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仙道长青

第四十八章玄阳令

    事情果然不出寒烟所料,谢烟霞逃走之后,烟霞盟马上开始收缩,不仅不敢来攻打大方岛,就连距离黄沙岛比较近的十余座岛屿,也彻底放弃,岛上的修士也搬迁干净。

    发现了这一情况,张志玄立刻从大方岛抽调了一些老年筑基,派遣到这些岛屿上,先把地盘占据下来当做缓冲。

    这些驻岛修士都是筑基无望潜力耗尽之人,即使全部损失,对大方岛来说也无足轻重。

    战死了六个筑基,抓获了烟霞盟筑基俘虏十七人,进入奴籍的筑基修士已经超过了一半,如果没有张志玄三人压制,实际上已经根基不稳。

    趁着此次大战,张志玄又赦免了立下战功原黄沙岛筑基修士七人,才让自由修士的比例增加了一些,让根基稍微稳定了一点。

    战死的筑基修士,张志玄准备给予丰厚的赏功,制度按照青玄宗执行,给予他们的亲族赐下筑基丹,扶持他们的后人。

    所以等形势稳定之后,留下寒烟看家,张志玄与青禅又一次来到赤云城,准备购买炼制筑基丹的辅助灵药,炼制一炉筑基丹当做抚恤,用来笼络人心。

    岛上不过三十多个筑基修士,这一战就阵亡了五分之一,对大方岛来说已经根基有损、人心浮动了。要不是青璃海修士竞争激烈,对伤亡的承受能力更强,只怕早已经牢骚满腹、怨气沸腾了。

    炼制筑基丹最麻烦的就是主药,三株成熟的玉髓金芝已经用完,可是张志玄手里还有一枚四阶云鲸兽内丹,所需要的辅助灵药几座岛屿也能提供一些,仅仅需要购买一部分。

    不过这一次他们运气不好,青竹阁中没有四阶灵水,于是张志玄只能去赤云楼。

    赤云楼中已经有了青禅的图册档案,二人刚刚进入赤云楼,执事长老罗碧玉就马上将消息发送给了白思行。

    白思行从赤云楼查到青禅的线索后,很快给赤云楼下了命令,一旦发现了张志玄二人的踪迹,马上就要通知,不得延误一秒钟。

    赤云城中有传送阵,白思行接到消息,立刻急匆匆的从山门传送到赤云城。

    等他来到赤云楼的时候,张志玄二人已经完成了交易,准备离开赤云楼,返回大方岛修行。

    见到了白思行,青禅秀眉一挑,脸色有些发狠,眉心散发着一丝丝紫色火焰,让赤云楼的温度也升高了几分。

    白思行几乎随时关注着青禅的变化,一见到他这种态度,马上布下了一层灵气护罩,防止外人偷听,他勉强笑了笑道:“柳道友,在下没有恶意,之所以调查你们二人,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柳前辈让道友藏在玄阳海域,我们作为地主,怎么可能放心?”

    “看来上次没有要你的命,你还是不知轻重。今天我就是放弃这一块基业,也要给你一个难忘的教训。”见青禅眉心的紫气越来越盛,白思行顿时满头大汗,上次青禅放出了紫阳天火,可是一下子就将赵乐山化成了劫灰,他的法力神通还比不上赵乐山,更没有把握在紫阳天火下逃命。

    白思行连忙摆手道:“柳道友不要生气,只要你们不针对我们玄阳宗,我们也不敢得罪柳前辈。毕竟柳前辈的神通远超我们墨老祖,手上还有六阶上品的紫阳天火符,道友是柳前辈关系最亲近之人,我们也不想惹上柳前辈这个厉害的仇人。

    况且道友还是在下的恩人,我白思行也不是恩将仇报之人,我这一次来面见道友,主要还是想报恩。

    这里有一块玄阳令,上面有三十万善功,柳道友手持玄阳令,在玄阳岛任意一家官方的店铺,都会有八折优惠,这一次道友购买的四阶灵水,就当是礼物送给道友了,以报答我的救命之恩。”

    青禅冷笑道:“拿了你的玄阳令,只怕我的一举一动都在你们的监视之中了。”

    白思行脸色一变道:“玄阳令确实有监视的作用,宗门确有法子能查询炼化了玄阳令修士的行踪。

    不过除了监视,这件法器还能发挥求救的作用,能联络附近的同门。此外这件法器还有一点防护作用,能放出玄阳罡气,不亚于五阶下品的防御法器,在宗门之中,除了金丹期长老,仅仅发放给了附近几个金丹期的客卿。”

    “看来你们是想让我成为玄阳宗的客卿长老了,可惜我不想为玄阳宗卖命?”青禅摇了摇头,冷漠的说道。

    当年之所以答应青玄宗成为客卿长老,第一是因为柳灵均、柳孤雁等人没有现身,他们的修为也不高明,不敢过于得罪青玄宗。

    第二则是为了张家大大小小的家人,加入了青玄宗,对家族发展壮大好处惊人。

    况且青玄宗还有寒烟这个即将走上高层的内应,多方巧合之下他们才加入了青玄宗,成为金老祖手上的利刃,为青玄宗的扩张立下了累累战功。

    客卿长老虽然名声上好听,实际上就是玄阳宗的打手,需要为玄阳宗处理无数棘手的事情。一旦答应了这种条件,实际上就失去了自由身。

    即使柳灵均这种元婴期修士,成为神水宫的客卿长老,也要坐镇到最危险的地方,轻易脱不开身,这么多年来道途上也没有多少长进。

    白思行摇头道:“道友的地位与一般金丹期不同,只要道友不愿意,我们不会强迫道友执行宗门任务,不过宗门每年给客卿长老三千灵石的供奉,就不能交给道友了。”

    青禅眉头一皱道:“看来你们还是对我不放心?”

    听了这句话,白思行摇头苦笑道:“道友换位思考一下,就知道我们的感受了。柳前辈将道友放在这里,一定是要谋划什么事情,只要道友不针对我们,我们玄阳宗也不敢坏柳前辈的好事。

    可是道友占据的终究是我们玄阳宗的领地,完全不管又不可能,玄阳令如果距离宗门超过三十万里就失去了作用,要不然我也不会被赵乐山等人追杀多日,需要道友来救命了。

    实际上道友落脚的大方岛已经被宗门察觉,如果道友不愿意成为客卿长老,宗门只能派遣修士盯着你们,道友依旧会处于宗门监视之中,还不如接下玄阳令。”