀了,可是犬养君恐怕并不知道,我有不止一把秋叶刀。

    哦,一共有多少把来着?

    三十七把或者是三十八把?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你......”

    犬养静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说话时的气息都不稳定了:“郝桑,你的要明白,如果你的刀被损坏,是没有机会换刀的!用一把缺口的刀你也无法切出完美的豆腐丝来!”

    周栋等人暗暗点头,人家犬养没说错啊,老郝这是怎么回事?

    “哦......”

    郝爱国又看了看犬养静斋:“为什么要切出完美的豆腐丝?我只需要比你多切出一刀就可以赢了啊?

    现在,我已经做到了。”

    “你!”

    忽然想到自己头上的豆腐果然是被郝爱国切过了一刀,犬养静斋顿时面色大变。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千万别小看老实人啊,老实人玩起心眼儿来才是最可怕的......”

    此刻周栋等人也回过味儿来,仓燕山远远望着一脸平静的郝爱国,不觉连连感叹,老实人憋起人来才是最要命的。

    “当当当当当!”

    面对严防死守的郝爱国,犬养静斋刀功再高也只是个厨子,不是什么一刀可断水的顶级武士,激怒之下连连挥刀,结果每一刀都被郝爱国直接格当,好好一场厨艺刀功的比赛是真正变成了火星四溅的厨子对砍,

    郝爱国的秋叶刀固然是变成了残败的秋叶,犬养静斋的菜刀也没好到哪里去,好好一把锋利的菜刀直接变成了锯齿刀......

    郝爱国将刀扔到一旁,指了下犬养静斋头顶的豆腐道:“我赢了。”

    “我......”

    看了眼自己的菜刀,犬养静斋欲哭无泪。

    这会就算郝爱国不干扰他,他也没本事用这把菜刀切出头发丝细的豆腐丝来,用这刀拉大锯还差不多!

    “油西,这一场刀功比赛,很是有趣啊!”

    ‘御的厨房’内,忽然响起武宫正田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