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仙道长青

第二百五十章虎头蛇尾

    太洪山的地脉已经逐渐理顺,山上的防御大阵已经开始发挥功效,局面已经越来越有利于洪山宗修士,攻上山门的青玄宗修士只能慢慢汇合,逐渐退到了山下。

    因为南闾阁高阶修士插手,这一次没有取得金老祖预想的效果,虽然杀伤了洪山宗不少的人手,可惜已经失去了攻下太洪山的机会。

    就在张志玄等人组织练气期修士退出了太洪山之时,山顶上紫府修士的战斗也逐渐结束。

    虽然青玄宗之人修为更高,可是在短短的一刻钟之内,也不可能解决对手,除了梁太虚拼着元气损伤拿下了张正阳之外,其他几人都没有成功斩杀洪山宗紫府。

    陆红娘刚刚结丹,手中还没有趁手的法器,与沈沉舟的战斗还伤了一点元气。

    眼看再打下去也没有结果,金老祖只能带着高阶修士压阵,慢慢的退出了太洪山范围。

    这一战虽然一开始声势浩大,不灭亡洪山宗决不罢休,可惜最终还是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此战,青玄宗虽然占了不少便宜,损耗的资源也超过百万,几乎算是耗空了家底,没有一个甲子的积累,再不能发动相同规模的大战了。

    眼看南荒妖兽之乱三二十年内就到了,没有灭亡洪山宗,到时候肯定是腹背受敌,加上南闾阁已经插手,也许下一次大战就轮到青玄宗难受了。

    随着大战结束,青玄宗修士逐渐开始整顿内部,全面占据了江南、庐阳二郡。

    至于太洪山下的洪山郡,因为被洪山宗、南闾阁三面包围,按照青玄宗现在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守住。

    洪山郡本来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万庆元守卫折眉山,甚至炸毁了这座四阶灵脉。

    这个郡是洪山宗最核心的地盘,也是此次大战的核心战场,被战火摧残的满目苍夷,几百年也很难恢复。

    整个洪山郡的修士,不是投降了青玄宗,就是被灭亡在折眉山、太洪山两处战场,只有少数的幸运儿,才勉强脱离了战场,保住了性命。

    青玄宗撤走的时候,更是炸毁了洪山郡所有的灵脉,带走了所有的修仙家族。甚至连洪山郡的凡人,青玄宗也没有放过。全部组织起来撤走。

    因为准备不足,青玄宗修士又相当急躁,这些普通的凡人,倒在迁徙路上的几乎数不胜数。

    投降青玄宗的修士家族还好,他们凡人有修士保护,青玄宗也会从附近的江南、江口、庐阳三郡抽调一些粮草周济,几乎完整的从洪山郡迁徙到后方。

    而站队错误的修仙家族,不仅修士死伤惨重、山门破灭,就连凡人迁徙路上,因为无人关照,缺粮少衣,一路上死伤无数,甚至有人相食惨剧发生。

    等这些凡人退到了江南郡,人数已经不足原来的三成,然后被分散到江南郡的修仙家族中。

    此次大战,江南、庐阳二郡的修仙家族有一半投降,这些家族因为站队正确算是保住了灵山、苟全了性命。剩下的一半家族站队错误,不是举家逃亡就是死于青玄宗修士之手,这些灵脉青玄宗当然不可能让他空着,而是大方的赏赐给了黑山散修与洪山郡南迁家族。

    黑山梁老祖带着门徒加入青玄宗,黑山散修也跟着梁老祖参加了这次大战,借着此次的战功成为青玄宗的附庸家族。

    有了黑山二十多个散修加入,青玄宗在江南、庐阳两郡掺了大量的沙子。有这一批黑山散修监视,本地的修仙家族也不敢妄动,即使偶尔有人心向洪山宗,也很难弄出太大的乱子。

    杨忘原站在太洪山顶,听着下面田文轩的讲述,田文轩此战牵制梁老祖,虽然保住了性命,可是依然被梁太虚伤到了肺脉,说话之间还不停的咳嗽。

    “如此说来,洪山郡是疮痍满目了,你去统计一下,看看太洪山上还有多少洪山郡的家族修士。然后从宗门府库中抽调一笔灵石,先恢复他们的灵脉,如果人数稀少守不住灵山的,就让他们先加入宗门。”

    田文轩用力咳嗽了几声,强撑着伤势离开了山顶。他知道,越是这种危难的时候,就越不能小气,也越要维持宗门的公平用来凝聚人心。

    此战如果没有上万个练气期修士帮忙,仅仅依靠百余个高阶修士,根本守不了四十多天,等不到南闾阁的援助。

    杨忘原望着夕阳,头也不抬的说道:“正阳,你去宗门府库将库存的筑基丹取来,赏赐给阵亡筑基修士的亲人门徒。另外立下大功的练气修士,只要有条件就先赐下一粒筑基丹,等他们筑基后在慢慢偿还善功。”

    “杨师伯,张师弟已经走了。”梁启光见杨忘原好像乱了方寸,顿时又焦急又伤心,眼泪也夺眶而出。

    在整个洪山宗,他与张正阳关系最好,张正阳身为洪山宗掌门,不仅处事公道,而且敢为人先。

    上一次陆红娘就重创了穆怀山,斩杀了何正则,比陆红娘结丹前名气更大的梁太虚,谁都知道更难对付。

    而张正阳没有退缩,与修为最高的田文轩牵制住了梁太虚,等到了护山大阵恢复的时候,守住了宗门最后的高阶灵山,战后田文轩受伤,而张正阳没有看到这一幕。

    梁启光这一句话瞬间打断了杨忘原的沉思,他蓦然惊醒,发现自己的爱徒已经离世了。杨忘原双腿一颤,只觉得身子一软,差一点就摔倒在地上。

    自从他修道以来,五百年来还从没有如此虚弱的时候,杨忘原强打起精神,暗暗想道:“越是这种时候,我越不能倒下,不能让徒子徒孙看到我的虚弱。如果我垮了,他们以后还有什么盼头?

    只要守住了山门,以后还有机会,大不了以后韬光养晦,让沈沉舟挡在前头。”

    杨忘原定了定神,打起精神说道:“启光,你去宗门府库,把我们珍藏的筑基丹找来,我在珍藏筑基丹的玉盒中布下了禁法,这些宗门最珍贵的灵丹还没有被青玄宗修士取走。你马上将这些筑基丹发放下去,最起码让大家恢复一点士气,以后也有点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