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仙道长青

第三百六十九章顺其本心

    这门功法名叫五行宝箓,除了异灵根修士几乎人人都可修行,五行灵根的修士数量最多,整个青玄宗之内,除了极少数异灵根修士,几乎所有的修士都能转修这套功法。

    因为普遍的适应性,这门功法就算是拿到了青玄宗,也是一门厉害的功法,就算不附带另外两道法术,也足以兑换一门等级相同的功法出来。

    此外这套功法还附带了两道法术传承,第一道就是天眼宝光术。这是一道修炼上丹田的神秘法术,与张志玄修炼的紫气神光法术有一点相似之处。修炼这道法术,能察觉到深藏地下的宝物,也能看清楚鬼物魔影。

    当年齐一鸣之所以能察觉出张志玄储物袋中藏有宝物,就是依靠这道法术看穿了他储物袋的宝光。他之所以能开辟紫府,也是因为炼成这道法术提前打开了上丹田。

    不过这道法术很难修炼,稍有不慎就会失明,只有到了紫府期之后,才有三四分把握炼成。

    可是对张志玄二人来说,这道法术还算简单,他们早已开辟了上丹田,这道法术运转的窍穴大部分与紫气神光法术相同。只要打通了剩余六七道窍穴,就能再修炼一门瞳术神通。

    另一道法术就是齐一鸣使用的血遁术,这门法术传播的比较广,很多修士都会使用。就算在青玄宗之内,也收藏了这道法术,虽然这道法术效果不俗,但是对青玄宗的价值就微乎其微了,只能拿来增强张家的底蕴。

    张志玄二人在这半年时间,已经先后炼成了天眼宝光术,他上丹田内紫气充盈,利用浑厚的先天紫气很快就冲破了几处窍穴,抢在青禅前面炼成了这门法术。

    因为张志玄使用了紫气修炼,炼成这门法术后有所变异,只要他使用紫气运转,就能看破宝物的灵光属性。

    他利用这门法术试探性的查看了几人,发现这门法术比测灵台还要好用,竟然能看破修士的灵根。至于修士储物袋中的宝物,自然也瞒不过张志玄的眼睛。

    按照张志玄的经验,他炼成这门法术后,比法术描述的威力还增强了三四成,就连四阶储物袋的强度,也挡不住他的眼睛。

    虽然没有遇到魔修,不过张志玄估计,这道法术对阴魔鬼物的隐藏法术也有很强的克制作用。

    二人一路小心翼翼的离开了宋国,进入了郘国领土,二人连续走了十几天,见万无一失后面无人跟踪,才一路飞遁返回黑山。

    回到了黑山洞府,二人将此行的经过给寒烟讲述了一番,听闻二人直接在玉章城外就斩杀了齐一鸣,在宋国闹出了很大的风波,寒烟皱着眉头说道:“志玄,太莽撞了!如果我这次跟着你们同去,一定会拦着你们二人的。想要报仇又不是没有其他机会,何必直接在玉章城外动手?”

    张志玄摇头道:“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这一次在城外巧遇,齐一鸣与我们打了照面,一旦让他逃入城中,哪里还有机会?就这么放过这个仇人,我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怎么能甘心?”

    寒烟苦笑道:“杀了此人,在丹阳宗那里终究会留下后患,我们三人以后也要避免进入宋国,玉章城外的洞府也很难照顾到了。”

    张志玄道:“反正朱果还有百年才能成熟,洞府外布置的阵法已经足够拦住黎九霄等人,暂时也没有外人能闯入洞府大阵,先放一段时间再说吧。”

    事发突然,虽然斩杀齐一鸣寒烟心中也有些快意。

    因为此人,三人当年差一点魂断宋国,要不是青禅身上有紫阳天火护身,就算是逃走一人以后报仇,估计也是困难重重。

    可她依旧脸色凝重的说道:“志玄,此事应该让金老祖、陆老祖知道,让他们提前有个准备,一旦丹阳宗要追究,宗门也能提前统一思想、做一点准备。”

    张志玄道:“你说金老祖会不会放弃我们二人?”

    寒烟稍一思索道:“应该不至于到了那一步,首先青禅很快就能结丹,对宗门的发展至关重要,不是到了灭门的关头,金老祖不会做出最后的选择。宗门如果没有一点儿担当,不替宗门修士承担一点儿责任,那么还要这个宗门有何用?

    其次我们虞国是吴国的附庸,吴国还有元婴修士,无论是杨玄真获胜或是柳灵均夺回山门,都轮不到丹阳宗插手。

    况且丹阳宗几乎控制了整个宋国,占据了大量的灵山灵脉,他们外部也有敌人,很难腾出太大的力量逼迫青玄宗。

    不过你们在玉章城外斩杀丹阳宗紫府,毫不顾忌他们的面子,估计还会惹怒一部分丹阳宗修士。就算他们不会替齐一鸣出头,如果以后在宋国遇到你,估计也会对你出手,严惩你这个落他们面子的外人。”

    张志玄道:“如此看来,宋国这条线只能放弃了,以后去宋国购买灵物,只好委托魏师兄等人了。宗门其他紫府应该不会受我们连累吧?”

    寒烟道:“这个还说不定,需要慢慢试探。此事不能隐瞒,关乎宗门大局,还要尽快通知两位老祖。”

    三人商议已定,连夜祭出浮云舟,赶往了云台山。

    金老祖见青禅修为又有进步,脸色一变,心中的猜测又多了几分肯定,随后脸上露出几分欣慰的笑容道:“青禅的修为又有进步,只怕百年之后就会将我抛在身后了。”

    张志玄摆了摆手道:“老祖过谦了,这次来求见老祖,是因为我们在宋国惹出了祸事,随后张志玄将他们在宋国与齐一鸣结仇的经过讲给了金老祖,然后又将此行的大致情况说了一遍。”

    听了张志玄的讲述,金老祖脸色不变,心中却惊起了一阵阵惊涛骇浪。听了张志玄讲述,他才清楚原来毕启龙、宋学瑞二人竟然死在了三位筑基期修士手中。

    随着张志玄讲述往事,金老祖脸色逐渐严肃起来,认真的问道:“志玄,你给我实话实话,你们三人如何能杀死两个紫府修士,此事柳前辈到底有没有插手现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