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仙道长青

第三百三十八章瓜分战利品

    张志玄来的比较快,勉强保住了十几亩灵田,还来不及高兴,只听见一声爆炸的巨响,他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是天雷子,青禅她们可千万不能有事?不过张志玄又想到青禅虽然经验不足,可是身边跟着族长这个老油条,他经验丰富,几乎不可能被练气期修士用天雷子暗算。”

    张志玄稍微松了一口气,很快就感觉到山上灵气有些稀薄,顿时大惊失色,暗中想到:“丰家人怎么敢这么大胆,竟然炸毁了山门的灵脉,这样不留余地不是让青玄宗一直记恨吗?即使他们有修士逃过了一劫,剩下的凡人怎么办,只能被占据丰城堡的修士记恨,世世代代不能翻身沦为奴仆了。”

    张志玄马上飞到了丰城堡内部的灵穴,发现寒烟几人已经先一步到达,此时灵穴被天雷子炸的面目全非,也不知道往后能不能恢复。

    这口灵穴旁边,一个丰家修士已经被炸的粉身碎骨。看到这一幕,寒烟脸色一黑对身边的黄澎说道:“黄师兄,怎么样,这口灵穴还能不能恢复?”

    黄澎眉头紧锁,一脸难堪的说道:“使用三阶聚灵阵应该还能修补一些根基,勉强维持在三阶,不过灵脉的根基受损,已经从三阶上品跌落到三阶下品了。”

    培养一条三阶上品灵脉需要花费三万灵石,这一笔灵石对于紫府修士来说也不是小数目。

    丰城堡修士这一炸,一粒几百灵石的天雷子就造成了两万多枚灵石的损失,出了这种事情,让身边的众人也非常难堪。

    苏珩眼睛一眯狠狠的骂道:“听说山下丰县十万口凡人,都是丰子柳的血脉,既然丰子柳的后人这样有骨头,就让他们的血脉亲族都跟着丰城堡陪葬,我们也能斩草除根,不用担心丰家遗孤往后找我们的后人报仇。”

    听了苏珩这种狠毒的话,寒烟马上摆了摆手说道:“这种事情千万不能干,多年前玄素宗的柳宗主就定下了规矩,除了嫡亲的血脉亲族,修士争斗不能牵扯到凡人,柳宗主虽然不在了,玄素宗也暂时管不了我们。

    但是做下了这种事,等于给人留了把柄,一旦玄素宗内战结束后重新掌控虞国,我们今天做下了此事被人告发,宗门也不可能将我们保住。”

    见寒烟不同意对丰县凡人动手,苏珩只能作罢。

    到了此时,丰城堡的抵抗才彻底结束,山上的修士被斩杀一空,没有一个活口。

    寒烟第一次带队,没有任何伤亡就打下了丰城堡这个硬骨头,虽然丰家修士炸毁了灵穴,导致她未竟全功。但是此次大战,寒烟依然算出了风头。

    “三伯你带着王师弟、文师弟先去将这些炼气修士的尸骨焚化,然后将他们遗留的法器统计起来,一会儿准备分配战利品。吴叔叔、刘叔叔带人去清点藏经阁的藏书,然后收起来带到丰县中找读书人抄录几份。黄师兄,你带人去清点丰家府库,查一查丰家库存中有多少东西遗留。”

    寒烟条理清楚的分配了任务,众人开始忙碌起来,张志玄先帮族长清理了尸体,收缴了这些练气期修士的遗物,然后将他们的尸首焚化,骨灰抛入一条河流。

    此后张志玄几人带着大量的藏书去了丰县,找到了县城中所有的读书人,将这些藏书一一抄录。

    丰县人口超过十万,大部分都是丰家遗族,从张志玄等筑基修士口中,他们已经知道族长战死,族人炸毁了灵穴,这些凡人最近都非常担心青玄宗修士的报复。

    所以张志玄让他们抄书他们不敢不从,而且张志玄还派他们相互监督,并且有时候亲自动手检查,以打消他们故意抄写错误糊弄人。

    丰城县是大县,丰家也是多年的名门望族,他们家的人口大部分都能读书识字。

    张志玄一次性动员了几千人让他们抄书,连续抄录了半个多月,才将这些藏书全部抄录了一份。

    这些藏书,原本会留给青玄宗,副本暂时归吴像帧保管,等回到台城郡后五大家族也会派人慢慢抄录。

    忙碌了二十几天,将所有的缴获都分门别类统计清楚,众人才松了一口气,准备分配战利品。

    打下了丰家这个大家族,斩杀了二百多练气期修士,一个家族积攒下几百年的资源都留给了他们这二十个修士。

    战前青玄宗已经立下规定,除了灵山、灵田、坊市店铺等固定财产,浮财青玄宗分文不取,战利品全部留给众人。

    张志玄等人带着抄录的藏书回到丰城堡,寒烟等人早已等候多时,见众人已经到齐,寒烟直接说道:“王师弟,你将这一次的战果给大家讲一讲,让大家心里有个底。”

    “此战缴获二阶储物玉盒三十一个,二阶储物袋七个,三阶储物袋四个。”话没有说完,此人目光炯炯对准了张志玄,看样子有些犹疑,接下来说的话也有些吞吞吐吐。

    看此人的样子,张志玄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了丰玉粱的储物袋,连四阶下品的法器六阳灭魔弩也交了出来。

    此战没有众人的帮忙,没有青玄宗提供的破阵珠,依靠张志玄与青禅,根本不可能攻下丰城堡,斩杀丰玉粱,夺取六阳弩。

    青玄宗的王姓筑基修士当众打开储物袋,将所有的东西清点了一遍,接着说道:“总计三阶储物袋五个,里面有四阶下品法器一件,三阶中品法器四件,三阶下品法器六件。

    三阶灵符加起来二十二张,三阶灵丹十一瓶,不过这些灵丹还需要张道友一一鉴定,才能确认价值。”

    张志玄点头道:“这个不急,灵丹这种吃在嘴里的东西,还是交给青玄宗折价灵石保险一点,依照在下的炼丹术,并不能完全辨认这些灵丹中有没有掺毒。”

    王师弟点点头,接着说道:“除了这些三阶灵物,此战斩杀修士二百一十六人,缴获灵石两万三千枚,二阶法器三百四十三件,折成灵石大约二万枚,还有大约不到一千张低阶灵符,二百多瓶二阶灵丹,加上乱七八糟的其他灵物,价值六千灵石。”

    “有没有找到丰家的功法?”张志玄、吴像帧、刘子宣等人齐声问道。

    对于一个修真家族来说,功法才是一个家族最重要的宝物,这种两宗灭门的大战几百年难遇,不赶上这种好机会,很难集结到足够的好手能灭亡一个底蕴不错的修仙家族。

    此战将丰家修士斩尽杀绝,即使得不到丰家口口相传的隐秘,也能获得他家积攒千年的功法传承。

    这些功法传承,对于青玄宗修士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五大家族的修士,却是比灵石、法器等浮财更加珍贵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