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仙道长青

第五十二章征召令

    练气修士的神识还不能外放,储物袋上也没什么禁法,张志玄只试验了几次,就轻易的打开了吴像亭的储物袋。

    吴家兄弟充当家族的暗中的杀手,做下了不少阴狠的事情,二人的家底也比较丰厚。

    储物袋中仅仅灵石就有百余个,低阶法器三四件,还有二十几张中低阶灵符。

    在黑山坊市,这种东西非常容易出手,张志玄挑了几张效果不错的灵符收起来,其他的直接卖给了百宝阁,因为是内部的熟人,百宝阁给的价钱相当优厚,这些杂七杂八的零碎,一共换了八十个灵石。

    与吴氏兄弟斗法中,青禅的藤甲盾已经快要损毁,修复这件法器又要消耗二十块灵石。

    这件法器已经损坏了几次,越来越没有修复的价值,这面盾牌张志玄已经不准备修复,折价在百宝阁中换了十个灵石。

    紫云旗是水属性法器,更适合青禅使用,所以这件法器就分配了青禅。此战之后,紫云旗的灵性已经有所损失,要温养最少三个月时间,才有可能慢慢恢复。

    青光剑被张志玄留在自己手中,代替自己的飞刀法器,储物袋,玉符法器留给了法器更少的青禅。

    二人收拾好了东西,正准备过几天离开黑山,回到芦山家族修炼。

    黑山这里虽然灵气更充足,但是这里也远比家族中更危险,散修之间尔虞我诈,稍不注意就会卷入阴谋之中。

    在黑山坊市的大半年,在百宝阁炼丹室当中,张志玄也炼制了一些灵丹。

    这些灵丹,在散修中都是硬通货,他并不准备便宜处理给百宝阁,而是等交换会的时候,稍微便宜一点卖给众多散修。

    张志玄还没等到散修之间的交换会,坊市中的小道消息就传的沸沸扬扬。

    张志玄第二天一大早刚一出门,就被路上遇到的梁俊成拦住。梁俊成就是给张志玄介绍洞府的修士,他是粱老祖的族人,虽然修为很低,但是消息却很灵通。

    “周道友,你听说过没有,黑山附近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穴。洞穴中有一条三级蛟龙,蛟龙栖息的水潭中,生长着大量的玄幽草,据说数量有上千株。

    一株灵草就价值几十灵石,上千株玄幽草的价值超过几万。

    据说在这个洞穴中,还有一条三级上品的灵脉,三级上品的灵脉,足够惹出紫府期修士出手争抢了。

    幸亏这里离黑山很近,一般紫府期修士也不敢得罪我们家老祖,要不然这么大的好处也落不到我们黑山修士手中。

    这个消息已经传到我们家老祖耳朵里,他已经去了寒蛟潭,还派遣了三个弟子,召集人马配合坊市中的散修,决定一起攻打寒蛟潭,斩杀蛟龙,彻底占据灵脉。”

    听了梁俊成的消息,张志玄脸色一变,马上知道事情很不简单,这分明是粱老祖都解决不了的事情,才要大规模动员黑山上的散修。

    这种大事,肯定相当凶险,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尸骨无存。所以他马上决定离开黑山坊市这个是非之地,以免卷入混乱之中。

    他迅速携带青禅正准备离开,却被把守坊市的修士拦住。

    “粱老祖已经传下了征召令,任何修士都不能离开。

    如果谁敢违反,都是黑山散修的敌人。”为首的修士已经练气九层,他满脸寒意的看着准备下山的十几人说道,如果这些人敢于违抗命令下山,他就要毫不犹豫出手。

    黑山散修虽然享受粱老祖的保护,但是一旦遇上征召令,也是不能违反的。即使逃去青玄宗控制的城镇,也会被黑山追究。而且把守的修士修为较高,又有筑基期修士压阵,他们也很难成功逃下山。

    张志玄脸色不变,心中却升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粱老祖已经紫府顶峰,依靠黑山上的地利,就是金丹期修士也能斗上一斗。

    这件事竟然引起了粱老祖的重视,只怕里面还有隐情。

    据说粱老祖只有十几个徒弟,这一次派下三个,加上十一个筑基散修,还要征召坊市中的散修,这样的阵容根本不是对付三级妖兽。

    难道寒蛟潭中的蛟龙已经升级到了四级?

    四级妖兽相当于紫府期修士,威能与三级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如果蛟龙已经四级,这样的阵容又有些薄弱,粱老祖如果不出手,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他们这些人,对上四阶的蛟龙,只会损失惨重,白白折损黑山修士的元气。”

    因为信息太少,张志玄也弄不清楚详细的情况,只能胡思乱想了一番。

    等到中午,终于等来了征召令牌。

    这一次,在黑山修士当中,一共召集了三百散修。

    这些散修分为三十个小队,修为最低的只有练气五层,最高的只差一步就能筑基了。

    因为修为已经练气九层,张志玄被任命为一个小队的队长,跟随百宝阁的筑基修士王松鹤一起行动。

    等张志玄带着麾下的十个散修一起来到百宝阁,只见王松鹤一脸凝重,忧虑的说道:“这一次征讨寒蛟潭,也不知道能回来几人?

    一会儿你们出发,要严守号令。

    只有听号令,做好配合,才有可能活下来。

    待一会儿,你们去领一套阵旗,进入了寒蛟潭,谁也不能分散行动,如果谁敢违反,小队长可以马上出手,斩杀不听号令的逃兵。

    如果带队的小队长不听号令,就由督阵的筑基期修士处斩。”

    听了王松鹤严肃的一番话,众人心中大惊,不知道围剿一个三级妖兽为何会如此大动干戈?

    他的儿子王怜客也被征召,于是疑惑的问道:“父亲,一个三级妖兽盘踞的巢穴,为何如此慎重,还要征召坊市中的散修?”

    “你们不知道情况,当寒蛟潭的消息刚刚传出来的时候,张进休,刘宗云最早打探到了消息,二人联合粱老祖的二弟子李仙俄一同出手,准备霸占寒蛟潭中的玄幽草,垄断这一财源。

    正是因为李师姐出手干预,我才没有参合一手。

    结果三人一去不回,连李师姐的魂灯,也很快就熄灭了。

    粱老祖关心弟子的安危,为了探查情况,只好亲自去进入寒蛟潭,结果也被困在潭中。

    粱老祖的十几个个弟子,大部分已经筑基成功,除了早年陨落了两个弟子,已经多年没有折损了。

    这一次二师姐李仙娥坐化在寒蛟潭,粱老祖也被困在寒蛟潭,黑山上的三位师兄,只好一起出动,集合坊市中的散修,希望能里应外合,救出粱老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