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仙道长青

第十七章宝船

    第十七章宝船

    最后一艘宝船已经被包围,船上修士知道万万没有机会逃走,眼看到了最后的关头,宝船上上的修士顿时脸色一苦,心中不仅有恐惧,还万分难受。

    张志玄拦住宝船后,并没有贸然攻击,而是使出了一道传音法术,将自己的声音传到宝船上。

    “现在战局已经明朗,你们继续抵抗除了送死,对战场的胜负已经没有任何用处。只要你们将宝船交出来,我就给你们一条活路,让你们救援其他两艘宝船上落水的凡人,占据这座小岛立足。你们时间不多,我只给你们半柱香,半柱香之后你们没有做出决定,我就击沉你们,让你们团聚在幽冥地府。”

    听了张志玄劝降的话,宝船上的修士也一阵犹豫,刚才对手已经击沉了两艘宝船,船上的修士全部战死,剩下的凡人也浸泡在海水中,有不少人已经被海中凶兽拖走。

    宝船上的凡人,都是船上修士的亲族好友,看到他们惨死的这一幕,宝船上的修士也心如刀绞、惨不忍睹。

    他们本以为自己的结局将与同伴如出一撤,虽然心中恐惧万分,却也对自己的命运有几分心里准备。没想到却等来了张志玄劝降的话,宝船上的舰长李玉林马上制止了手下,不再向张志玄发动无谓的攻击,以免激怒对手。

    宝船上有五位筑基期修士,其中李玉林修为最高,已经筑基九层修为,是这艘宝船的舰长。

    他看了其他四人一眼道:“怎么办?战不能胜,逃不能走,除了投降就是死路一条,我们死了就死了,家里的亲朋好友都在这艘船上,也要跟着我们走这一条绝路。”

    另一位筑基期修士盛天禄看了看自己仅有六岁的小儿子,眼中带着一丝悲苦道:“在巨鲸岛上,我已经失去了妻子父母,这孩子已经是唯一的独苗,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他就这样上路,我们还是投降吧,交出宝船,我们对人家也没有了威胁,也许人家会放我们一条生路。”

    “盛师兄说的什么混账话,宗门建造宝船不易,我们怎么能将宝船完整的交给对手,就算是死也要自沉宝船,不给敌人留好处。”说话之人名叫曹云霄,他的亲族都在另一艘宝船上,长子与女儿都是修士,在前面的战斗中已经被张志玄斩杀,宝船上的五位筑基中,此人与张志玄等人却有血海深仇。

    听了曹云霄此话,邵青冥猛地摇了摇头,愤怒的说道:“现在哪里有什么宗门?乌震鸣、耿惊龙这两条老狗,为了争夺宝船将我们赶尽杀绝,连老子岛上的亲族都被他们斩杀赶紧,当务之急是为自己考虑。与人家谈一谈,看看能不能给我们这些人活路?”

    船上五位筑基,邵青冥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他的亲朋好友都死于巨鲸岛残酷的内斗中,与他仇深似海的不是张志玄,而是巨鲸岛上的两位金丹老祖。

    曹云霄轻蔑的说道:“就算人家现在答应你,日后反悔也有无数种法子,交出宝船生死完全任人摆布,还不如现在拼一把,就算是死也能恶心一下敌人。”

    李玉林摆了摆手,打断了二人的争吵,苦涩的说道:“现在已经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哪有实力与敌人谈条件?”

    “若云,你怎么看?”见船上几位筑基都说了话,李玉林向最后一位筑基期女修。

    船上五位筑基,仅有一位女修,还是一位姿容秀美、云英未嫁的青年女修。虽然剩下的四人都已经娶妻生子,可是对袁若云都比较关照,即使她修为最低,在船上的地位却非常不俗。

    袁若云脸色灰白,长叹一口气道:“我想活着,不想死。”

    她的话虽然短,但是意思已经表露,见船上四位筑基倾向于投降,李玉林心中稍微松了一口气。

    宝船上修士屡经大战,自然不会缺乏决断,李玉林同样是一个果断之人,他马上放开了禁制,遁出了宝船,来到张志玄下首。

    “我们愿意投降,将宝船交出,但是船上的修士前辈准备怎样处理?”

    张志玄道:“筑基期修士我会让你们服下禁神丹。每隔三年都需要定期服食解药,一甲子之后才能恢复自由。练气期修士也要为我们服役二十年,至于先天期的少年人,我们就不予追究了,让他们与凡人一样在岛上定居。”

    消灭洪山宗之后,张家也得到了一批功法丹方,其中就有一道尸虫丹的丹方。

    这道丹方看样子来自魔道,使用修士的尸骨培育尸虫,然后用尸虫入药,炼制成的尸虫丹一旦服用,就终生摆脱不了控制。服食后平日没有异状,但是到了三年后,若不及时服用克制尸虫的解药,尸虫就会钻入脑海、盘踞不走,将服丹之人炼成没有意识的傀儡。

    得到这道丹方后,张志玄本打算销毁,却发现这道丹方中炼丹的思路非常清奇、构思极其精妙。于是就借鉴了这道灵丹的思路,发明创造了一种新的三阶灵丹禁神丹。

    这道灵丹不需要用修士炼尸虫,仅仅加入一道特殊的法力,就能让修士痛不欲生,将修士控制在股掌之中。灵丹的等级为三阶中品,只要是筑基期修士,就很难逃脱这种灵丹的掌控。

    灵丹试验性的炼成一炉后,张志玄还从来没有逼人使用,前些年如果贾孟真等人不配合,张志玄就准备拿他们当自己的第一批试验品。幸好贾孟真等人识时务,那么倒霉蛋就只有留给其他人了。

    筑基期修士已经有些手段,张志玄三人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他们,况且与这些人已经结了仇,张志玄对他们也不放心,只能使用这种阴毒的手段控制他们的自由。

    听了张志玄的条件,李玉林心中悲苦,一旦答应,自己的余生必定在别人掌握中,可惜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关头,如果不答应,不仅他们这些筑基期修士活不了,剩下的凡人也要跟着陪葬,葬身在这茫茫的大海中。

    李玉林是性格果断之人,当机立断的答应了这个要求,服食了一枚禁神丹,然后将张志玄的条件传了回去。

    他已经决定如果谁反对这个条件,就将他逐出宝船,让他自生自灭,自己则一定要保住性命。

    只要能活下来,日后就有无数种变数,他未必没有更进一步、改变命运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